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猴娃的迷失:9歲與猴為伴,不懂人情世故,出獄再度歸返猴群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搶劫,把身上的現金交出來!」

2015年4月6日,貴州黔靈山通弘福寺的一條小道上,三名游客被一個人高馬大的男子擋住了去路。

正當他們一頭霧水時,明晃晃的刀子就架到脖子上,嚇得三人立馬止住尖叫,顫顫巍巍從兜里掏出了100元錢。

但對于這點錢,劫匪似乎并不滿意,手上握刀的力道迅速加重,再次大吼道:「我只要錢,快點。」

憤怒的面容在這一刻變得扭曲,搜刮到300元的現金后,劫匪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而看著他矯健的背影,游客長舒一口氣的同時,心里也充滿了疑惑:他是誰?為何要在景區搶劫?他的面容為何與猴子如此相似?兩者之間到底有什麼關系?

怪異的山洞

下山平復心情后,游客報了警,很快,急促的警鈴聲便打破了黔靈山的寧靜。

警方到達現場后,第一時間安撫住游客,緊接著,就開始詢問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從游客嘴里,更多完整的細節披露。

三人承認,當時之所以會選擇走小道,完全是因為他們看到了一個山洞,洞口放著一個紅桶和塑料袋,有著人類生活的痕跡。

可奇怪的是,黔靈山基本都是猴群,怎麼會有人住在山洞里呢?

于是,懷著好奇,他們慢慢朝著洞口靠近,卻不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他們被搶劫了。

雖然現場很混亂,但其中一人還是在不經意間,看清了劫匪的長相,用他的話形容,就是這人真與猴子沒有太大區別。

「一米八五的個子,皮膚較黑,弓著背,臉上棱骨分明,神色很兇,一怒就像沒進化好的原始人。」

山上怎麼會有這號人呢?工作人員立即帶著警方,一路來到了山洞的位置。

結果剛到洞口,就看到了游客所說的紅桶,周圍還堆著不少飯盒和垃圾,似乎還是長期居住。

而洞里十分狹窄,幾乎只能容納一個人,警方卻在里面發現了床墊和被子,這下更加印證了游客的猜測。

團團迷霧讓大家對劫匪的身份遐想連天,為了盡快找到這個膽大妄為的劫匪,警方立即對這座山展開地毯式的搜尋。

但令人失望的是,樹林茂密,一個小時下來,別說劫匪,連個人影都沒看到。

不得已,警方這邊又改變策略,兵分兩路,對劫匪可能出現的地方進行了細致地摸排。

很快,就有保潔員透露:「這山上的確有一個怪人,天天跟猴子待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什麼來歷?」

也就是說,找到猴群,就有可能找到劫匪,警方悄無聲息地化身為游客,開始在景區里轉悠。

「我是名人」

幾個小時后,終于在黔靈山的一個水庫旁,發現了嫌疑人的身影,令人吃驚的是,他正騎著腳踏車,旁若無人地瞎逛著。

如此堂而皇之難道不怕暴露嗎?趁他放松警惕,警方立即上前,將他按倒在地。

他沒有反抗,但嘴里始終含糊不清地喊著一句話:「我是名人,妳們不能抓我。」

頓了頓,似乎覺得這樣的話不夠讓人信服,他再次開口說道:「我沒有做錯,我是在保護猴群。」

三言兩語聽得大家云里霧里,為了查清原委,警方將他帶回了警局。

而面對審訊,他卻再度口出狂言:「我真是名人,妳們不信可以在網上查,猴娃,很有名的。」

警方立即根據他的敘述,在網上展開搜索,誰料,他說的居然是真的,他真是那個黔靈山的「猴娃」,多家媒體都曾報道過他。

大家對他的評價褒貶不一,但更多的,還是對他的好奇和同情,因為媒體這邊用到的字眼,幾乎都是與猴為伴、住山林、睡樹上、吃野果等。

這些超乎常人的事情,擱誰身上都難以堅持下來,可猴娃卻堅持了十幾年。

如今,他犯下搶劫的大錯,又是所為何事呢?

警方希望能夠幫助他,從他嘴里了解更多情況,奈何他一直低著頭,沉默不語,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什麼。

為了解開他的心結,警方只好轉換方向,從猴子身上找話題。

而聽到猴子兩個字后,他先是眼前一亮,隨后又緊張地說道:「妳們什麼時候放我回去?山上的猴群需要保護。」

他告訴警方,黔靈山一共有六個猴群,每個猴群的領地不同,所以食物的分配也不同。

他比較擔心那些弱小的猴子,怕他不在,猴子連吃的都搶不到,特別是其中兩只名為「美猴」和「駝背」的猴子。

美猴以前是猴王,只可惜在覓食時,被人類用彈弓打中,傷到眼睛,如果沒人在身邊,那它一定會受到其他猴子排擠。

說起猴群他神采奕奕,臉上是從未見過的喜悅,他以為,只要他交代出這些,就能重新回到黔靈山。

一個眼神引發的搶劫

迎著他期待的目光,警方頓了頓,又接著問道:「既然如此關心猴群,為何還要搶劫游客呢?」

猴娃低下了頭,半晌才回復道:「我這樣做,也是為了保護猴子。」

原來,山洞旁邊的猴窩里,有母猴剛生了寶寶,最是虛弱的時候,看著游客步步逼近,他以為那些人是來偷猴的,才亮出刀子威脅。

他的本意是想嚇唬對方,但當時他身邊還有一個同伴,給他遞了一個眼神,示意他搶劫,他才有了后面的舉動。

聽到還有同伙,警方立即追問,很快,一個名叫洪某的男子也被帶回警局。

可面對是否用眼神示意猴娃搶劫,洪某又給出了不一樣的答案。

他說:「是猴娃誤會了,我看情況不對,想叫他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卻不料他會錯意了,直接喊出了搶劫。」

洪某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看著到手的300元錢,他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來到餐館點了一盤小炒肉和一份青椒肉絲。

這還是他們餓了三天的第一頓大餐,兩人吃得飛快,吃完后,他們又惦記起那些猴子。

因為沒錢,部分猴子也跟著他們餓了好幾天,猴娃干脆花了150元錢,買了一堆水果上山,分發給猴群。

僅僅兩個小時的時間,300元錢就花光了,但他一點都不怕,因為他認為,他是在幫猴子要錢,應該不算搶劫。

所以,事發后,他還心情大好地來到水庫邊騎行。

警方驚訝于他的法律意識淡薄,可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調查結果顯示,猴娃姓楊,已經24歲了。

按理說這個年紀應該能夠明辨是非,為何他還像個孩子一樣,完全不懂自己在干嘛呢?還有他口口聲聲都是猴群,對家人始終閉口不談,其中是否另有隱情?

他的家人,到底對他做過什麼?

「猴娃」的童年

警方繼續追問,但猴娃仿佛受到什麼刺激一般,再次三緘其口,調查一時停滯不前。

就在這時,一個名叫呂飛的記者出現,他給警方帶來了猴娃與眾不同的另一面。

呂飛與猴娃相識是在十年前,那會黔靈山猴子被盜,呂飛負責跟進采訪,意外結識了他。

呂飛的印象里,他本就不愛說話,躲閃的眼神里似乎還隱藏著很多的不諳世事。

但他有著與猴子類似的習性,矯健的步伐加上靈活的四肢,噌的一下爬到樹上,就能模仿猴子的叫聲和動作。

而猴子們對他也十分友好,會乖乖爬到他身邊,陪他一起沐浴陽光,因著這一層關系,呂飛從他嘴里得到了不少猴子被盜的線索。

偵破盜猴案件后,黔靈山恢復平靜,但呂飛的腦子里,始終有一個問題縈繞著他。

他想知道,年幼健全的孩子為何會淪落到黔靈山,與猴子為伴?他的家人呢?他的父母呢?他到底遭遇了什麼?

為了幫助這個孩子,呂飛開始著手調查,他四處打聽有關猴娃的事情,終于清楚了猴娃的來歷。

他的童年故事,遠比想象中還要曲折復雜!

猴娃原來的家是在貴州省的清鎮市,家境貧寒,在他剛出生時,就被送到養父母家。

他沒見過親生父母,但好在養父母待他不薄,一直到九歲他都衣食無憂。

可麻繩專撿細處斷,九歲這年,命運給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養父因病去世了,養母帶著他重新嫁人。

繼父是個算命先生,脾氣很壞,動輒對他非打即罵,特別喝了酒后,連著養母一起打,猴娃很害怕,奈何他年紀還小,根本無力反抗。

當繼父多次逼迫他學習算命,并對他大打出手后,猴娃看著這個支離破碎的家,作出了逃離的決定。

他一路跟著流浪人員,來到了貴陽這邊,正式開始了乞討生涯。

猴子的恩情

這一年,他吃盡苦頭,忍受了各種白眼以及冷落后,終于在黔靈山有了一個安身的地方。

白天,他就出去撿垃圾,晚上就回到洞里生活,有時,吃飽喝足,就爬到樹上看游客逗猴子。

而讓他倍感溫馨的是,這里的猴子不會欺負他,也不會對他齜牙,仿佛把他當做家人一般,陪他度過了無數個孤獨的日夜。

猴娃對猴子產生了特殊的感情,他決定結束四海為家的生活,留在黔靈山,幫助那些弱小的猴子。

他知道,自己接下來即將面對怎樣的生活,但他從未想過回家。

時間一天天過去,轉眼間,2001年的冬天如約而至,穿著好心人送來的舊棉服,他高興得上躥下跳。

可就在此時,意外再次發生,這一次,讓他更加堅定了保護猴群的決心。

當時,他開心地爬到樹上顯擺,卻不料,腳下一滑,從樹上摔下去,雙手直接骨折了,山下的老中醫幫他復原了手臂。

奈何劇痛還是伴隨左右,致使他一度失去撿食能力,如果沒了食物來源,那他肯定無法挨過這個冬天。

然而,就在他失望透頂,打算自生自滅時,猴子出現在洞里,并為他帶來了蘋果和饅頭。

猴娃記得,饅頭很臟,但他顧不上太多,立即狼吞虎咽,吃完后,看著陪在身邊的猴群,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從這以后,猴娃便發誓:「誰要是敢傷害猴子,我一定不會輕饒!」

猴娃說到做到,他力所能及地幫助著猴群,甚至,為了增進與猴子的感情,除了撿垃圾的時間,幾乎都與猴子待在一起。

漸漸地,他也成了猴群的一員,每天不是和猴子聊天玩耍,就是和猴子爬上爬下。

猴娃回憶,那是他最快樂的時光,只可惜,這段時光也只有五年的時間,後來,黔靈山便發生了盜猴事件。

第一次入獄

呂飛報道了他的事跡,很快,就引來了社會各界的關注。

救助站第一時間找到猴娃了解情況,當得知他其實有家人后,便將他送回家里,希望他能過上正常的生活。

而當地政府得知,也沒有坐視不管,不但對他家的房子進行了維修,解決了相應的低保問題,還給他聯系學校。

大家都想用遲來的關心,讓猴娃放下過往,重拾人情溫暖。

但事與愿違,習慣與猴為伴的猴娃,變得很難與人正常交流,特別是面對他的到來,繼父依舊冷嘲熱諷,致使他再次產生了離家的念頭。

回到家的第五天,在繼父指使他去犁地,他不想去時,再次遭遇了毒打。

看著鞭子打腫的手臂,他再次悄悄回到黔靈山,重新開始與猴為伴的生活,這一次他謹慎很多,都是盡量避開游客出行。

可誰知,不久后再次傳出他的消息,竟是被判處了十年的有期徒刑,罪名就是搶劫。

這一年,他也不過才16歲,而他之所以變成這樣,其實還是與猴子有關。

當時,猴娃正閑逛時,聽說有男子抓了一只猴子,救猴心切的他便根據那人的指示,東拼西湊,籌了1000元錢交給男子。

男子姓胡,本身就是一個小混混,偷盜搶獵無惡不作,看他如此單純,立馬計上心頭,攛掇他一起搶劫。

胡某告訴他,在黔靈山搶劫不會被發現,原因是這里沒監控,加上他熟悉地形,根本沒人抓得住。

聽說搶到的錢還能給猴子買吃的,猴娃心動了,于是便在胡某的帶領下,一個星期內在黔靈山犯案多起。

結果可想而知,他被抓了,面對審訊,他還天真地說道:「我搶的都是一些花里胡哨的人,他們又不缺錢。」

猴娃不知道的是,他的行為極其惡劣,已經給社會帶來嚴重影響,這一年,他被判處了10 年的有期徒刑。

而監獄這邊不忍一個花季少年就此沉淪,輾轉多地,找來了猴娃的生母,猴娃這才得知自己的身世。

再度歸返猴群

原來不是親生父母不愛他,而是家里貧困,已經有5個孩子,實在養不活,加上生父殘障,重擔全壓在生母身上,他出生后,生父才為他尋了一戶好人家。

家人都以為,他在那邊是享福,卻不料,多年后他竟淪為階下囚。

母親悲痛欲絕地承諾道:「等妳出來,我們一家再也不分開了,一定要團團圓圓的在一起。」

母親的話令猴娃動容,他的熱情瞬間被點燃,從那以后,他開始積極改造,直接提前兩年半出獄。

而家人也做到了給他全部的愛,出獄后全家相迎,二哥還專門收拾出房間,讓他在家里安心住下。

猴娃感動不已,久違的溫暖讓他終于覺得自己有了煙火氣,他也懂得如何享受生活。

可時間一久,有些東西開始變味了,猴娃發現,他不喜歡那些客套話,也不懂人情世故,面對家長里短,他更是感到煩不勝煩。

二哥看出情況不對,勸他找個工作,重新融入社會,但他還是貪戀起曾經的猴群生活。

他直言:「猴子比人類重感情。」

因為他曾見過,猴媽媽抱著小猴的尸骨,幾天不吃不喝,他也見過,為了保護猴群,猴王挺身而出。

他不明白,為何人類的情感那麼復雜,難道就不能簡單一點嗎?

他越回憶便越想逃離,心里的煩躁也在無限放大,當公交車上有人因為讓座爭吵,他勸了兩句,卻被反懟「關妳什麼事」時,他一度氣到差點動手。

好在他忍住了,沉默地站在一旁,開始圍觀這起鬧劇。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去餐館找工作,又遭遇了別人的冷嘲熱諷。

猴娃轉身就走,二哥看他滿面愁容,好言相勸,可他還在氣頭上,雙方就這樣拌了幾句嘴。

爭吵過后,猴娃再次離家,來到黔靈山躲避世俗,家人曾多次過來找他,奈何他都不肯相見,之后便發生了二次搶劫入獄的事情。

站在法律的層面,他已經犯罪了,接下來等待他的,就是法律的嚴懲。

但是,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他第一次入獄,監獄就曾多次幫助他,為他解開心結,又培養他看書、學習烹飪技術,為的就是讓他更好的融入社會。

他的確做到了一部分,警方在搜查山洞時,還看到了一本會計的書,相信他也是想重新開始。

這次判刑后,警方還會再度力所能及的幫助他走出陰霾,救助站這邊也承諾,會對他給予更多的關心和愛護,相應的政策也會落實到他身上。

而家人這邊也在積極改變生活習慣,耐心等他歸來。

這一次大家都做足了準備,只要多一些理解和包容,他遲早有一天會回歸社會的,我們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