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爺撿到四只東北虎幼崽,22年后數量飆至73只,日食上千斤肉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國明文規定,私自飼養國家保護動物屬于違法行為!

但河北張家口一位大爺,卻在橋西區稍道溝村的深山中,飼養了73只東北虎,21只非洲獅,以及少量的豹子、狼和棕熊等猛獸。

據說近百只動物,幾乎每天要吃掉上千斤肉,大爺已經被吃進了絕境,懊悔直呼:「養不起,扔不掉!」

迫不得已,他只能面向社會求助,剛開始看到他的報道,大家都不以為然,一致認為他是在吹牛。

可驅車趕到山口后,撲鼻而來的糞便腥臭,夾雜著濃重的動物體味,又不得不讓人半信半疑。

東北虎不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嗎,大爺是從哪個渠道獲得的?他的手續合法嗎?那些動物又該何去何從?

虎嘯山林

順著七歪八拐的山路,工作人員一路憋氣,好不容易到達目的地。

而一旁等候的大爺,早已心急如焚,見到眾人立即大喊道:「妳們終于來了,小家伙們有救了。」

大爺名叫李明義,河北張家口人,年近七十,體型微胖,看上去身體還算硬朗。

但帶著工作人員才走了幾步,就累得氣喘吁吁,隨后才不好意思地解釋道:「抱歉,癌癥已經快把我折磨得不像樣了。」

這時大家才反應過來,他得病了,可他卻毫不在意。

「我是真的快喂不起了,每天的凍肉消耗都在上千斤,花銷起碼上萬元,如果不是身體垮了,我肯定舍不得。」

說話間一行人來到了老虎養殖基地,大大小小的鐵籠里,居然全是真老虎。

一見到李明義,大家伙們就湊到籠邊,撒嬌似的要他摸摸,可見到陌生人,就立即發出「嗚嗚」的嚎叫。

瞬間整個山林虎嘯陣陣,就算隔著好幾公里,都能聽到這些極具震懾性的聲音。

而順著籠子一眼看去,老虎有大有小,紛紛繞著籠子轉起圈來。

李明義解釋:「它們這是在要東西吃呢,可現在還不到喂飯時間。」

人工飼養的東北虎一天會吃掉將近十斤的肉類,可以估算一下,這些年來近百只猛獸,李明義喂出去的肉類有多少噸。

而這也是他現如今最頭疼的問題,參觀完大大小小的老虎,李明義擔心別人說他賣慘,硬是將眾人拉到了冷庫前。

冷庫是他給別人借錢修建的,即使工作人員堅定地說:「我們相信妳!」

但他還是麻利反手一擰,緩緩拉開大門,給眾人進去查看。

可映入眼簾的,卻是呼呼作響的冷風和空空如也的內部,上百平的冷庫里,看不到一塊凍肉。

李明義唉聲嘆氣:「原本這里可以儲存500噸凍肉的。」

緊接著他又帶著大家來到旁邊,這也是一個冷庫,還在運作中。

不過里面的肉少得可憐,只夠基地的老虎吃兩三天,一旦這點凍肉全部消耗完,李明義將山窮水盡。

路邊奇遇

為了拯救這些東北虎,李明義當著工作人員的面,繼續將自己的遭遇娓娓道來。

說起來,他養東北虎,已經有二十二個年頭了!

時間回到1980年,那時的李明義還是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國中剛讀完,就跑到社會闖蕩。

剛開始他做的都是體力活,從建筑工到泥瓦匠,再到工廠打雜,基本什麼苦都吃過。

後來他覺得再這樣下去,一輩子也看不到出頭之日,于是便將工作辭了,回家開始搞養殖。

沒想到那會正好趕上創業的熱潮,精明的他很快就大賺一筆,家里的生活條件瞬間寬裕起來。

但他并未就此止步,一邊做養殖的同時,一邊拉隊伍做工程,經過幾年的艱苦奮斗,李明義一舉躍進富豪的行列。

家里蓋起大別墅,門口停著小轎車,手下還有百八十號的工人。

錢包鼓了,事情自然也就多了,周邊的各大省份都有生意,每天他東奔西走,忙得完全抽不出一點時間回家。

可在2000年的一天,他卻風塵仆仆地出現在門口,手里還抱著一個箱子。

妻子上前打開,結果正看到幾個毛茸茸的小家伙躺在里面睡覺,聽到動靜才懶洋洋地叫了一聲。

妻子驚訝地追問道:「這是啥?妳哪里弄來的?」

李明義這才開口:「小野貓,路邊撿到的。」

前不久內蒙古那邊有事,他過去辦理,不料途中看到一個大箱子放在路邊。

以為里面是棄嬰,他趕緊叫停司機,之后猶豫了好久,才躡手躡腳地下車。

當時他滿腦子想的都是:這里天寒地凍的,如果看到了也不管里面的孩子,那自己就是在造孽。

邊想邊挪動步伐,李明義慢慢朝著箱子靠近,可就在距離兩米的地方,聽到了類似小貓的叫聲。

難道箱子里的不是棄嬰?他一個箭步上前,打開了箱子。

結果映入眼簾的,是幾只閉著眼睛,奶乎乎的「小貓」!

沒睜眼的「小奶貓」?

李明義數了一下,一共四只,看上去像是剛出生沒多久,身上的毛潦草的耷拉著。

由于天氣太冷,他趕緊抱著箱子就回到車上,把手搓熱,才小心翼翼地拿起其中一只觀察。

小家伙的毛色是橘黃色的,身上還有一條條的黑色斑紋,和常見的橘貓相似。

但是,看久了又覺得哪里不對勁,為何四只小家伙的體型和頭部都比正常家養小貓大呢?難道真是野生的?可野生的又為何會放到箱子里,丟到路邊呢?

太多的疑問縈繞著李明義,奈何他事情太多,只能暫時把「貓」放在一邊,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等他忙完天色已晚,再次回到車上,才發現幾個小家伙已經一整天都沒進食,餓得吱哇亂叫。

好在他有著豐富的養殖經驗,立即跑去買來奶粉和奶瓶,正式進行喂食。

可小家伙們似乎從沒使用過奶瓶,始終吃得十分費力,李明義只好一只一只地攬在懷里,慢慢撫摸著它們進食。

全部喂完,前前后后花了一個多小時,李明義也累得癱在車上,他此刻只想好好休息一會。

但小家伙們還沒消停,待在箱里也不老實,挺著圓滾滾的小肚子,依舊不停發出刺耳的尖叫。

李明義知道,這是「小貓」沒有安全感,在找自己的母親。

沒辦法,他只好放棄住酒店的想法,將小家伙們全部抱到懷里,安撫它們睡覺。

一夜過去,看著幾個毛茸茸的小家伙,李明義萌生了飼養它們的想法。

一來是他對養殖業有著很深的情感,可惜自從生意越做越大后,他就再也沒有接觸過什麼小動物。

二來身邊都是一些粗人,隨便交給他們去飼養,他們不一定養得活。

思來想去李明義還是決定,將幾只小貓帶回家,看看家人的反應。

妻子這邊倒是沒說什麼,但也放下一句話:「要養妳自己養,鏟屎喂食我都不會插手。」

可話雖如此,後來在飼養幾只小家伙的問題上,妻子沒少幫忙。

老虎的花紋

四只小家伙就這樣在李家住了下來,從那以后,忙于工作的李明義,也天天往家跑。

喂奶,刺激排便,安撫睡覺,一件都沒落下,做得比專業的鏟屎官還要好。

不過,隨著「小貓」漸漸長大,李明義也發現了不對勁,四個小家伙怎麼和老虎越來越像!

除了四肢十分粗壯外,最像老虎的還屬長相,一條一條的黑色斑紋穿插在姜黃色的皮毛上,再加上額頭上若隱若現的王字,幾乎與老虎沒有區別。

李明義頓時產生了不好的預感,他趕緊買來一些書,按照上面的圖片與家里的小家伙對比。

結果還真確定,四只老虎幼崽被他誤當成貓帶回家了。

現在小家伙們還小,沒有任何攻擊力,要是長大了,可就危險了。

好歹這也是猛獸級別的動物,而且小時候大人經常嚇唬小孩不要到山上玩,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小心山上的老虎把妳叼走。」

這種恐懼幾乎伴隨了每一個農村的孩子,李明義也不例外。

看著院里活蹦亂跳的幾個小家伙,他一時不知所措,整宿整宿都難以入眠。

但一連考慮了好幾天,他還是決定將老虎幼崽留下來,畢竟此刻放生,對于已經缺少野外生活經驗的小家伙們來說,并不算一件好事。

如果到時候餓死了,或者被人抓走了,那這段時間的心血就白費了。

于是,他繼續把老虎放到院里飼養,為了不讓它們跑出去,還特地加固了圍墻。

最初飼養老虎的院子

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小老虎們一天天長大,站起來甚至比人都高,李明義再想將它們抱到懷里,已經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而四只大家伙也逐漸顯現出老虎的天性,不再喜歡毫無挑戰的生活,有時為了一口吃的,常常大打出手。

這令李明義十分頭疼,束手無策的他,只好憑借以前的養殖經驗,一點一點地摸索。

了解到老虎之間不能近親繁殖,李明義還親自焊接了幾個大籠子,將它們趕進去,中午曬太陽時再放出來。

就這樣,一人四虎相安無事地過了好幾年,到了2005年,一件大喜事也降臨在這個家里。

「養虎為患」

那時正值冬季,半夜正在睡覺的李明義,突然聽到了幾聲熟悉的叫聲。

起初他沒放在心上,裹緊被子翻個身,打算接著睡覺,卻不料叫聲愈發刺耳。

仔細一聽,似乎與幾年前撿到老虎幼崽時,聽到的十分相像,李明義忙不迭地起床查看。

結果才到籠邊,就看到老虎媽媽正在舔舐著寶寶,這時他才反應過來:「家里的老虎生了!」

這件喜事讓他高興得幾天合不攏嘴,為了讓生產的虎媽媽跟上營養,還特地買了精選的牛肉,切成條放到籠里。

妻子見狀,又好氣又好笑:「對老虎都比對自家孩子好!」

而這,只是李明義寵愛老虎的其中一件小事,他做得還多著呢,包括這次老虎生產,也是他費盡心血得到的結果。

印象中那會馬戲團風頭正盛,幾乎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引來無數人圍觀。

李明義去觀看時,突然發現馬戲團也飼養了老虎,皮毛和長相都與自家的十分相像,于是他就萌生了繁殖的想法。

恰好當時報紙上也提到,野外的東北虎瀕臨滅絕,他嗜虎如命,便想為老虎做點什麼。

李明義趕緊上前與馴獸師交流,想要借馬戲團的老虎一用,但被拒絕了。

沒辦法,他只好提出拿錢補償,事情相當順利,只是當時李明義不確定,自家的老虎有沒有成功受孕。

一連好久不見有動靜,李明義就知道失敗了,但他依舊沒有放棄。

每次新的馬戲團到張家口表演,他就會湊過去,與負責人交流,才有了後來的老虎寶寶。

第一次老虎生產,他沒看到,也沒有經驗,于是接下來的每一次,他都看守在旁邊,生怕漏了什麼環節。

漸漸地,老虎的數量越來越多,家里的院子養不下了,李明義只好將飼養的地方搬到了人跡罕至的深山。

確定好位置后,從蓋房子到設計老虎的籠子,一點一點,全都是他在親力親為。

而當時他全身心都撲到老虎身上,還把手頭的生意直接全權交給手下打理,氣得家人怒罵不爭氣。

無奈誰也勸不動他,只能任由他去。

「騎虎難下」

後來,從電視的報道上,李明義才知道,原來自己飼養的正是東北虎,屬于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但如果私自飼養是違法的,于是他便積極辦理相關的飼養證件。

期間,他飼養的東北虎已經達到了二十多只,并且,還不停有老虎在懷孕生產。

一只一只幼崽降臨到新的飼養基地,他只能不停擴建,從水池到排泄的地方,再到存肉的冰柜,慢慢辦理齊全。

而相關部門也有規定,飼養老虎需要達到一定的標準,李明義只好重新找地方。

修建東北虎養殖基地的重任再次落到他頭上,但現在事情卻變得棘手起來。

2014年,李明義年屆花甲,很多事情開始力不從心,加上當時建筑業已經沒有那麼好干,迫不得已他只好放下手中的生意。

失去經濟來源后,李明義只能靠以前的積蓄過活,可前期就已經為東北虎投入了不少,后期他僅剩的一點錢也撐不了多久。

于是,他只好硬著頭皮往前走,李明義最先想到的,還是先把外債給收回來。

但時間一久,有些人就變成了老賴,數次上門討要,最終都被灰溜溜的趕了出來。

沒辦法,用完手里的錢后,他只好向妻子要,一次兩次還好,要多了妻子不免心煩。

一向和睦的家庭也出現了裂痕,兒女因為拿錢養虎的事情,也與父親產生了隔閡。

一道道難題放在李明義的面前,可此時想要放手老虎的事情,已經變得困難重重。

首先,他要面臨的就是扔不掉,反而必須繼續飼養的問題。

數量如此多的東北虎想要放生,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它們已經完全失去了野外生存的能力。

包括以前大部分都是與馬戲團馴化的老虎繁殖,新生虎仔的身體機能方面,也有所下降。

根本沒有合適的地方能夠放生,加之這麼多的東北虎放出去,對社會生態也會造成一定的傷害。

其次,就是養不起,東北虎是不能出售也不能宰殺的,這些老虎一天要消耗那麼多的肉,錢包漸空的他如果再想不到解決辦法,那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老虎餓死。

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如今「騎虎難下」的他,就像一個無頭蒼蠅,只能四處碰撞尋找出路。

當地政府的扶持

他最初想到的辦法,就是將老虎送出去,可誰能接收呢?

李明義想到了動物園,他一家一家詢問,終于張家口的文化公園答應幫忙寄養一批。

可因為手續不合法,除了留下六只老虎外,其他全部送回了李明義的身邊,并且要是后期公園再也無法承擔這些老虎,他們也只好送回來。

李明義又想到了建動物園,但這個工程的花費起碼在上億,已經沒錢的他又怎麼承擔得起呢。

思來想去,還是只有成立正規合法的繁育基地,才是最把穩的。

于是李明義不顧家人反對,賣掉別墅和家產,四處籌錢借款,才正式展開修建工作。

而當地橋西區農業農村局得知此事,也出資五十萬幫助他,包括以前的生意伙伴和愛虎人士,也前前后后支持了上千萬元。

2017年,李明義終于在深山建好了繁育基地,同年,他也拿到了相關證件。

這下,他終于可以安心養虎了,心情大好的他又從其他地方引進了獅子和狼,準備在此打造一個觀光基地。

但因為資金問題,這事就此擱淺,他只能繼續飼養這些老虎。

苦苦支撐的這幾年,依舊有不少人出手幫忙,可面對每天要花費近萬元的虎群,誰又能持之以恒的幫助下去呢?

并且,繁育的東北虎每年都在增加,到了2022年時,數量已經達到了73只。

年邁的李明義快撐不住了,而此時另一個噩耗傳來,他患上了肺癌。

李明義這才無奈的出來求助,他的事跡一經報道,立即引起轟動。

而此前一直在幫助李明義,維持其基地運行的農業局,再次由局長親自帶隊,來到了繁育基地。

他們也在積極想辦法,幫助李明義渡過難關,但虎群數量實在太大,一時之間想要全部解決,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所以,李明義能做的只有等待,臨了他還面向眾人,說了一句:「我是不會放棄養東北虎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