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吉林婦女帶頭養牛,靠一條流水線年賺5億元,有何絕招?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說起吉林的「養牛大王」,不得不提一名女性——潘淑紅,從低學歷婦女到帶領數千村民脫貧,養牛她是真有一套。

就連擁有幾十年飼養經驗的牛倌,都不得不甘拜下風,可令人不解的是,大家用的都是同樣的養牛方式,為何偏偏就她成功了呢?其中到底有何貓膩?

面對眾人的疑惑,潘淑紅直言:「哪有什麼秘訣,一條流水線就夠了!」

跟隨她的步伐,讓我們一起走進傳奇女企業家的致富之路。

成功女企業的日常

樺甸市二道甸子鎮,大山深處春寒料峭,潘淑紅的家就住在這里。

1971年出生的她,算是第一個從農村走出去做生意的女人,幾乎剛念完國中,就毅然決然地來到鎮上。

從賣冰棍到糖葫蘆,基本什麼苦都吃過了,幾年下來,總算積攢了一筆錢,後來又利用這錢,開了一家飯館。

經過十年的打拼,終于生意越做越大,小飯館成了連鎖店,一開就是三家,潘淑紅把貧困的家庭帶上了小康之路。

趁著這個好機會,她一舉賺到300萬,并和丈夫商量,打算到城里去做大買賣,多掙一些錢。

關閉飯館拿上錢,他們出發了,可僅僅才過幾個月,潘淑紅就回到了家鄉,做起了養牛的生意。

而且越做越好,場子越建越大,等村民反應過來,她已經成了一個「牛人」,當時有人想要仿照她的路線發展,卻發現太難了,因為這里頭可大有門道。

每天早上金黃的太陽剛撒到雪地上,潘淑紅就收拾起床了,踩著嘎吱作響的冰雪,朝著最近的肉牛交易市場進發。

剛到門口人還沒站穩,牛販子一眼瞥到她就會立馬停止動作,嘈雜的市場也會即刻安靜下來,隨后反應過來,大家開始爭先恐后的擠到她面前。

「我家的牛今年養得倍好,跟我去看看?給妳打折。」

幾乎市場上的人都知道,只要潘淑紅一句話的事情,那今年賺錢基本就穩了,不光是因為她要的量非常大,還有每次收購也絕不拖欠。

養殖戶都喜歡與這樣的人打交道,但她從來不玩虛的,不管價格是多少,質量絕對放在第一位。

這就觸及到專業水平了,只一眼怎麼可能辨別出一頭活牛的價值呢?即使久戰沙場的牛販子,都有看走眼的時候。

但潘淑紅不一樣,她的「火眼金睛」已經練到爐火純青,不止待宰殺的成年牛,就連小牛犢子,她都知道買下后后期會長成什麼樣。

小小技能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不過,別看她如今風光無限,無數人邀她去看牛,當初可是吃盡了苦頭。

響應號召回家養牛

要知道以前的肉牛交易市場,基本都是男人的天下,他們把這當成戰場,自信的侃侃而談。

而潘淑紅作為半道出家的人,在這就翻了大跟頭,險些起不來,多年后回憶過去,她直言:「哪怕差點命懸一線,我都覺得這道坎是最難的。」

女人在交易市場里打交道,就是潘淑紅創業遇到的第一個難題!

時間回到2006年,那時她已經移居城里,打算在那邊大展身手,可卻收到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當地政府大力扶持育肥黃牛產業。

很多村民都相信在政府的領導下,一定能干出一番成績,紛紛加入其中,遠在千里之外的潘淑紅嗅到商機,也趕了回來。

她也覺得養牛有很大的前景,并且,這個行業是能持續發展壯大的,因為肉牛不管是在國內國外,都非常受歡迎。

可年邁的父母卻不支持她這樣做,一致認為外面的市場更廣闊,無奈她只好趕緊解釋:「我回來,是來圓夢的!」

兒時父母靠開荒養活他們兄弟姊妹八人,而為了減輕壓力,家里也養過牛,讓潘淑紅記憶深刻的,就是在山坡上放牛的日子。

雖然現在那些都已成過去式,但還是讓她十分懷念,如果能夠回家鄉創業,帶領小伙伴一起脫貧致富,何樂而不為。

父母被說服,一切順利很多,從建設養殖基地到購買各種設備,潘淑紅大刀闊斧,和兩個投資人共籌集300萬,在老家開始了創業之路。

等前期準備工作完成后,就只差買牛犢回來育肥了,自信滿滿的她來到了交易市場。

可剛踏入,潘淑紅就被難住了,這里獨特的交易方式讓她虧損慘重。

不管是小牛還是肉牛,幾乎都不上秤,斤數全憑眼力觀察估測,假如一頭牛有一千斤重,預估的體重要是少了一兩百斤,那損失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并且,養殖場才建起來,她需要的量大,一步走錯就可能導致全盤皆輸,潘淑紅不敢貿然出手。

創業第一難

她只能天不亮就跑到市場,一邊觀察牛販子的言行舉止,一邊慢慢學習,等學得差不多了,才開始嘗試收購黃牛。

好幾次,買完牛的潘淑紅剛出交易市場就放聲大哭,除了估算錯誤外,不少刺耳的聲音也讓她心情沉重。

市場里的牛販子性格迥異,有好人就有壞人,她剛買了幾頭牛,就遇到一些無聊的人。

那些人嬉皮笑臉地與她談價格,等只差給錢的時候,又臨時反悔將牛拉走,嘴里還不忘譏諷道:「一個女人,瞎摻和什麼玩意。」

瞬間圍觀的人哄堂大笑,大家都覺得,這個穿得板板正正,又戴著個精致口罩的小姑娘,不像是誠心來買牛的。

懷疑她在作秀,牛販子見到她紛紛抬高價格,只值一萬的牛賣到一萬五,氣得她一跺腳當場痛哭。

潘淑紅知道,這些人是故意的,可對這個行業一知半解的她,只能無奈忍受。

後來有人看不下去了,直接站出來教她,從如何預估體重到分析牛犢情況,她學得十分艱辛。

但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換來好的結果,第一年潘淑紅陸陸續續買進了三百頭牛,開始精心飼養。

就在她以為一年之內就能把本錢賺回來時,沒想到卻賠錢了,兩個投資人看情況不對,趕緊撤資走人,偌大的養殖場只剩下潘淑紅一人苦苦支撐。

那段時間她非常痛苦,不停反思自己的錯誤,在發現問題出在前期買牛不會看,后期養牛技術跟不上后,她決定留下來,把養殖場做大做強。

賣掉房子,停掉其他的生意,潘淑紅在養殖場一待就是三年,她決心利用這三年的時間,把之前的虧損的都補回來。

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天天與牛為伴的日子里,她逐漸掌握了養殖技術,一頭牛是否值得飼養,是否會長肉,達到出欄標準,她通通計算的清清楚楚。

潘淑紅說:「堅持做一件事,得用腦用心,妳要用心了,這件事情就一定能辦好。」

而她也的確做到了,在發現牛喜歡撓癢癢后,她引進了自動的大毛刷,把牛趕到那邊,讓它們舒舒服服的享受按摩。

創業第二難

「快樂養牛」成了她的口號,當她再次走進交易市場,不再唯唯諾諾,只要自己看中的牛,一定會據理力爭,讓那些牛販子刮目相看。

但與牛呆的時間久了,她也沾染上了牛的氣息,不管走到哪,都能聞到一股若隱若現的牛糞味。

起初,潘淑紅毫無察覺,而丈夫天天和她在一起,不知是顧及對方的情面,還是已經習慣了,也從來沒有明說。

直到2008年,她獲得吉林省「十大青年農民」的稱號,獨自去坐出租車時,才發現了不對勁。

當時剛上出租車,司機就不停瞟著她,許久之后才緩緩開口:「是不是有人喝醉了,吐妳身上了?」

潘淑紅臉唰的一下就紅了,這時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身上有味,但這些在她看來都是小事,只有把牛養好,才是最重要的。

可還沒等她從虧錢的沖擊中緩和過來,另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2008年臘月二十那天,大雪紛飛,溫度降到了零下三十度,潘淑紅一直工作到晚上十一點左右。

當忙完一切,燒好煤炭后,她總算能夠放心地上炕休息了,可睡到半夜,潘淑紅的丈夫卻突然聞到一股怪味。

熟睡的他冷不丁地驚醒過來,瞬間感到喉嚨干澀,整個人被窒息包圍,環顧四周才發現,原來自己煤煙中毒了。

丈夫嚇得趕緊起來開窗,數次跌倒又起身,好不容易才完成這個動作,但當他轉頭呼喚妻子的時候,卻一下就慌了。

潘淑紅已經大小便失禁,陷入了昏迷,丈夫只能一邊撥打報警電話,一邊不停呼叫妻子。

聲嘶力竭中,她緩緩睜眼,最后送入醫院,整整搶救了四個小時,才從鬼門關里出來。

醫生都說:「再晚個十分鐘左右過來,可能就沒那麼幸運了!」

創業第三難

經此一難,夫妻倆相擁而泣,而丈夫害怕再出事,開始立場堅定地反對潘淑紅養牛。

「這事咱們不干了,哪怕我出去打工,也能養活這個家。」

在潘淑紅沒開養殖場前,丈夫的工作是金礦工程師,算得上高薪職業,多少人削尖腦袋往里面擠。

可為了支持妻子創業,他毅然決然的辭職,來到養殖場與妻子同甘共苦。

他相信妻子肯定能干出一番事業,但眼下遇到的劫難已經讓他喪失了信心,她不想再看妻子犯險。

潘淑紅感激丈夫的陪伴,奈何她不想半途而廢,佇立在養殖場前,她鄭重地拒絕:「不行,我一定要繼續干下去,在哪跌倒,我就要在哪爬起來。」

曾經辛苦賺到的三百萬已經所剩無幾,如果這時候選擇退出,潘淑紅都瞧不起自己。

更何況農村向來風言風語很多,在她虧錢時,就已經有人暗戳戳地說她「敗家娘們」,她要擺脫這個稱號,讓別人知道,她當初的選擇沒有錯!

夫妻倆第一次意見不統一,矛盾一觸即發,思緒良久,潘淑紅才緩緩開口:「我們失婚吧,要是以后遇到好的,妳就結婚,要是遇不到,等我出人頭地,我們再復婚。」

為了不耽誤丈夫的發展,她作出了這個艱難的決定,可丈夫聽到卻突然一把抱住了她。

「瞎說什麼,既然愛一個人,就要選擇愛她一生一世,我怎麼會在此刻放棄妳呢。」

兩個人緊緊相擁,失婚危機暫時解除,而丈夫也下定決心,陪伴妻子創業,攜手共同度過每個難關。

都說苦盡甘來,歷經各種磨難后,潘淑紅的養殖場總算迎來了轉機。

2009年,牛肉行情高幅度上漲,交易市場涌進無數人,爭先恐后地購買小公牛,拉回家飼養,就等來年賣個好價錢。

見此情形,潘淑紅自然不甘落后,也來到市場挑選。不過,這次她可是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創業第四難

別人都在收購公牛時,潘淑紅卻反其道而行之——收購母牛,親朋好友不解:「妳是不虧錢不罷休嗎?」

在大家的認知里,不管是育肥還是出肉率,公牛都是最佳選擇,而市場上最多的,收購商最看重的,也是公牛,潘淑紅買母牛,不是自討苦吃嗎?

可她卻不覺得:「大家都忽略了一個問題,公牛哪來的,不都是母牛生產的嗎?」

只要以后牛肉繼續漲價,那她一定能大賺一筆,更何況她買母牛是有要求的,她買的母牛,基本屬于「一拖三」。

也就是一只正懷孕的母牛,還帶著一只牛犢售賣的,花高出一倍的價格,就能買到三頭牛,這樣的選擇不好嗎?

并且,因為公牛十分受歡迎,身價跟著水漲船高,隨之帶來的,就是母牛行情低迷,潘淑紅剛好趁機撿個便宜。

這一年,她購入了179頭懷孕母牛,等來到了來年春天,母牛陸陸續續下崽,一下養殖場的牛就達到了五百多頭。

潘淑紅每天忙得不亦樂乎,最重要的,還真給她壓對了,2010年,母牛市場回升,她一下就賺到了三百多萬,可讓她高興壞了。

但她沒有因此驕傲,反倒繼續趁熱打鐵,把養牛技術分享給想要加入的養殖戶,保證公司會統一收購這些牛,并且拉人一起投資,成立合作社,還建了新的飼料廠,帶領大家共同致富。

就在她沉浸在順風順水的喜悅中時,誰知,意外也毫無征兆地降臨了。

2010年7月28日,吉林樺甸市遇到特大洪水,一下就沖垮了養殖場和飼料廠,牛、設備、飼料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傷。

潘淑紅的心情沉到谷底,她前前后后清算了無數遍,才確定損失了三百萬之多,剛剛賺到的錢還沒捂熱,突然就沒了,誰都開心不起來。

而養殖場再次陷入危機,很多人都覺得,打擊太大,潘淑紅很有可能一蹶不振,紛紛選擇退出合作。

這讓虧損進一步擴大,猶豫片刻,潘淑紅還是站了出來,她辭退工人,選擇重頭再來。

這一次潘淑紅啥事都親力親為,從搬飼料到買牛,她不喊苦不喊累,任勞任怨。

都說功夫不負有心人,潘淑紅還能成功嗎?

創建完整流水線,年賺5個億

在養殖場步入正軌后,潘淑紅終于迎來了事業的巔峰,2012年,她咬咬牙,又開了一個牛肉屠宰加工廠。

以前她養的牛都運到人家那里,出錢讓人切割,但現在,她都是自產自銷,并且,因為一個舉動,還讓自家的牛在原來的基礎上,能多賺2000元錢。

而靠的,就是別人都未曾在意的精細分割,她算過,一頭牛的肉要是細分下來,可以分成四十七個部位。

加之每個部位的價格都不一樣,有的肉單獨賣要貴一些,有的要便宜一些,綜合下來,依舊能夠賺錢。

所以,潘淑紅將重心放到了屠宰這塊,可麻煩也隨之而來。

與潘淑紅合作的企業,往往都有獨特的要求,這些人要麼就是指定某個部位進行購買,要麼就是要的量非常大,以至于每次都要宰殺很多頭牛。

相應的剩余部位也會變多,如果無法及時將那些肉賣出去,那公司這邊只能獨自承受虧本的危險。

這樣收支只能基本保持平衡,手下那麼多的員工,潘淑紅十分擔心再出意外。

于是,她趕緊召集各部門領導開會,大家一致商討出的結果就是:「我們也來研發牛肉半成品!」

這樣做不僅可以減少損失,還能迎合年輕人喜歡方便快捷的心理,讓牛肉市場進一步擴大。

從鮮切、試吃、包裝,整整一年的時間,潘淑紅都沉浸其中,她帶著各部門,一點一點的給牛肉挑毛病,最終才達到了滿意的程度。

半成品是好了,可要怎樣才能讓別人知道,自家的牛肉是好牛肉呢?

看到電商在崛起,潘淑紅嗅到了商機,立即抓住這個機會,開辟了另一條銷售道路。

從請人拍攝到自己做主播,她各條路徑都打通,線上線下齊開花,還開了多家專屬的門店,以及供貨到各個火鍋店。

只要想吃她家的牛肉,只需動個手指即可,而憑借著獨到的眼光,她也逐步創建了獨屬于自己的流水線。

生產飼料、養牛、屠宰、售賣、送貨等事無巨細,全都囊括其中,沒有中間商,她大賺了一筆。

并且,事情到這還沒完,在發現用當地泉水煮牛肉,味道更香后,她提高價格,將冰袋換成瓶裝泉水,一下受到了更多好評。

包括當地的秸稈,以前都是用來焚燒,容易污染環境,但是當她帶著各家各戶一起養牛后,秸稈變得供不應求,而牛糞又能當肥料,重新回到地里。

整個流水線,形成了一個大循環,潘淑紅帶著全村人,實現了共同致富,2019年,公司加合作社的銷售額突破了5億元。

從小鎮老闆到農村企業家,她真正實現了那句「溪水繞屋前,黃牛滿山坡」的豪言,潘淑紅成功了,她身上不屈不撓的閃光點,成了我們最值得學習的點,希望在她的帶領下,能有更多人脫貧致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