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資助留守女孩過好了嗎?今年她走進重慶大山,用放大鏡尋找答案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重慶巫山,群山間有一處山坡,簡單地搭起了一間房,使用者是一個高中女孩。

這里位置偏僻,不便牽電線,配不了空調、風扇;建設資金有限,房屋材質不透風,屋內十分悶熱。

然而,坐在屋內的女孩渾不知覺。

她成績優秀,但由于家庭條件不好,沒有自己的學習空間。當地公益機構了解后,便給她在山坡上建下了這麼一間小房子。

女孩埋頭于一方書桌前,專注學習的身姿與這間房屋、屋外的大山形成強烈的沖擊。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李卓群很難如此真切地感受到公益的意義,也很難發現當公益項目落實到具體地方、具體人,存在什麼難度和問題。

01▼被幫助的他們,真的過得好嗎?

李卓群是西安人。從國中起,她就開始參加學校組織公益活動。大學時因機緣巧合, 她通過一場公益項目,與一位山村留守女孩開始了長達一年的書信往來。

女孩讀初二,十五歲,正是敏感的青春年紀。但一封封來信里,卓群發現對方十分開朗外向,連和同學、父母吵架這些事情,也不避諱地和她分享。

在這個女孩打開心房的同時,卓群也覺得自己小時候因為父母太忙而遺憾的童年,漸漸被治愈。

原以為做公益是一種單向「關懷」,但卓群那時便發現,這其實是一種雙向陪伴,共同長大。

李卓群的公益之路,自此開始了。

今年初,她在西安一家成人福利院做志愿者,在那里她遇到了一位黃老師。

黃老師患有小兒麻痹癥,說話費力,日常行動只能依靠輪椅。但他愛打扮自己,愛看書寫詩,也特別喜歡在網上交朋友。

一台輪椅,并沒有碾碎他對生活的熱情。

即便如此,當卓群帶著攝像機去教他們上課時,盡管他們都很感興趣,卻不太敢碰這個貴重的東西。少數人試著去拿相機,也會緊張得手抖。

成人福利院相對封閉的環境、物質條件的有限,以及相比兒童福利院的被忽視、被粗暴管制,仍然讓「黃老師」們很難活得自如。

但這只是李卓群在草草幾次拜訪中,淺顯觀察到的現象。

以「志愿者」身份參與活動,讓她只能服從于既定的任務安排,成為公益活動環節中一顆「被動的螺絲釘」。

更何況,想要再進一步了解,還會遭到阻攔。

曾經有一次,她去一家福利院做志愿者,對方表示不能帶相機,不能拍攝。連福利院的幫扶對象在網絡發東西,也需要經過他們仔細審核,以免負面信息流出。

即便被納入公益項目的幫扶中,他們的真實生活和心理感受到底如何?

宏大的公益目標落實到具體對象時,又真正實現了幾分?

除去網絡上被編輯修飾的資料和機構對外的信息披露,更確切和真切的答案可以去哪里尋找?

今年夏天,李卓群終于等來了一個解答的機會。

02▼問題就是意義:將無力感化作使命感

今年8月21日,李卓群從西安南下,踏上了到重慶巫山的行程。

入選成為騰訊公益的「公益真探」后,她將去探訪巫山當地的一家公益機構。

這家機構主要幫助解決失依兒童在學習、成長、家庭關系等問題,而尋找需要幫扶的孩子,主要是通過與學校和地方的推薦。

剛到巫山,機構負責人向她介紹了大致情況,幫助她確定后續的探訪對象。

三天時間里,她跟隨機構人員走訪了幾處家庭。 即便交通發達,但從縣城出發到幫扶對象家中,車程也需要2、3小時左右。

卓群從小在城市長大,過去參加公益去的都是城市的福利院,或者環境相對還不錯的城中村。

這種分散在鄉村、山野各個地方,沒有強有力的聯結形式的幫扶, 對她而言,陌生之外,又具有強烈的震撼。

在這里,她親眼看到滿是油污的餐桌也是孩子的書桌,屋內光線昏暗,傢俱簡陋,甚至沒有。

當地學校和社區會向公益機構「推薦」合適的幫扶候選對象,因為有這家公益機構的幫助,他們有了一些改變命運的機會,甚至于「事實孤兒」這樣一個群體,也能被看見。

但有些無力是很難克服的。

巫山,在2017年脫貧。相對于一二線城市的公益成熟度和體系化,這里的一切都還顯得稚嫩、微弱。

在這里,公益機構的資源有限,資金有限,人力有限,專業知識也有限。

巫山全縣有13家社會組織,總共卻只有16名全職人員。而卓群探訪的巫山青年愛心志愿者協會,也只登記了3名全職工作者。

在西安和其他大城市,公益行業內被拆分得更具體細致,做一類公益的機構和人很多,甚至會形成競爭關系。

而巫山,「整個縣城做公益的人就這麼幾個,但他們需要照顧的太多了。」

除此之外,機構里大多數人是靠著情懷和愛在為公益發電,在公益專業能力上也相對欠缺。

因為一切都「有限」,也讓幫扶變得「有條件」:

優先選取家庭條件困難、成績良好的孩子。成績一般,或存在心理問題但家庭條件還行的孩子,不得不被無奈被篩選出局。

而被挑中的孩子,公益機構在幫扶過程中,也主要著眼于資金資助、助學上,很難照顧到他們的心理感受、家庭關系等精神層面。

更重要的是,被幫扶的孩子往往承擔著資助者的某種「期盼」,比如學習在短時間內有巨大提升——這將給資助者一種鼓舞,但當期盼落空,資助意愿也會降低。

在過去,卓群在大城市參與志愿活動,一切井然有序,資源優厚,自己只需配合著參與一環。

當走進N線小城,實地探訪看到山區孩子們真正的生活現狀時,卓群意識到,原來公益在良善、美好之外,還有更多困難和無奈。

在深入了解公益項目的執行過程中,卓群最大的感受是無力感。

孩子們在一天天長大,當外界慢慢去探討這個課題時,當下這群孩子或許已經錯過了改變自己的時間。

能等得起嗎?無力感,其實也能質變成一份更有力的使命感。

卓群說,問題本身就是一種意義。探訪結束后,她計劃完成一條創意短片和一份調查報告。

被更多人真實地看見,是一切可能的開始。

03▼讓公益透明,讓公益破圈

卓群不是唯一一個探訪者。

周南是北京的記者。畢業后,她便進入了公益報道領域。從業一年多時間里,她走訪了不少一二線城市公益機構,對話了多位5A級基金會理事長、負責人。

從他們這里,她可以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一個公益項目的設想與框架,但她的報道里,也相對缺了一塊——一線的故事。

成為一名公益真探后,周南從北京來到江蘇丹陽,第一天與當地基金會初步溝通后,她迅速做出判斷:這個機構「不夠成熟」、「很多東西比較初級」。

但當隨著一個又一個家庭的探訪,看到公益效果作用到孩子身上,周南開始思考,將所探訪的公益機構與一線城市5A級機構直接進行橫向比較,是否有失客觀?

以及,她深刻意識到,龐大的項目落地,必然被拆分成瑣碎的事務,這就是一線公益人的日常。

而那些看似笨拙瑣碎的行動,是公益目標實現的最后一步。

周南原本理性觀察的視角,多了一份包容和柔和,而這也將成為她今后公益報道的新角度。

無論是卓群還是周南,都是百位公益真探之一。

2022年5月,騰訊公益聯合恩派公益共同發起透明公益行動計劃。騰訊公益捐贈500W資金,支持100家公益機構開展「公益真探計劃」。

今年99公益日前后,100位面向社會公眾公開招募的公益真探,將代表騰訊公益平台捐贈人,前往100個公益項目地,開啟探訪行程。

在益美君與幾位公益真探深入交流后,「公益真探計劃」項目背后的大膽創新理念也愈發清晰。

1、多種類的成員身份

無論是媒體還是學者,是上班族還是學生,不同身份、不同年齡,只要對公益長期關注,參與捐贈,便可能成為公益真探的一員。

作為公益記者,周南還提到,哪怕是做得再大再好的公益項目,目前似乎還是局限在公益圈內。而公益真探面向全社會招募不同社會身份對象,是一次公益破圈的大膽嘗試——讓專業者、非專業者以多種視角去觀察整個公益機構和項目。

2、沉浸式的參與過程

成為公益真探后,便可深入公益項目地體驗、觀察、參與探訪機構的公益行動。直接對話公益機構、實地走訪捐贈地、持續一年的線上監督觀察、真探內部的火熱探討,都將給真探們帶來更深的公益理解。

3、豐富的內容產出

探訪結束后,真探們將根據自己的興趣和特長,產出不同形式的內容。無論是創意短片還是文章畫作,只要能夠表達出思考和觀點,便是「真探」的價值。

4、公益未來在透明

互聯網為公益透明提供了機遇和操作性,但在技術之外,透明公益更需:內部的人主動打開門;外邊的人有機會走進去。

卓群在公益機構的對話溝通與實地走訪后,看到了一個完整的公益行動流程;而周南也常在探訪中,不斷去追問機構存在的模糊之處。

這些真探們得到的了解和追問的答案,將通過他們的「作品」對外公布出來,而公益機構也借此通過外部視角,更透明地展示自己,獲得公眾的信任。

這是一場國內透明公益的新嘗試,是普通公眾深入了解公益的機會,也是公益機構公信力建設的機會,更是整個公益行業生態良性發展的機遇。

一次實地探訪,讓書面理論扎進現實的土壤去生根發芽;

一年線上溝通,讓公益項目被多維度、多視角地探討和優化;

一項真探計劃,讓公眾揭開公益項目存在的層層面紗。

益美君相信,理性也好,感性也罷,當更多外部的人將目光和熱情投入進來,當面向社會公眾的透明為公益背書,公益才會有更多美好的可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