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殘暴獨裁者多伊,死得有多慘?卡扎菲、薩達姆都比他「體面」

song 2023/01/12 檢舉 我要評論

自古至今,一個國家的領導者往往在被趕下台的時候,下場都比較凄慘,身首異處也是十分常見的。其中更有一些特別不得人心的「暴君」,在死后依然會成為人們泄憤的對象,比如三國演義中的董卓,死后不僅被曝尸街頭,更被人在肚臍插上燈芯點了天燈,極其慘烈。

這種野蠻的行徑發生在古代并不稀奇,但是就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世界上竟然還有一位總統遭遇了比董卓還非人的待遇, 他是被自己國家的人民活生生虐殺致死,和他比起來,卡扎菲、薩達姆都要算死得「體面」多了。

他就是 利比里亞共和國總統——多伊,到底他做了什麼,才讓曾經對他寄予厚望的子民們痛下殺手,結束了他短暫的一生,這一切的淵源還要從利比里亞的歷史說起。

自由的愛把我們帶到這里

利比里亞共和國是一個地處非洲西部、大西洋沿岸的小國家,國土總面積十一萬多平方公里,也就是比中國的江蘇省大一點點。但就是這樣一個非洲大地上不起眼的「小角落」,卻在日后醞釀出了無數的故事, 要是說起這些事的開端,還是與美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利比里亞」這個名字其實是1824年才出現的,那時這片區域是屬于美國的殖民地,所以美國殖民協會才給這里取了個名字——Liberia。據說這個名字是美國人參照拉丁文「Liber」(自由)一詞才衍生出來的,給一個殖民地冠以「自由」之名,到底是掩耳盜鈴還是另有隱情呢?

其實早在公元12世紀左右的時候,這片土地上還是人煙稀少,只有一些當地的土著人居住的,一直到了14世紀前后,才陸續有一些其北部和東部的人移居至此,慢慢形成了一個個原始部落。

就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還過著原生態生活之時,世界格局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一本名叫《馬可波羅游記》的書風靡了整個歐洲。

正是因為這本書的宣傳,無數的歐洲「探險家」爭相出海,希望能夠探索更多的地方,發現更多的寶藏和財富。于是在14世紀至16世紀這兩百年間,大批的維京人、葡萄牙人、英國人、法國人、荷蘭人通過海路紛紛「探索」到了利比里亞這片區域。

這些歐洲人在登上這片原始的土地之后驚喜地發現,這里有很多新奇和誘人的資源,其中胡椒和象牙則是極其珍貴的物資。

慢慢的,這些歐洲的「探險家」從最初的簡單貿易逐漸開始建立據點,甚至到15世紀時開始大肆販賣奴隸,一批批的土著黑人被販賣到歐洲充當最低級的勞動力。

熟悉那段歷史的人都知道,「黑奴」這個群體的悲慘命運,他們終其一生都在為那些貴族和莊園主們勞作,而且子子孫孫「終身為奴」。

1776年曾經作為英國殖民地的「美利堅」崛起,宣布獨立,從此美國這個后起之秀登上了歷史舞台。

我們都知道,脫胎于英屬殖民地的美國各州也都有「蓄奴」的習慣,即使美國獨立初期也依然沒有改變黑人奴隸的生存狀況,但是隨著1791年爆發的「海地黑奴起義事件」,美國人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了。

雖然普通的美國民眾是不擁有黑奴的,但是他們怕有一天海地的悲劇在他們身邊上演,一旦這些黑奴造反起義了,會不會也來個無差別屠殺。

于是在美國領導層的推動下,北方首先興起了「廢奴運動」,大量的黑奴恢復了自由的身份,不再是奴隸主的私人財產,後來一直到美國「南北戰爭」結束,美國的奴隸制才算真正消失。

但是這期間引發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這些恢復自由的黑奴如何安置?

要知道當時美國的黑人奴隸可不是幾千人或幾萬人,而是有 超過50萬人,這些陸續恢復自由的黑人不可能都留在美國,他們絕大多數人沒有文化,沒有技能,一旦放任自流將引發更大的社會問題甚至成為安全隱患。

于是美國政府想了一個一舉兩得的辦法,把這些黑人送回非洲老家并且建立「移民區」,其實就是殖民地。

1819年,由美國殖民協會提出、國會批準的一項法案開始推行運作, 經過兩年的準備,第一批「自由黑人」被美國遣返回了非洲,其登陸的地方就是今天利比里亞的沿岸地帶,當時的名字叫做「梅蘇拉多角」。

土著與外來戶之爭

這麼多來自 美國的「自由黑人」登陸后第一個訴求當然是 需要一片足夠大的安置地,于是帶隊的海軍上尉和美國政府的代表找到了當地土著人的酋長。

經過一番「友好」的協商, 美國上尉用槍頂著酋長的腦袋,以300美元的價格買下了一塊長130英里、寬40英里的濱海區域做為安置地,當然由此也就埋下了仇恨的禍根。

雖然都是同一種族,膚色也一樣,但是這些從美國「回鄉」的黑人在當地土著眼中永遠都是「外來戶」,絕不能算是自己人。

但是面對美國人的洋槍洋炮,當地人又沒有實力反抗,自然是暗氣暗憋,小規模的摩擦也時有發生,隨著源源不斷的「自由黑人」被運送過來,雙方的矛盾和積怨越來越深。

其實這片區域說是「移民區」,實際上就是美國的殖民地,只不過不是將本土的美國白人派遣過來,而是將大量的「海歸黑奴」運送過來充當殖民者。

這也就是前面我們提到的那點, 由于是「自由黑人」占據了這里,所以美國人在1824年才會將這片區域的名字定為利比里亞,也就是「自由之城」的意思。

十幾年的時間,美國將國內「過剩」的自由黑人一批批地運到這里,并且陸續擴建了8個移民區,并且在1838年將這些區域合并在一起取名為「利比里亞」聯邦,還委派了白人總督管轄所有事務,儼然一個殖民地國家的雛形已經初具規模。

到1847年時,美國不再愿意擔負這塊殖民地的經費,索性做個順水人情,讓利比里亞聯邦獨立建國,也就是我們今天的利比里亞共和國。

由于利比里亞的建立是美國一手扶持的,所以不論是憲法、體制還是國家機構完全效仿美國,而且自 其建國后的歷任總統也都是美裔黑人及其后代擔任,完全將當地土著黑人排斥在權力核心之外。

一直到上世紀70年代,這些「鳩占鵲巢」的美國黑人后裔與當地土著的矛盾已經激化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此時差的 只是一個導火索

1979年4月,由于國內經濟狀況不好,利比里亞的第20任總統托爾伯特突然宣布提高大米價格,讓很多本就度日艱難的平民更是雪上加霜,憤怒的人們走上首都蒙羅維亞街頭示威游行,卻遭到軍警的血腥鎮壓,死傷500多人。

政府的這種行徑自然招致了更加激烈的反抗,尤其是那些本就受排擠的土著黑人,一時間利比里亞局勢動蕩不安,反抗事件持續發酵升級。

此時一個名叫「多伊」的年輕土著黑人干了件「一鳴驚人」的事情—— 軍事政變

這個叫多伊的年輕人是利比里亞第一大土著民族——克蘭族人,出生于農民家庭的他18歲就參軍入伍了,并且一干就是10年,到1979年時他已經是所在部隊的軍士長,管理著百十號士兵。

當然多伊也正是因為土著的身份,不可能升任更高級的軍官了。

按照常理來說,就算利比里亞發生軍事政變,也輪不上這樣一個低級軍官,但正所謂天假其便,偏偏就是這麼一個小人物帶著十幾個人就把這件事做成了,不得不說算是個奇跡。

那是在1980年的4月12日晚上,準備放手一搏的多伊帶著十幾名親信死黨趁著夜色悄悄摸到了總統府,也許是因為軍隊中的高級軍官都是美國黑人的后裔,所以他們根本沒有想過會發生軍事政變,總統府的警備十分松懈。

多伊帶著這十幾個人竟然經過短暫的交火后,就一路勢如破竹地沖進了總統的臥室,可憐的托爾伯特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就被多伊舉槍打成了篩子。

就這樣, 一夜之間利比里亞結束了美裔黑人長達100多年的「精英政治」,迎來了第一位「土著領袖」。

前一天還是個小小的軍士長,誰知一覺醒來 多伊已經是國家的新主人了。

多伊的「潘多拉盒子」

上台后的多伊并沒有宣布自己就是總統,而是先自封將軍之職,并且組建了一個叫做「人民救贖委員會」的軍政府,實際掌控了整個國家。

上台后的多伊把對于所謂「精英階層」的美裔黑人積蓄許久的怒火以及歷史積怨,一股腦全宣泄了出來,仿佛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首先,多伊清除了原來政府的所有官員和幕僚,緊接著就釋放了幾十名被前總統關押的反對黨領導人。如果他的肅清行動就此打住并且開始著手恢復國家的運轉,那就是利比里亞嶄新的一個篇章,但是多伊顯然不想這樣,一場血腥的屠殺即將展開。

多伊拘捕了百余名前政府官員和內閣成員,其中甚至還包括托爾伯特的弟弟,這些人都遭到了各種各樣的指控。

為了能夠更加為所欲為, 多伊甚至暫停了憲法,也就是說他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心情來處理這些人。

為了能夠置這些人于死地,他指使自己的手下暗中威脅了陪審團,導致宣判之時沒有一人敢于出庭,最終如愿以償的將這些人判處了死刑。

此時的多伊如同一只剛被解除封印的魔獸一般,瘋狂地報復著、宣泄著,對于那些曾經身為統治階層的「精英黑人」他的心中只有憎恨,扭曲的心態讓多伊后面的行為已經超出了理性范圍。

在這位出身行伍并且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心中, 認為暴力手段是可以解決一切的,并且他也是這麼干的。

很多前政府官員被逮捕后, 沒有任何審判、沒有書面文件定罪,直接就被剝光衣服綁在木樁上立于海邊示眾,直到多伊覺得羞辱和折磨夠了才將他們槍決,然而這一切竟然被他當做一種炫耀和震懾進行了電視現場直播。

至于其他類型的「私刑」更是不勝枚舉,手段之殘忍令人側目, 多伊竟然把非洲部落的原始定罪標準以及懲罰手段堂而皇之的照搬到一個共和國的司法體系中,簡直就是歷史的倒退。

假如說多伊對政敵和曾經的統治者如此殘忍尚可理解,那麼他對「自己人」的所作所為就只能解釋為「兇殘的暴君」。

首先是幫助他攻入總統府奪取政權的那十幾名同伴,這些所謂的「開國元勛」也沒能幸免,他們都在多伊掌權期間被羅織罪名一個個處理掉了。

其中西恩、奎翁巴、泰勒三人要算是他最親密的戰友,這四個一起「白手起家」的伙伴後來也都分崩離析、互相仇殺。

先是被任命為副總統的西恩,由于給多伊提了一些意見,就被冠以陰謀叛變的罪名殺掉了,然后就是總參謀長奎翁巴在1983年被解除兵權、流亡海外。

這位奎翁巴在1985年時曾回國發動武裝政變,企圖用老辦法解決掉多伊,可惜功敗垂成,不僅命喪當場,尸體還慘遭肢解。

把這一切都看在眼中的 商業部長泰勒不等多伊發難就溜之大吉了,順手還利用職務之便帶走了一百萬美元當做「路費」,正是這位跑到科特迪瓦避難的泰勒,日后成為了多伊的「掘墓人」。

由此我們也能看出, 對曾經幫助自己上位的戰友都能下此毒手,多伊這種「薄情寡義」的性格注定了他將來悲慘的下場。

既然「自己人」都能隨便處理,那「外人」就更不必說了,雖然從1980年到1985年期間多伊還沒有總統之名,但其實就是當時利比里亞的最高統治者,這也讓他變得十分傲慢和喜怒無常,比如他會因為心情不佳就讓手下直接把前來采訪的國家電視台總編拖下去活活打死。

多伊的這種行為還真的像極了東漢末年的軍閥董卓,讓這樣一個只懂得打打殺殺的人來管理幾百萬人口的國家,大家可想而知後來的結果會怎麼樣。

倒行逆施,惡貫滿盈

在多伊武裝政變之后的五年時間里,利比里亞完全屬于「無政府狀態」,全國百姓本來以為換了土著黑人當領袖之后能夠揭開嶄新的篇章, 結果他們看到的卻是隨意的逮捕和屠殺,國內經濟每況愈下,混亂的程度比以前有過之無不及。

感覺上當受騙的群眾發出了憤怒的抗議,要求盡快舉行新總統的民選。

此時的多伊就算是再心狠手辣也總不能殺光所有人,為了堵住悠悠眾口,他又動起了歪腦筋。

為了讓自己能夠名正言順地當上總統, 多伊一邊宣布將在1985年舉行總統的民選活動,一邊卻悄悄修改了自己的出生日期來符合選舉條件,更是大肆行賄籠絡人心。

即便如此,到1985年10月舉行大選之時,他依然只有不到25%的支持票。

氣急敗壞的多伊再次展現了他貪婪無恥的本性,在他的授意下,大選計票委員會被強制解散,改由多伊的親信前去重新統計選票,如此一來他自然就以51%的多數票當選了新總統,絕對算得上是 「吃相難看」。

就這樣, 利比里亞第一位「民選」的土著黑人總統誕生了。

有了總統的頭銜,多伊更加肆無忌憚,利比里亞完全籠罩在他的陰影之下,本來經濟就不好的這個國家愈發雪上加霜,直接淪落為全世界最貧困的國家之一。

就在百姓們窮困潦倒之時,多伊卻悠哉地享受著他的優越生活, 不僅將其家人以「治病」為由全部送到國外,還陸續向海外轉移了兩億多美元,這對于已經窮到極致的國家來說無異于釜底抽薪。

面對多伊的胡作非為,人們的忍耐到達了極限, 就在他上台的短短三年時間里就爆發了將近40次武裝政變,雖然都被他血腥鎮壓下去,但越來越激烈的反抗也讓多伊心驚肉跳。

1989年底,流亡在外的泰勒帶領著自己組建的「全國愛國陣線」反政府武裝從科特迪瓦殺了回來,利比里亞的全面內戰爆發。

早已被掏空的利比里亞政府軍一觸即潰,而且誰也不愿意為多伊這種殺人成性又貪得無厭的人賣命。

到第二年9月時,泰勒率領的軍隊攻陷了首都蒙羅維亞,兵敗如山倒的多伊帶領著幾十名貼身警衛準備逃往聯合國維和部隊的駐地申請政治避難,結果消息走漏,半路上遭到伏擊。

多伊的警衛悉數都被打死,他自己本人也腿部中彈被俘,一代「暴君」終于迎來了他的末路。

咬牙切齒的泰勒親自審問多伊,這對曾經的「患難兄弟」此時見面竟然上演了極為血腥的一幕。

泰勒及其手下一直希望讓多伊低頭認罪并且說出轉移走的巨額資產下落何處,但自知必死的多伊倒也算是個硬骨頭,硬是閉口不答。

惱羞成怒的泰勒讓士兵砍下了多伊的所有手指、割掉了他的雙耳,并且殘忍地割下了他的生殖器官,最終這位曾經不可一世的「惡魔」被另一位「惡魔」終結在了血泊中,慘死當場。

就這樣,這位統治了利比里亞十年之久的獨裁者被他的昔日好友虐殺致死,不僅斷其指、割其耳、去其勢,甚至還將他的尸體展當街眾,雖然也算是天理昭彰、報應循環,但由此也能看出泰勒比多伊強不到哪兒去。

後來這位取而代之的新軍閥依然沒能拯救利比里亞,窮兵黷武、內戰不斷,最終在2013年被海牙國際軍事法庭以十一項戰爭罪及違反人道罪行判處50年監禁。

直到今天,利比里亞依然是全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做為一個以農業為主的國家糧食尚且不能自給自足,百姓依然過著窮困潦倒的生活。

縱觀以往的歷史,我們可以看出,利比里亞自其誕生之日起就充滿了不平等和種族矛盾, 雖然都是黑色皮膚,但是曾經在美國為奴的這些黑人反倒引以為榮,自覺比土著同胞高級一等。也正是他們的這種淺薄的傲慢才招致了後來的「多伊之禍」。

而多伊上台之后本可以借助群眾的支持心態大有作為,讓整個利比里亞重新回到平等自由的局面,但是目光短淺的他只顧著血腥屠殺和奢靡享受,完全忘記了他那些依然水深火熱的同胞,最終招致「反殺」,也是咎由自取。

可惜的就是利比里亞的老百姓,整天生活在恐懼與饑餓當中。

縱觀世界的近現代史我們可以發現,越是貧窮落后的國家越是容易兵禍不斷,所以我們更應該珍惜今天國內的和平與穩定。改革開放的幾十年間,中國從「一窮二白」發展為如今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讓全世界為之驚嘆,充分證明了社會主義體制的優越性。

其實不論是美裔黑人還是土著黑人,他們都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因素——人民。

一個不為人民著想的政府永遠不能長遠,一個只知道窮兵黷武的獨裁政府早晚會被推翻。「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希望非洲未來的領導人能夠明白這個道理并且去切實的解決問題,能讓這片曾經孕育了人類最初文明的神奇大地煥發出真正的生機。

參考文獻

1、中國知網;在利比里亞政變的日子里;陳來元;報刊薈萃;2015年05期;

2、中國知網;總統在酷刑中嗚呼;王志俊;領導文萃;2008年03期;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