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村民殺雞發現「雞靈寶」,聲稱價值百萬,專家看后無言以對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這東西比黃金都值錢,起碼是幾十萬,百把萬!」

2010年5月的一天,云南省羅平縣老廠鄉虎山村的一家人家正在張羅飯菜,準備答謝來幫忙干活的鄰居們。

突然,院子里傳來一聲尖叫,女主人白了一張臉跑進了屋子,喊道: 「咱家的雞肚子里掉出了一坨怪東西!」

消息傳開后,大家伙跑到了院子里看熱鬧,只見地上放著一個綠盆,里面擺著一只已經宰殺好的,褪完毛的母雞。

而在母雞的旁邊,擺著一坨有些紅的異物,只手都捧不住。

消息傳出去后,大家伙議論紛紛,有人說,這就是個不好的東西,讓老楊快扔了。

但也有一些人都說這是雞靈寶,比黃金還值錢,楊清益這是要發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呢?

雞肚子里的「寶貝」

那是2010年5月10日,楊清益家請來了一些鄰居幫忙干活,為了表示感謝,老楊就讓妻子在家里張羅起飯菜,準備請鄰居們好好美餐一頓。

妻子申紅英喊來妹妹申小波,麻利的燒火、切菜,沒一會就擺出了幾盤炒菜。

但申紅英覺得這些菜還不夠,還得添一道大菜,于是就隨手抓起一只家養的母雞,動作麻利地放血、褪毛,母雞很快就露出雪白的表皮。

清理內臟的時候,申紅英先是在雞尾部劃了一刀,另一只手抓住雞脖子一提溜,「咚」的一聲,一坨東西從雞肚子的洞里掉出來,砸在盆里發出一聲悶響。

申紅英被嚇了一跳,把菜刀放下,雞扔回盆里,臉色煞白地沖進了廚房找妹妹:「小波!雞肚子里有怪東西!」

申小波聽了立馬放下鍋鏟出門看熱鬧,和驚慌失措的姐姐不同,申小波一點兒也不害怕,興致勃勃地湊到盆邊仔細觀察。

她也沒見過這東西,嘴里不住嘖嘖稱奇,還大著膽子把那坨東西捧在手里,上面有道被姐姐用菜刀劃破的口子,申小波還伸手摸了摸,發現帶著一些溫熱,有些硬。

申紅英本來就嚇得夠嗆,見自己的妹妹不僅不怕還去摸,趕緊上前拍開妹妹的手:「哎呀!妳也不怕有什麼臟東西,我已經打電話給妳姐夫了,等他回來看看。」

接到妻子的電話后,楊清益快步趕回家,饒是他見多識廣,在看到那坨怪東西的時候,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楊清益把那坨怪東西捧在手里仔細觀察,發現上面有一層發紅的膜,挺有韌性,摸上去有些彈性,他還大著膽子湊上前聞了聞,并沒有什麼氣味。

家里養雞幾十年了,殺過的雞沒有上千也有幾百了,還是頭一回見到這樣的怪東西,三個人大眼瞪小眼,沒有絲毫頭緒。

在這里瞎猜也沒什麼用,申小波干脆拿在手里,出門去找年紀大些的長輩,看看有沒有人認識。

「老楊家養的雞肚子里出了個怪東西!」

消息一下子在村子里傳開了,許多村民把申小波圍了起來,看著她捧著的東西看稀奇。

聽說是從雞肚子里掉出來的,有些人就覺得有些不好,懷疑是不是因為雞生病了才會有這東西。

但也有人覺得,大家都不認識,這會不會是什麼稀世珍寶呢?

就在這時,一位老人走了過來,她叫雷曉書,年過七旬的她是村里有名的養殖能手,幾十年來養大的牛羊不計其數,個頂個地膘肥體壯,她也在村里極有聲望。

雷奶奶也沒見過這樣的怪東西,她把怪東西捧在手里翻來覆去地看了又看,說出了一句讓楊清益精神一振的話。

「我奶奶說,所有養的動物都有寶器,雞有雞靈,豬有豬砂,馬有馬寶,牛有牛黃。」雷奶奶笑瞇瞇地說:「這說不定就是個寶貝呢。」

聽完雷奶奶的話,楊清益的心里別提有多美了,看著這個「雞靈寶」是越看越順眼,甚至開始做起了發財夢。

楊清益的興奮不無道理,雷奶奶所說的寶貝里,最廣為人知的就是牛黃了。

牛黃,別名丑寶,多為卵形,比較輕,通常是金黃或黃褐色,細膩而有光澤。

《本草經集注》中提道:「今人多就膽中得之。一子大如雞子黃,相重疊。藥中之貴,莫復過此。」《本草綱目》也記載道:「痘瘡紫色,發狂譫語者可用。」

但實際上就是牛的膽囊里的膽結石,可以入藥,是一味十分珍貴的中藥藥材,用于解熱、解毒、定驚,十分珍貴,人工牛黃的價格就很高,如果是十分難得的天然牛黃,每一克的價格堪比黃金。

媒體也曾報道過不少人偶然發現自家牛有牛黃,從而賣出一個天價的新聞,大家伙也曾聽說過,如今老楊家雞肚子里開出了一個類似的東西,說不定就是雞靈寶,都十分羨慕。

還有人跟楊清益說:「這東西比黃金都值錢,起碼是幾十萬,百把萬!」

在眾人的吹捧下,老楊也忍不住開始做起了發財夢,小姑子申小波卻留了個心眼,準備再問一問別人,弄清楚這到底是不是真的寶貝。

是「寶貝」還是「禍害」

張正榮是村衛生所里的一名醫生,申小波帶著「雞靈寶」找到他的時候,他還在值班。

「張醫生,妳是個文化人,還請妳幫我們看看,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呀?」

張正榮先是被這個怪東西嚇了一跳,聽說是從雞肚子里拿出來的,臉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

看張醫生半天不說話,還板著一張臉,申小波嚇了一跳,說話聲音也變小了:「張醫生,他們都說是寶貝,難道有什麼問題?」

「這應該不是什麼寶貝,而是一個癌,是雞肚子里某個部位上長的瘤子。」

張醫生冷靜地用醫學的眼光來分析,總覺得這個怪東西像是一個肉球,最有可能的就是雞肚子里長的瘤子。

「啊?這不是寶貝呀。」申小波聽了有些失望。

「妳先別走,怎麼能就這麼拿著到處走呢?」張醫生邊說邊進屋拿了一個塑料袋,讓申小波把「雞靈寶」放進去,還不忘批評一句:「這東西要是破了,萬一里面有細菌,讓妳生病怎麼辦?」

如果說這個「雞靈寶」其實是一個腫瘤的話,那麼它應該和雞的某一個器官有粘連才對。

楊清益妻子殺雞時,內臟都還沒來得及處理,都放著沒扔,仔細檢查過后,發現每一個器官都干干凈凈,并不存在和這個怪東西粘連的情況。

這下關于怪東西是腫瘤的說法顯然有些站不住腳,楊清益更加堅信,這就是「雞靈寶」!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也為了給寶貝找個好買家,楊家人聯系到了縣上的宣傳部,還找到了一位縣電視台的記者,想請對方幫忙鑒定鑒定,也是為了做個宣傳。

宣傳部的工作人員以及那名記者接到電話后,對于這個怪東西很是好奇,當即收拾了一下就往楊清益家趕,想看看這神奇的「雞靈寶」。

來到楊家時,小小的院子里擠滿了來看熱鬧的人,人群中的楊清益看到記者來了,急忙把人迎進了屋。

記者走南闖北,見多識廣,可看到這個「雞靈寶」的時候還是被震驚到了。

「那個雞也不大,怎麼能殺出這麼大一個東西呢?」

此時距離女主人申紅英宰殺母雞過去了差不多有3個小時,這個「雞靈寶」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外表有層殼,大概0.5厘米厚,在昏暗的燈光下呈現一種光滑的白色,好像軟嫩的蚌肉一樣。

輕輕撥開外殼,里面露出的部分是暗紅色,記者還用攝像機記錄了下來,放大過后能看到里面是顆粒狀的,有些半透明的感覺。

看到連記者和宣傳部的工作人員都嘖嘖稱奇,楊清益驕傲地站直了身子:「這就是雞靈寶,是個稀世珍寶!」

這到底是不是寶貝呢?誰也說不準,楊清益自己說了也做不得數,還是得找專業的人來鑒定。

「雞靈寶」的真面目

對照牛黃,說不定這「雞靈寶」也是個中藥,于是記者找到了中國中醫研究院中藥研究所的主管中醫師,何希榮教授。

何教授研究中藥多年,見多識廣,在看到「雞靈寶」后她立馬給出了不一樣的回答,雖然暫時還不能確定這怪東西到底是什麼,但能確定的是肯定和牛黃不一樣。

「這東西可不能和牛黃相提并論,雞的壽命太短了。」

之前也說過,牛黃其實是牛的膽囊里的膽結石,它的形成需要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好幾年才有一小塊。

而雞的壽命都很短,在農家養大的雞一般幾個月就宰殺了,不可能在體內形成結石。

那它到底是什麼呢?

何教授查遍了資料,還真的找到了一個有關的解釋: 雞白蠹肥脂。

在《本草綱目》中,對于雞白蠹肥脂有這樣的記載:

「今牡雞生子,亦時或有之,然不當有肥脂字,當以機說為近。」

就是說,母雞在下蛋的時候偶爾會有這樣的異物,但這東西不是脂肪,只是類似脂肪,這才被叫做雞白蠹肥脂。

看來這樣的現象古時候就曾有過,只是因為比較罕見,大家都基本不知道。

但也因為缺少資料,并不能說明這「雞靈寶」就是雞白蠹肥脂。

時間一天天過去,一晃就是一個多月,距離發現「雞靈寶」已經過去了很久,但卻始終沒有一個定論,也沒有人來找楊清益出價購買。

此前楊清益一直以為這就是「雞靈寶」,是能讓一家人一夜暴富的大寶貝,可現在卻無人問津,雖然心里著急,但還是好好的把「雞靈寶」放在冰柜里儲存著。

或許是因為低溫,「雞靈寶」有些變色,內部是一層一層包裹狀的物質,呈現黃褐色。

為了解開疑惑,記者又找到了中國農業大學生物學院的韓海棠副教授,韓副教授經過一番研究后,終于揭示了這個怪東西的真面目。

「其實就是母雞肚子中的一堆產不出的雞蛋。」

異物的外表有一層白色的膜,其實就是已經變薄輸卵管管壁,原本還應該連著泄殖腔,也就是雞屁股,但可能是因為申紅英殺雞的時候切掉了,這才讓這個異物看起來沒有連接著任何地方。

正常的母雞在卵巢排卵經過輸卵管時,接卵、受精、分泌蛋白,然后形成蛋殼膜、蛋殼,最后被產下來。

而楊清益家的母雞應該是輸卵管里,形成蛋殼的這部分發生了炎癥,導致形成的雞蛋排不出去,堵在一起,而雞蛋又不停地在形成,全都堵在這里,最后變成了一團異物。

又因為堵塞的時間較久,輸卵管又可能因為炎癥而滲血,和雞蛋、蛋清等混雜在一起后,異物就變成了暗紅色,而不是雞蛋殼應有的白色。

而楊清益也想起,這只母雞好像確實很久沒下蛋了,而且經常看到這只雞或蹲或趴在地上,肚子也鼓著,上手一摸還有點硬。

原來這不是「雞靈寶」,甚至沒有什麼價值,這讓期盼著發大財的楊清益很是失望,但很快就釋然了,反正也沒得到過,就這樣一笑了之吧。

參考資料:

央視網:雞靈寶疑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