西安最狂村支書:非法建房8000套,壟斷水電圍毆警察,終遭嚴懲!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14年11月4日,在西安市北辰村,警方依法調查無牌渣土車非法侵占民用地。一輛奔馳車徑直地沖了過來。

車上下來一群人,其中面露兇相的男人,名叫葛七寶,時任北辰村支書。他不僅讓人圍毆員警,還威脅道:「我就是政府。」

葛七寶

葛七寶指著員警的鼻子,繼續囂張地說:「把他們銬到村委會去!」 村支書拷警察真是聞所未聞。

視訊被上傳后,迅速引爆網絡。葛七寶立馬被立案偵查。北辰村民也在祈禱:希望惡霸被繩之以法。

可是一個小小的村支書,怎麼做到「只手遮天」十余年,斂財上億的呢?直到2020年,專案組終于揭露了背后的保護傘。

暴力當上村支書

在舊時的北方有句順口溜:「說他是官,咋論都沒官位;說他有威,咋擺都沒地位;說他無權,咋干都不越位。」

這句話被民眾用來諷刺一些小地方的「土霸主」,雖然無實權,但是狂妄囂張,擾亂民眾正常生活,甚至危及民眾生命財產安全。

葛七寶就是一位「霸主」。他1966年出生于北辰村,自小性格沖動,完全無心于學習,由于身材高大,自小就是朋友的「保護傘」。

不學無術的葛七寶,慢慢和社會上的閑散人員走近,隨之也染上了不少壞毛病。不過葛七寶也清楚不能留下案底。

1985年高中畢業后,葛七寶應征入伍,在舟橋某團服役。當兵期間,他認真遵守規定,從不敢有一絲懈怠。

因此,他勤勤懇懇服刑四年多,期間還在部隊中立過功,被表彰過。可惜在復員后,他迅速忘記了部隊的教養,沉迷在權勢中。

復員回家后,葛七寶加入了北辰村委會的工作。但是微薄的收入,無法支撐起葛七寶的日常開銷。

于是在1992年,葛七寶伙同親戚和朋友,在城里開辦了汽車修配廠,主營修理汽車和賣汽車配件。

但是他嫌棄老老實實賣貨,賺錢又慢又少,于是經常請人吃飯,意在打造自己的關系網。 暗暗養了不少打手,「幫助」自己做生意。

憑借這種手段,葛七寶的生意越發紅火,成為當地為數不多的富裕戶。不過,葛七寶很快就不滿足于此了。

1999年10月,北辰村的村支書換屆選舉,葛七寶也報名參選了。但是村民多少知道他做生意的手段,所以幾乎不投他的票。

經過一段時間的選舉,最終, 參選人杜水民憑著壓倒性的票數,當選了村支書,村民們也很滿意這個結果。

杜水民滿心歡喜地等著正式任命,2000年1月8日的晚上,他吃過飯回家,走進村里一條昏黑的小路時,一群蒙面人沖了出來。

「有三四個手持木棍、鐵棍的人打我,當天晚上我就被送醫院了。」杜水民回憶道。

可是杜水民住院后,麻煩事并沒有停止。 就在第二天的晚上,杜水民的母親和媳婦兒正在家做飯,突然從窗戶外飛來幾塊半大的石頭

破碎的玻璃劃傷了兩人的皮膚,緊接著又進來幾個年輕人推搡、毆打倆人,嘴里說道:「顯擺啥嘛!」最終,倆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事情發生后,警方查到了葛七寶,但是由于沒有主謀的證據,僅拘留了15天就釋放了葛七寶。

哪知葛七寶出來的第二天,他直接到杜水民家里,威脅他:「村支書妳別弄了,再弄的話,小心妳的命。」

一個人能囂張至極,剛被拘留出來就放狠話威脅人。杜水民為了家人的安全著想,第二天就去當地政府推辭了職務。

最強有力的競爭對手被「搞定」,葛七寶的村支書之路無人阻擋。部分干部提出:「葛七寶前段時間才被拘留釋放,怎麼能當村支書呢?」

對此,葛七寶「剛柔并濟」,帶著幾個身材健壯的小弟,和一大堆禮品登門拜訪,他虛偽地說:「大哥啊,咱這個村是又窮又破,我在外打拼多年,有不少法子可以讓咱村富起來。」

北辰村

干部看看他身后的小弟,只好點頭答應。 不過干部沒有收下禮品,因為他清楚收了禮,要辦的事情可就不止這一件了。

葛七寶大費周章地當上村支書時,并不是看上了村支書的權力,而是北辰村廣袤的土地。不得不說,葛七寶的確讓北辰村有了很大發展,只是大部分的錢都落入了他的口袋里。

村民戲稱「北霸天」「葛九億」

葛七寶順利當上村支書后, 一邊暗中為自己的生意「撐腰」,另一邊往村兩委中,安排進不少自己的親戚、好友。

但是野心極大的葛七寶,想要完全控制北辰基層組織和資源。開始將村主任蔣某,視為眼中釘。

因為蔣某總是和他唱反調, 在2002年,蔣某以村集體的名義,與挖沙老闆簽訂合約,開挖鄰近北辰村的灞河堤上的河沙。

由于鄭州進行市貌改造,對建筑材料需求大。葛七寶見有利可圖,便威脅蔣某停手,蔣某不答應,他就決定硬搶。

于是在2002年的夏天,葛七寶酬集了近200個社會閑散青年,但是人員是臨時聚集的,彼此之間不認識。

葛七寶便 讓所有人脫下上衣,帶著白色手套,每人拿上洋鎬等工具,用一輛輛大貨車浩浩蕩蕩運到采沙現場。

采沙老闆不甘示弱,也糾集了近百人嚴陣以待。當時正值夏季,在高溫天氣下,人心更加浮躁,沖突一觸即發。

好在警察及時趕到,調解了雙方的矛盾。葛七寶從頭到尾展示出「不怕事,敢來事」的態度。再加上之前布置的關系網, 采沙權最終落入了葛七寶的手里。

經過此事,蔣某辭職,葛七寶的「惡名」被更多人熟知,他裝都懶得裝,直接扶持「手下」李公平接替了村主任的位置。

自此,整個北辰村的一級行政和資源,都掌握在了葛七寶的手里,做任何事情都要經過他的同意。

2005年左右,西安開始大興城市建設,北辰村附近有不少工地,對河沙的需求量極大。 葛七寶也嗅到了金錢的味道。

為了賺錢,葛七寶竟指揮人將灞河河堤挖開,直接在河床上挖沙。當地人氣憤不已,因為灞河堤在汛期時能阻攔洪水,一旦被挖開,整個北辰村和附近村莊都會被洪水淹沒。

葛七寶身為當地人,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顯然他是為金錢沖昏了頭腦,而且他早就在市里買了房子,就算北辰村被淹,也無法波及他。

所幸當地有關部門及時發現,勒令停止。 葛七寶轉而盯上了村集體土地下的河沙,開始毀田挖沙。

當憤怒的村民上村委理論,才發現整個村委都是葛七寶的人,就算越級上訪,也會被葛七寶想辦法攔截,然后遭到報復。

其中村民鄭建家的地毀壞最為嚴重,當年3月,鄭建接到父親打來電話,哭著說家里果地被人挖了,他趕緊跑回家。

2.7畝左右的果地,被人用掘土機挖了一個大坑。果樹被連根拔起,丟到一旁。原本這塊地被鄭建家用來種果樹,每年能有2、3萬左右的收入。

現在葛七寶使喚人偷挖,鄭建去村委會找到葛七寶理論,結果對方不僅不給賠償, 還狂妄地說:「過段時間,我就是人大代表了,妳能拿我怎麼樣?」

此前上訪舉報的一戶人家,被葛七寶的小弟們防火燒了家門口的面包車,如果不是路人發現,一旦引發爆炸,后果不敢想象。

鄭建敢怒不敢言,只好默默收存葛七寶的違法證據。 家里的土地被葛七寶糟蹋了兩年后,已無法再栽種作物,鄭建一家沒了收入。

右為鄭建

更過分的是在一年后,西安市新市政府要搬到未央區鳳城八路。不遠處的北辰村也迎來了發展機遇。

葛七寶趕緊以村集體的名義,成立了北辰村新農村建設開發有限公司,讓前妻席玲擔任總經理,背后的控制者還是葛七寶。

與此同時, 葛七寶利用龐大的關系網,壟斷了當地建筑材料市場,開發商不管是在商業層面,還是行政層面,都不得不仰仗他。

所以,開發商們紛紛前來巴結,送房子、汽車以及現金、首飾等。 最后葛七寶簽訂了陰陽合同,方便他從中賺差價。

賬面上,一戶人家可以分得13.5萬,實際上,開發商給的是30萬到50萬。其中的差額就落入葛七寶的口袋。最終他還是以 每年2500元的租金,以便于堵住悠悠眾口。

葛七寶人幫手眾多,先后和九家房地產公司簽訂合約, 開發了500多畝集體土地。參與建設148棟小產權房,住房多達8000套。

面對如此高昂的利潤,葛七寶動心了。之后,一旦有哪戶人家不配合征地,不久就會被葛七寶的手下毆打。

北辰村的村民一直靠種地過日子,沒了土地也沒錢后,只好進城打工,收入更加不穩定。當中央調查組走訪時,一位大姐哭著說:「如果不是租著房子,大家都會餓死的。」

民眾困苦,葛七寶卻住著香車豪宅、花著不義之財。 他的家人成立物業公司「金管家」,以暴力手段趕走新小區的物業,繼續禍害當地居民。

不僅物業費昂貴,葛七寶還修建了一個變電站, 壟斷了當地用電,價錢也比市面上高,幾年后設備老化,經常停電,給民眾的生活帶來極大的困擾。

此外,葛七寶還私自接自來水引到新小區。自來水公司發現后,直接將閥門鋸斷。葛七寶也不慌,重新接上水管,直接在上面建了一個房子。

不管自來水公司的人如何喬裝打扮,葛七寶都吩咐手下的人:「除了我和幾個親戚,不能給任何人看。」

藏著的水閥

壟斷水源后, 原本兩塊左右的水錢,被他以四五塊高價賣給居民。所得也不交給市政,揣進了自己的兜里。

為什麼民眾不敢反抗?早在2005年,葛七寶就以成立各村治安辦的名義,實則培養了一批打手,覆蓋了整個北辰村,甚至是附近村區。

葛七寶安排自己的侄子王紅偉,和治安辦的主任任龍龍,都是為他奔命的打手。為了籠絡人心,他還挪用公款200多萬,給治安辦骨干層購買轎車。

而對于最底層的打手,他照樣挪用公款,發獎金、津貼等。實際上治安辦干的事,和流氓痞子差不多。

這幫痞子仰仗著葛七寶,時不時就到市面上收各種費用。有段時間因為過于頻繁,一家「老碗魚」的老闆年忍不住抱怨了幾句。

痞子們和她爭吵起來,老闆趕緊來勸架,老闆娘也不再說話, 哪知痞子囂張至極,叫來幫手將店砸了,還打傷了老闆夫婦。

年過半百的老闆夫婦,后半生就靠著這個店過日子。不得已,只能「賠錢」給治安辦,才能繼續開店。

民眾苦不堪言,葛七寶卻將北辰村的村辦公樓變成了賭場。他利用樓層結構,在二樓開設賭場,一開始給官員下套涉賭,然后大方放賬,引誘更多官員賭博。

2014年6月,葛七寶又以暴力手段,低價搶來一家幼兒園經營,然后高價租出。同時,他在市里投資各種項目,實則是洗白贓款。

甚至有媒體給他拍了一部紀錄片《西安好人葛七寶》,飽受葛七寶欺凌的民眾,氣得砸電視機。民眾笑稱他為「北霸天」「葛九億」。

直到年底時,他暴力抗法的視訊被曝光,公安局才立案調查他。 不久后,葛七寶被判一年多的有期徒刑,出獄后又卷土重來,繼續禍害百姓。

而且被抓時,葛七寶明明犯下了四項罪名,結果僅因一條罪名被起訴。而且他在北辰橫行霸道十余年,涉及民生各領域,說他沒有「保護傘」,顯然是沒人相信的

打落背后「保護傘」

2019年6月,中央掃黑督導組進駐陜西,自知罪孽深重的葛七寶一路潛逃到廣西邊境。最終被廣西當地警方控制,移送回陜西接受調查。

督導組率先盯上了葛七寶2014年11月4日因四項罪名被抓捕,分別是:非法侵入住宅、盜竊、強迫交易、妨害公務罪。

但是檢方卻以證據不充分為由,最終僅以「妨害公務罪」判刑葛七寶一年九個月。隨后,案件被轉回公安局,一直懸而未解。

西安市紀委監委在審理文件時,察覺到該案不簡單,立刻啟動「一案三查」機制,成立專案組徹查此事。

專案組成立的第二天,就開通了熱線電話,向全社會征集葛七寶的犯罪線索。一開始還有不少電話打進來,但是僅過了兩天,就沒有電話打進來了。

專案組員明白,民眾是害怕葛七寶再次「卷土重來」,伺機報復。但是村民鄭建卻站了出來。

他向專案組透露:「他出獄以后,北辰村還是他說了算。他不能做官了,就讓手下的人去做。治安辦的人拿著選票箱,藏著棒子,指著讓妳填,妳能咋辦嘛。」

而另一個村民王寬彥,年紀60多歲了,實在受不了葛七寶「只手遮天」,前去舉報了他。然而,王寬印住院時,發現病房門口被擺了兩個大花圈。

王寬印氣憤地說:「這就是咒人呢,咒我死。」

順著僅有的線索,警方陸續抓捕了葛七寶手下的治安辦人員,以及他扶持上位的兩任村主任。 民眾也看到了專案組的決心,陸續有人站出來提供罪行。北辰的村民曉梅就是一個。

早在2013年1月27日,她的丈夫杜永平在安裝電線時,被葛七寶的侄子王紅偉毆打致重傷,后在醫院死亡。葛七寶動用關系,竟然讓主謀王紅偉在案件中「隱形」。曉梅一直憤恨至今。

還有,在2012年,葛七寶建設物流公司,侵占了附近新光村的土地,以及一處祖墳。他甩出800塊錢,讓人挪墳。對方表示不愿意后,他直接叫人推平了祖墳。

時任新光村的干部南群羊看不下去,站出來說了幾句話,卻遭到葛七寶手下的毆打。

案件進度至此,督導組進駐陜西,兩方人員「雙劍合璧」。葛七寶心理防線被攻破,主動承認了罪行,也交待出了十頂「保護傘」。

在1999年至2019年二十年的時間里,十名司法機關、政府機關的公職人員被腐蝕,提供了不少「幫助」。

早在葛七寶非法挖沙、侵占土地時, 街道辦事處的官員宋友清一共收受155萬元賄賂,充當了葛七寶的「第一把傘」。

甚至于葛七寶能在被黨內嚴重警告的處分下,宋友清不顧組織的質疑,民眾的阻止,成功讓葛七寶入選區人大代表。

2014年葛七寶被審判前夕,交待親戚葛六虎找上公安機關的某要員黨凱軍,傳遞一句話:「破罐子破摔。」

黨凱軍立馬明白,早在物流公司建立之初,他投資了70萬,但是葛七寶退回本金后,又給了他200萬。生怕此事敗露,黨凱軍只好動用關系讓四項罪名,變成一項。

經過督導組的日夜偵查,查出了葛七寶背后的十頂「保護大傘」。遍及大部分機關,行賄金額累計近千萬元。

同時,專案組也查清了葛七寶的名下資產, 結果卻讓人有些匪夷所思,葛七寶名下只有兩套房產,卡里僅有13萬。

別說專案組,就連俗稱他「葛九億」的老百姓也看破了他偽裝。通過調查他親戚的銀行卡流水,其流水金額高達12個億。專案組立馬查封了葛七寶犯罪團伙成員名下的所有財產。

最終專案組查清,二十年來,以葛七寶為首的黑社會團伙,刑事案件卷宗超過450本,抓獲各類犯罪人員105人。

2020年7月27日至8月7日,整整12天的時間, 鄠邑縣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黑社會等15項罪名,判處葛七寶24年有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其余團伙人員,被判處15年至1年九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沒收組織人員所有非法所得。十名充當「保護傘」的成員,以包庇縱容黑社會犯罪、受賄等罪,被判處13年到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葛七寶被抓入獄后,北辰村村民對未來的生活多了許多希望,直言:「這個天干凈了許多。」

葛七寶已經覆滅,但是仍有蛀蟲啃噬著民眾的生活,我們應相信黨和國家會揪出這些害蟲,還給人民清朗的生活環境。

參考資料:

《今日說法:一個村支書的涉黑之路》 央視網 2022年1月22日

《今日說法:「保護傘」的垮掉》 央視網 2022年1月23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