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村民發現受傷黑熊,暴雨天義務守護其三天,脫困后帶崽感謝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老曾,回來了,事情咋樣了?」

「感覺有些不容樂觀,我還得上山一趟!」

2008年6月30日,湖北恩施接連暴雨,沙道溝鎮的村民們心揪了起來。

看著老曾滿身泥濘的從山上下來,又急匆匆的拿上一堆東西往深山跑去,大家也著急的想上前幫忙。

老曾

但老曾卻轉身攔住他們,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妳們必須得留在這接人,不然那狂暴的家伙只有死路一條。」

說完他就消失在林子中,村民們擔憂地望向他離開的方向,心理開始隱隱不安。

而老曾妻子看似冷靜地守在一堆火旁,心卻早已追悔莫及。

「這事怎麼偏偏讓老曾他們給遇到了呢!早知道就不讓他們去了,這麼大的雨,他們在山上可怎麼辦呀?」

深山怪聲

老曾,原名曾竹林,土生土長的湖北人,和大多數農民一樣,有著一顆善良樸實的心。

由于所在片區近期一直在下雨,地里的活計只能暫時放下,閑來無事的他便約了幾個朋友,打算等天氣稍微放晴,就到山上采草藥,到時候賺點零花錢。

淅淅瀝瀝的小雨終于在6月30號這天停了,一大早,四五個人簡單收拾了一些工具,就邀約著上山了。

一如大家所想那樣,雨后的山路特別滑,但不管是野生菌還是草藥,只有掛著雨水露珠的,才是最新鮮的。

所以為了能多賣些錢,他們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一路走一路看,不知不覺幾人來到了七姊妹山附近,這里植被豐富,林木茂盛,是絕佳的采藥好去處。

他們趕緊彎下腰,仔細地查找起來,不一會眼尖的老曾就找到了好幾顆接骨草。

可就在他興致正濃厚時,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動物嘶吼,整個山谷仿佛都籠罩在怪聲之中。

頓時老曾嚇得驚出一身冷汗,其他幾人也同時抬起頭來,不可思議地環顧著四周。

發現沒有異常后,隨著一句:「應該是野狼吧?」大家又安心地低下頭繼續尋找草藥。

但很快,「嗷嗷」叫的聲音又斷斷續續地從遠方傳來,并且一聲比一聲急促,似乎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幾人趕緊聚到一起,妳一言我一語地猜測著怪物的身份,一致討論出來的結果,還是認為那可能是野狼。

這批山海拔高達1700米,基本很少人來,對于山里的野生動物,大家了解得不是很清楚。

可狼是很常見的猛獸,因為它會到農戶家偷吃雞鴨,偶爾出現大家也覺得新奇,所以從來不會主動傷害它們。

確定怪聲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后,老曾等人還是沒把此事放在心上,轉頭繼續認真地開挖草藥。

結果無奈聲音太過凄慘,他們才決定過去一探究竟,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動物在嘶吼!

猛獸被困捕獸夾

尋著聲音慢慢挪動步伐,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絲毫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因為稍有響動,遠方的生物聽到后,就會繼續吼叫起來。

所以整片樹林,除了心臟在砰砰直跳,只能聽到一陣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大概走了十幾分鐘,他們才心驚膽戰地靠近聲源,遠遠地,他們看到了一個全身漆黑的動物趴在地上。

這和預想中的野豬不太像,老曾瞇著眼瞅了半天,才驚呼起來:「大腳掌,是個熊呀!」

「亂說,這里怎麼可能會有熊,是不是妳看錯了?」

「對呀,妳肯定搞錯了,狼狗也有黑毛的。」

由于還隔著一定的距離,加上荊棘樹枝的遮擋,大家看得不是很真切,只能隱隱約約感覺那是一只黑毛動物。

于是,幾人又壯著膽子往前走去,靠近一看才發現不得了。

原來老曾說得沒錯,真是一只熊,并且這只熊的體型還不小,膘肥體壯的,是只成年大熊。

幾人倒吸一口涼氣,這熊要是發起狠來,估計都不夠塞牙縫的。

他們不敢再往前了,因為這只熊已經死死盯上了他們。

壯碩的大家伙一邊齜著牙,一邊匍匐在地,感覺馬上就要朝著他們撲過來。

隔著幾顆樹,人熊就這樣對視著,誰也不敢輕舉妄動,可說時遲那時快,大熊突然做了一個猛沖的動作。

幾人頓時嚇得愣在原地,但過了很久,熊依舊在原地蹦跶,無法靠近他們半步。

大家伙這是怎麼了?仔細觀察過后,老曾發現,熊的前掌踩到了捕獸夾,并且上面已經勒出了血痕,它越掙扎,鐵夾陷得越深。

這就是捕獸夾的威力,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的,以前村里來過很多野豬,深一腳淺一腳,把糧食糟蹋得不像樣。

所以村民們就買來捕獸夾,準備對付它們,結果誰知,從那時起也留下了一個禍端。

野豬走后,遺落在森林里的鐵夾變成了威脅,村民們上山都得小心一些,避免被夾子夾到。

想必這個大家伙就是誤入此地,意外中了圈套,現在它動彈不得,老曾他們也能喘口氣。

拯救熊熊計劃

不過這麼大的活體熊,幾人還是第一次直面遇見,不免好奇地討論起來。

期間同伴還高興地說道:「以前傳言熊很值錢,那我們豈不是發財了!」

要是大家合力制服大熊,再把它給賣掉,那不比辛苦采藥還要劃算嗎?簡直活脫脫的「天降橫財」。

同伴越說越興奮,想到能收獲一大筆錢兩眼放光,但老曾猶豫了一下,還是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

「電視上說,熊是保護動物,是我們的朋友,不能亂來。」

幾人聽了頓時就像泄了氣的皮球,有氣無力地看向捕獸夾的方向。

隨后一個同伴又緊張地說道:「那我們還是趕緊下山吧!萬一它掙脫了怎麼辦?」

熊屬于猛獸,攻擊力很強,一般情況下遇到,都要避免與它來個正面交鋒,盡量找機會退出它的領地,才是最好的選擇。

如果它能自己掙脫再好不過,但怕就怕在它掙不脫,最終活活餓死在山上。

老曾他們很害怕,同時又為熊的處境感到擔憂,幾人重新分析了一下局勢,決定挺身而出拯救大熊。

而拯救大熊的第一步,則需要大家先慢慢靠近捕獸夾,可幾乎還沒開始,他們就敗下陣來。

因為大熊實在是太機警了,看到有人往它那個方向走來,就開始劇烈掙扎,張著嘴就咬過來,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

擔心它的傷口會撕裂,拯救計劃只能暫停,老曾他們又重回原地研究。

這次近距離的接觸,大家也不是一無所獲,收集到的信息點,是這只熊起碼有兩百斤重,并且可能已經被困好幾天。

它的傷口附近全是嗡嗡亂飛的蚊子,它一面需要忍受著叮咬和被夾的痛苦,一面還要想辦法掙脫捕獸夾。

只見它嘗試了很多次,用嘴去撕咬那個鐵夾,但都失敗了,無奈的它只能朝著天空嚎叫。

吼聲在空曠的森林里來回回蕩,異常駭人,老曾他們聽后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感覺這件事不是靠他們幾個人就能解決的,他們趕出掏出手機給家里匯報情況,同時,也給宣恩縣林業局打去電話求助。

餅干里的關懷

大熊的情況十分危急,它的傷口可能隨時會潰爛,可林業局這邊,此時也陷入困難之中。

解救野外被困的成年熊,需要專業的獸醫以及麻醉師,宣恩縣資源有限,只能趕緊求助專業人士。

無奈湖北救助中心接到電話,也感到頭疼不已,因為他們也是第一次在野外拯救被困大熊。

并且,武漢到恩施幾百公里,加上重重疊疊的大山,想要即刻趕到是完全不可能的。

雙方只能一邊不停聯系,分析大熊情況,一邊動手安排準備工作。

得知救援人員無法及時趕到,老曾他們報警后,沉思了一會,也決定先留下來守候大熊。

幾人分工明確,輪流觀察著大熊身體狀況同時,又趕緊將情況匯報給救助中心。

他們太渴望熊能成功獲救,所以直到午飯時間,都沒離開半步。

但很快就有人扛不住了,肚子餓得咕咕直叫,考慮到這可能是一個長久戰,加上熊也粒米未進,幾人趕忙商討解決辦法。

最終商討出來的結果是,老曾他們先看著,其中一個同伴下去取食物。

餓了幾個小時后,那個人終于回來了,由于飯菜不好帶,他拿的都是玉米、西瓜和餅干。

玉米是沙道溝鎮的村民們專門為熊準備的,了解到熊喜歡吃蜂蜜,大家還在上面抹了糖。

老曾趕緊提著玉米慢慢靠近,剛開始將玉米丟到大熊嘴邊,它只是象征性的咬了幾口,隨后才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起來。

吃完后它又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向老曾,老曾只好接著繼續投喂,玉米吃完,爽口的西瓜也丟到了大熊身旁。

它吃得津津有味,守候的人卻味如嚼蠟,他們只能眼巴巴地看著,依靠毫無味道的餅干充饑。

很快,傍晚就降臨了,在大家考慮要不要守夜時,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

雨水嘩啦嘩啦順著小路流淌下來,不一會兒的功夫,幾人就淋成了落湯雞。

他們只能手忙腳亂地縮到一個角落里緊急避雨,這時,幾人的親朋好友也打來電話,叫他們趕快回家。

可老曾想了想,還是覺得就這樣放任大熊在山上,可能面臨很多未知的危險,最終還是決定,留下來看守大熊。

暴雨中的守候

其他幾人也同意,商量后老曾帶著一個同伴下山,準備帶一些雨傘等被子上來。

這就發生了開頭的一幕,所有人都為他們感到擔心不已,但他們卻固執已見。

其實,作為從小在山里長大的幾人來說,面對這樣的問題,肯定是有一些把握的,不然也不會冒這麼大的險。

晚上,他們就開始了「安營扎寨」的生活,簡單的雨布一掛,墊上扎人的松葉,就成了臨時住所。

三天時間,白天他們在里面乘涼躲雨,晚上直接躺在上面睡覺,可由于這座山海拔實在太高,夜間氣溫驟降,他們也被凍得縮成一團。

五人背靠背緊緊貼著,外人要是看到這個場景,鐵定忍俊不禁,好在他們壓根不在乎。

湊合兩夜后,雨越下越大,小小的棚子快支撐不住了,他們又換了一個地方。

煙雨朦朧中,他們就這樣蹲坐著,看著大熊在雨中哀嚎,心都快碎了。

無奈沒人敢上前幫忙,而且,通過聲音判斷,熊的身體似乎還有些虛弱,捕獸夾嵌在皮肉里,傷口又經過風吹日曬,不用想都知道,大機率是發炎了。

再這樣下去,大熊可怎麼辦?老曾緊張地搓著手,眼睛不停看向落雨的天空,希望雨趕緊停下。

可祈禱還沒結束,更加讓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老曾抬頭時,突然發現,不遠處的一棵樹上,居然隱隱約約還有兩個黑影在晃動。

仔細觀察后,才知道那是另外兩只熊,小小一只,抱著樹干不知所措。

這時大家才反應過來,原來受傷的大熊是只母熊,樹上的很有可能就是它的孩子,估計這對「雙胞胎」還沒斷奶。

母親被困后,它們有些怕人,爬上樹后就不敢下來了。

事情變的棘手,那麼久兩個小家伙應該也還餓著肚子,虛脫的它們隨時會掉下來。

救援難度陡然上升,可救援隊還被困在半道,老曾他們的心七上八下的。

特別是大熊察覺到人類已經發現熊崽后,情緒更加激動,不停的往后退步,想要暴力扯掉捕獸夾。

這樣下去,大熊性命堪憂,而如果大熊沒能活下來,等待兩只哺乳期小熊的,也將是死路一條。

老曾趕緊打電話催,電話那頭的救援人員也心急不已,馬上加快了步伐。

車子無法到達的地方,他們只能背上各種工具步行,又濕又滑的道路,讓好幾個人都摔了個狗啃泥。

才走了一半,救援隊全員基本都變成了泥人,而他們還在快步往七姊妹山趕去。

救援遇難題

山下早已做好準備的村民看到后,立即上前帶隊,將他們往發現黑熊的地方引導。

一路摔跤、滑倒、樹枝剮蹭,好不容易花了好幾個小時,他們才到達目的地。

來之前他們就做好了計劃,首先要對大熊進行麻醉,給他檢查包扎傷口后,再根據傷口確定是要放生還是帶回救助中心。

就連鐵籠都運到了村里了,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但來到大熊周圍,救援人員才感覺沒那麼簡單,熊的狂暴程度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人群聚集后,大熊開始拼命掙扎,因為它不知道,眼前出現的這群人,是不是過來傷害它的。

所以為了自保,它不得不發出一些威脅的聲音,警告人類不要靠近的同時,也想保護好自己的幼崽。

而風雨飄搖中,聽到母親撕心裂肺的吼叫,兩只熊寶寶也不安起來,它們晃動著手腳想要爬下來,卻又因為經驗不足,數次踩空。

枝丫劈啪作響,它們爬來爬去,在所有人緊張的看向它們時,意外發生了。

一只小熊沒抓穩,驚慌失措之下突然掉落下來,好在四腳著地沒受傷,快速跑進了草叢中。

母熊見狀情緒更暴怒了,張開大嘴就往被夾的地方咬去,仿佛想要自斷手掌。

救援人員知道,這是大自然中的正常表現,有時動物會通過自殘來擺脫束縛。

護崽心切的大熊,難道真是要硬生生的咬斷那只手?大家趕緊加快救援速度。

麻醉師做好準備后,立即拿著吹管向大熊靠近,在距離兩米不到的地方,麻醉針穩穩落在它的頭上。

可大家剛要歡呼,卻發現針水并未注射到熊的身體里,麻醉師馬上準備第二只。

有了前車之鑒,第二次順利很多,被麻醉的熊很快躺到了地上。

救援人員快速上前,有條不紊的困住熊腳熊嘴后,一點一點的掰著捕獸夾。

老曾他們也上前幫忙,留給大家的時間不多,麻醉時間只有一個小時,他們必須在這一個小時內完成救援。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好在取下捕獸夾后,獸醫發現只是皮外傷,不用抬下香吉士療。

傷口處理完畢,并注射抗菌素后,接著所有人退到安全范圍,獸醫給大熊打了解藥。

慢慢的大熊清醒過來,它左右環顧了一下,又呆呆的看了看傷口,一臉茫然,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發現前方的人類,它沒了那份狠厲,反而深情盯著老曾他們,隔了二十分鐘,才轉身尋找有在。

一家三口終于團圓,大熊帶著兩只熊寶寶,最后看了感恩的看了一眼后方,才拖著歡快的步伐,緩慢往森林深處走去,七姊妹山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