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老夫妻被砍傷,警方調查后,意外牽出鄰居25年前的荒唐事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12年3月24日晚,湖北省宣恩縣磨子溝村正下著大雨,老人朱三桃家里的燈突然熄滅。一個黑影靠近家里,他以為是兒子便出門迎接。

只見 對方穿著黑色長雨衣、蒙著臉,朱三桃電筒一照,對方手上的刀光晃了他的眼睛,同時腹部感到劇痛。

這名蒙面男子砍傷朱三桃后,沖進家里又砍傷了妻子胡三妹,卻放過了正在看動畫片的小孩。

到底是什麼人,會潛入偏僻的鄉村砍人,不為錢財,放過了小孩?警方介入后,真相原來跟一起持續了20多年的流言蜚語有關。

蒙面男子雨夜行兇

2012年3月24日晚上21點多,恩施州公安局接到報警,電話里傳來一個老鄉急切的聲音: 「磨子溝村有人被殺了,兩個老人。」

警方問他有沒有看到兇手的樣子, 老鄉回答:「天太黑了沒看清,還蒙著臉。」警方立即出動最近的派出所警員前往現場。

案發房屋

磨子溝地處宣恩縣高羅鄉的一處山谷里,雖然景色優美秀麗, 但是交通并不便利,道路較窄,又逢大雨,警方費了一些時間才到達。

嘹亮的警笛聲響徹了安靜的村莊,其他村民紛紛跑出來張望, 才發現村里的朱三桃和妻子胡三妹被人砍傷。

警方率先將重傷的夫妻送往醫院,另一隊人就留下來保護并勘查現場。 員警在朱三桃家院子的一棵桑樹下發現了血水。

可惜雨水沖刷部分痕跡,血跡斷斷續續到了院子里的台階上,此處有一大灘血,這血痕一直蔓延到二樓。

一位姓向的員警走到二樓,發現縮在房間角落里的小孩。家里血跡斑斑,想必孩子受到了不小的驚嚇,他上前試圖安撫孩子的情緒。

過了好一會兒,父親朱民才到家,沖過來緊緊抱住年幼的孩子。

向員警開始詢問朱民:「家里遇害,妳去哪里了?」朱民有些自責地說他在外面和朋友喝酒,警察來了才知道家里出事。

朱民不在場,但是他的兒子在案件中幸存,向員警試探性問孩子有沒有見到兇手。 小男孩膽子挺大,直言:「我看到他了,像奧特曼一樣飛過來,還蒙著臉。」

兇手是蒙面的,向員警推測兇手很有可能是熟人,蒙面是為了朱三桃認不出自己。而且兇手能準確切斷家里的電燈拉線,也說明了是熟人,很有可能就是村里人!

此時磨子溝村的雨越下越大,外面一片漆黑,加上現場線索有限,算上員警趕往現場的時間, 兇手很可能已經逃出了村子。

第二天清晨,朱三桃和胡三妹被搶救成功,脫離了生命危險。醫生告訴員警,朱三桃的腹部中了一刀,胡三妹的肩膀和小腿各挨了一刀。

夫妻倆和兇手打過照面,肯定知道兇手的其他特征,員警只好等待他們生命體征穩定后做筆錄。

另一邊,向員警正在勘察現場, 發現就在男主人口袋里的兩千元沒有丟失,家里較為貴重的物品也沒被動過。

員警們推測很有可能是仇殺,但是磨子溝村的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村里基本都是空巢老人和兒童,都沒有能力將人砍成重傷。

此時醫院里的朱三桃夫妻相繼清醒,他們告訴員警兇手是一個年輕人,可能才20歲左右,身材偏瘦,穿著一身黑色雨衣,蒙著臉。

朱三桃說當時老兩口和孫子正在二樓看電視, 家里的燈突然熄滅了,朱三桃拿起手電筒下樓檢查線路。

下樓后,他看到院子里的樹下站著一個人,他以為是兒子喝多了站那兒發呆。一邊嘮叨一邊走過去。

可是,慢慢走近后發現對方不是兒子的身形,他大著膽子用電筒照對方的臉, 一雙眼睛死死盯著自己,對方舉起刀揮向他的肚子。

朱三桃發出慘叫,被耳尖的胡三妹聽到。胡三妹也下樓察看情況,結果在院子里遇到了蒙面人。

蒙面人趁機砍向胡三妹的肩膀,胡三妹摔倒后爬上樓梯,蒙面男子緊隨其后,再次砍傷了她的右小腿。

但是蒙面男子沒有傷害8歲的小孫子,像是在找人一般走動,然后匆匆離去。胡三妹痛苦地叫喊丈夫。

胡三妹

兇手走后,朱三桃勉強撐起身體報警。所幸警方及時趕到,將兩人送往醫院急救,手術后,身體并未留下大礙。

根據朱三桃夫妻的講述,確定兇手是一個青壯年男子, 他可以下重手直接致人死亡,卻像是有意克制自己一般,沒有讓人死亡。

結合電燈拉線被準確切斷,以及磨子溝村偏僻的地理位置, 警方推測這就是一起熟人報復作案,而且恩怨并不算大。

根據這些線索,以及對村民的摸排走訪,警方正一步步接近真相。

偏僻村落里的「老實人」

此案發生后,村民們晚上都不敢外出,只待在家里,一時間人心惶惶,員警壓力倍增,加快了破案速度。

在走訪中員警得知, 朱家在磨子溝村是一個大家族,幾乎半個村子的人都沾親帶故,一直以來都很平靜,沒發生過什麼大事。

朱三桃非常老實善良,做農活也勤懇認真,樂于助人。時年71歲,卻是一個手藝精湛的篾匠,農閑時,做篾活補貼家用。

因為都是鄉親,他的價格也很便宜。在村里人看來,朱三桃不可能結仇,就連村里很淘氣的小孩都喜歡追著他叫:「爺爺」。

朱三桃

當員警詢問他過去的經歷時,朱三桃非常肯定地說:「我在外打工也從來沒和人結仇,甚至都沒吵過架。」

朱三桃有兩個兒子常年在外打工,如果是兒子結仇,為什麼兇手會特意放過孫子呢?正在員警困惑時,胡三妹卻提供了一條線索。

早在20年前,胡三妹和一位鄰居,鄧云,打過架,而且兩人還算是妯娌。胡三妹回憶道:「那天我出門上山,聽到她罵她老公很難聽的話,一直到我下山回來,她還在罵。」

看不過去的胡三妹上前勸說:「少來夫妻老來伴,不要吵了。」 僅僅因為幾句勸說,兩個人就打了起來。

如果真的是因為這件事,那麼為何過去了20年,兩個人都快60歲了才動手呢?顯然不合理。此時,員警得知胡三妹有賭博的壞習慣。

原來胡三妹在村子里出了名的牙尖嘴利,村民對她敬而遠之。與她發生過矛盾的鄧云,倆個人經常聚在一起打牌。

朱三桃直言:「她們在村子里擺了一個台子,天天搞,我早就看不下去咯,想到公安局舉報。」就連村支書也叫苦:「怎麼勸都不停啊。」

盡管胡三妹和鄧云兩個牙尖嘴利的人誰也不讓誰,但是閑來無事時,加上村子里人又少,兩個人只能聚在一起打牌。

這時,胡三妹仿佛想起來什麼,對員警說:「去年過春節前,她(鄧云)還偷拿過我的錢!」

早在2011年春節前,村里人又開始邀約著打牌,鄧云身上的錢不夠,說玩不了了。可打牌的人本來就不多,胡三妹還是想讓她參與。

鄧云只好說道:「我沒錢了嘛,要不然妳借給我點。」胡三妹當下就答應了,回到家里拿錢,而鄧云在屋外等候。

當時胡三妹給了鄧云200元,自己身上留了400塊,在家里放著300元。然后兩人就一起去打牌了。

可是胡三妹回家后卻發現300元不見了,她仔細回想白天發生的事情,猜想是不是鄧云趁她拿錢時,偷看了放錢的地方,然后早她一步離開,在沒人時把錢偷走。

當胡三妹氣勢洶洶地質問鄧云時,鄧云表現地很無辜:「我沒偷!妳有證據嗎?誰看見我偷妳錢了?」

胡三妹沒有人證也沒有物證,卻認定了就是鄧云偷的。員警想要深入了解這件事,胡三妹又突然不說了。

員警被她的行為搞得很糊涂,也許是明白紙包不住火,胡三妹主動承認:「我坦白,偷了鄧云家的稻谷,我向妳保證以后再也不偷東西了。」

員警聽到后覺得很可笑,問她:「偷了幾次,偷了多少。」胡三妹直言偷了三次,估計有六七百斤。

原來,胡三妹對300元事件一直耿耿于懷,所以叫上了小兒子朱民,打算偷走鄧云家里的稻谷。

于是,朱民多次去找鄧云打牌,將人拉到牌桌上打了幾局,朱民又找借口離開,鄧云卻沉迷在牌局里走不開。

朱民趁機溜到鄧云家,和胡三妹一起將一袋袋的稻谷偷偷抬走。這樣的計劃實施了好幾次,直到他們將稻谷全部搬完。

鄧云也發覺了朱民的異樣,回家查看谷倉,發現她這一年的口糧都沒有了。她跑到胡三妹家里吵架。

胡三妹一臉得意地說:「妳有證據嗎?有誰看到了嗎?」在村民眼里,這只是一件可以在茶余飯后談論的八卦。

但是對于年老體弱的鄧云來說,這可是她一整年的口糧。經濟條件有限的她,拿錢買米后基本留不下什麼錢。

盡管兒女們都已成家,生活水平也是一般般,她也不愿去麻煩人家。 本來以為可以從胡三妹那里討回一點糧食,可糧食全被胡三妹賣了,錢也被她收入囊中。

鄧云和她的空谷倉

員警對胡三妹的行為感到非常氣憤,卻不得不把懷疑的目光轉到鄧云身上。因為只有她和胡三妹的矛盾最大。

鄧云有兩個已經遠嫁的女兒,和一個外出打工13年的兒子,朱觀峰。警方也不相信朱觀峰會因為幾百斤稻谷奔赴千里而傷人。

但是警方詢問鄧云有沒有和兒子聯系過時,鄧云一口咬定:「沒有,我連手機都不會用。」

不會用手機,又是怎麼和女兒們聯系的呢? 警方察覺到不對勁,此時在村子周邊細細排查的員警有了新收獲。

在村子里一個隱蔽的地方,有一堆柔軟的稻草,警方發現了有人躺睡的痕跡,以及很新的食品包裝袋。

這顯然是有人在此逗留過,詢問周邊的居民,他們也表示這里幾乎沒有人來,更何況這幾天連連下大雨。

如果不是做詭異的事情,誰會在大雨夜里蜷縮在此呢? 警方立即派出一隊人馬前去朱觀峰的工作地:廣東東莞。

很快,在當地警方的幫助下,警方查到朱觀峰在案發前不久辭職,用妻子的身份購買了回老家的火車票,然后在案發第二天買了最早的火車連夜趕回廣東。

朱觀峰有重大的作案嫌疑,警方在朱觀峰的工作點潛伏多日,終于等到了他出現。然而朱觀峰沒有過多反抗,很輕易就被員警抓獲。

在審訊室里,員警很疑惑,難道朱觀峰僅僅為了300元錢和幾百斤稻谷,就奔赴了千里,潛伏多日,不惜觸犯法律致人重傷嗎?

面對警方的詢問,朱觀峰有些暴躁地說:「這件事情是我一個人策劃的,與我母親無關。」

經過警方調查,朱觀峰現年25歲,早年間因為搶劫案被判入獄2年,出獄后一直安分守己,在廣東打工。

朱觀峰

而且他已經結婚,有了孩子,家也安頓好了。在外打工13年,他只回去過三次,一次辦身份,第二次是行兇。

第三次是作為犯罪嫌疑人指認現場,這時,有幾個膽大的鄰居湊在旁邊低聲說著些什麼,朱觀峰看到后,逐漸暴躁。

員警只好疏散了人群,同時也覺得朱觀峰的作案動機絕不簡單。

壓垮人心的20年流言蜚語

聽到警方的疑惑,朱觀峰苦笑著說:「我在山洞、稻草堆里,忍饑挨餓,還受凍了許多天。如果不是我母親,我也堅持不下來。」

「那妳為什麼要從廣東大費周章回到老家,做出這種事情呢?」員警問道。朱觀峰突然不說話了,低頭沉默許久。

突然他紅著眼眶說:「我受了太多委屈,長到20多歲來一直被村民欺負,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原來,鄧云一家在村子里一直被視為異類。原因是20多年前,鄧云和丈夫結婚后,連生了兩個女兒。

為了能有一個兒子,鄧云甚至和一個外鄉人發生了關系,丈夫也并未阻止。生下兒子后,這個外鄉人竟然留在了家里。

這樣荒唐的家庭在村子里飽受歧視和指責,村支書告訴鄧云:「這樣不得行,妳必須和其中一個領結婚證。」

這樣畸形的狀態, 直到鄧云的丈夫離家出走,至今生死未卜。而外鄉人也聯系上了原來的家庭,背上行囊不辭而別。

整個家庭的重擔全部落在了鄧云身上,她忍受著村子里的歧視、排擠,將三個孩子拉扯長大, 但是朱觀峰的精神卻倍受折磨。

小時候,他經常被其他小孩子嘲笑出身。直到懂事后,他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村里人一直在背后說他是「野種」,鄙視他們一家人。

他一直記得, 小時候他和嬸嬸家一個小朋友吃零食,他咬了小朋友的面包一口,嬸嬸就生氣跑過來,抱著孩子惡狠狠地說:

「野孩子!又把人家的東西吃掉了!」周圍的幾個大人不僅沒阻止,反而笑出了聲。

委屈又憤怒的朱觀峰,找來一根比較粗的木棍,趁這個嬸嬸不注意,沖上去就是一頓打,直接就把人的腰打斷了。

仿佛多年來遭受的白眼被消散了,朱觀峰并不覺得自己有錯。經過此事,流言蜚語反而添油加醋,把他描繪得像是惡魔一般。

朱觀峰實在忍受不了,年僅12歲就離開了家,兩個姐姐或許也受到了影響,都遠嫁他鄉。

在外多年,朱觀峰一直用電話和母親保持聯系,等他在廣東安了家,他幾次提出要把母親鄧云接走。

但是鄧云明白,兒子在外打工也不容易,她很欣慰兒子一直掛念自己,卻不想增加兒子的負擔,所以仍然守在老家,守著幾畝田。

在外地打工的朱觀峰覺得自己終于逃脫了像刀一樣的歧視和嘲笑。但是,母親鄧云一個人在家生活,還在忍受多年來的歧視。

春節前,朱觀峰給鄧云打電話,發覺鄧云說話有點虛,他問母親是不是生病了。鄧云這才把胡三妹偷糧食的事情說出來。

家里僅剩的口糧被吃光,她只能省錢買來一些米,每天節省著吃。久而久之,身體就虛弱了下來。

說著說著,鄧云忍不住哭了起來。她在村子里沒有可以交心的人,只有朱觀峰偶爾打來的電話可以訴苦。

朱觀峰沒想到村民仍然沒有放過母親,一瞬間,過去十多年遭受的白眼和歧視涌上心頭,朱觀峰痛苦萬分。

那一刻,他想到了回家報仇,打算用這種方式出一口氣,像小時候打嬸嬸那樣:「狠一點,那些人就會收斂。」

于是,這樁跨越千里的仇殺案上演了。 朱觀峰說他的目標是胡三妹和朱民,本來不想對善良的朱三桃下手,但是當時他已經被朱三桃看到了。

所幸,朱三桃和胡三妹重傷后,現在已經恢復了,沒有留下什麼大問題。而且朱觀峰希望這場恩怨停止,他愿意當面給朱三桃家道歉,求原諒。

根據我國的《刑法》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將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是在其他村民看來,這不過是鄰里之間瑣碎的小事罷了,沒必要傷人,有什麼事情可以坐下來慢慢說。

朱觀峰能意識自己的錯誤,接受并改正。可是這些參與了流言蜚語的人沒有,他們覺得這是「小事」。

近年來,兒童的心理健康逐漸受重視。朱觀峰就是一個典型的童年時期遭受歧視,性格逐漸孤僻暴躁的例子。

回顧這樁悲劇,如果沒有重男輕女的觀念;如果鄧云和丈夫以及外鄉人,三個成年人不做出荒唐的決定;

如果村民看不慣這種事的時候,能拎得清大人的錯與年幼的朱觀峰無關;如果朱觀峰能具備法治觀念,通過可行的辦法化解矛盾。

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他可以和妻兒、母親在廣東的家里好好過日子。可惜沒有如果,朱觀峰將為自己的沖動,承擔起法律責任。

網絡圖片

參考資料:

《一線:孝子復仇》 央視網 2012年5月26日

《母親被人欺負,兒子表錯孝心》 中國青年網 2012年4月18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