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男子失蹤2年,其姐妹相繼自盡,經調查發現80歲父親是幫兇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14年5月23日,湖北省五峰縣懷抱窩村正在下大雨,山上和村里卻有大批員警不顧泥濘,搜尋一個名為余新春的男子。

當地村民反映,已經有兩年沒見過余新春了。 而且自他失蹤后,他的大姐同年服毒自盡,妹妹年底上吊自盡。

當地村民覺得這是「奇事」,私下議論紛紛,有諸多猜測。 但是他的父親明知兒子失蹤,2年來一直沒有報警。

員警們覺得事態蹊蹺,全力找尋余新春時,他的妹夫竟然匿名打了舉報電話。這一家人神秘的舉動,讓員警覺得這件事沒那麼簡單。

男子失蹤 姐妹相繼自盡 家人卻不報警

2012年,五峰縣懷抱窩村像往日一樣平靜,村民們早起種地,忙于農活。 但是路過余家時卻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如果是往常, 這戶人家肯定是有爭吵的,然后會看到余新春又從家里搬出什麼東西,打算轉賣,父親余滿金佝僂地跟在身后罵罵咧咧。

余家

但是這段時間的余家格外安靜,還能看到余滿金在家門口閑坐,或者在村子里閑逛。村民上前問:「妳家兒子呢?怎麼這幾天都沒看到。」

幾天后,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余新春的大姐,在家里服毒自盡了。在僻靜的小山村里,這可是一件大事。

細心的村民注意到, 在大姐的葬禮上,余新春一直沒有現身。但是村民仔細一想,這也是說得通的。

原來,余新春在當地是「著名」的賭鬼,欠下一大堆債務不說,還好吃懶做。村民某天起床看到他下地干活,驚呼:「不得了,太陽真要從西邊出來了!」

幾乎沒有收入的余新春,嗜賭如命,將家里值當的東西全部拿去變賣,甚至連個熱水壺都不放過。

他的屋子里除了一張床什麼都沒有, 甚至在夏天還會將棉被拿去賣了,只蓋一床薄被套。心想:「反正我能賺回來。」

可是對于賭鬼來說,輸了,就想翻盤;贏了,就想繼續大賺特賺,所以說賭桌上沒有真正的常勝將軍。

因此,余新春在村民眼里就是個沒有心的賭鬼, 估計這會兒他正在哪個賭桌上混著呢?說不定是去哪兒躲債了。

余新春

可是直到第二年年底,余新春一直沒有回來過,恰逢此時,余新春的小妹,在家里上吊自盡了!

這事一發生,余家在村民眼里更加奇怪了。 家里的獨子失蹤了,老人一點也不著急,反而是姐妹們相繼自盡離世。

他們也不太相信余新春會出門打工,在農閑時對此事各種揣測。一直到余新春失蹤的第三個年頭,五峰縣員警定期下鄉走訪調查。

員警聽到村民反映: 「警官,我們這兒有個男的不見了,快有三年沒回家。」便將情況記錄在冊。

回到公安局查詢失蹤人口時,卻沒有發現余新春的信息。 員警疑惑:「不報警就算了,為什麼連失蹤信息都沒來登記呢?」

嗜賭如命、欠債累累、人緣差,失蹤多年從未聯系過父母、兒子、姐妹,警方推測余新春極有可能是遇害了。

于是在2014年5月23日這天,員警在懷抱窩村尋找,由于村子坐落在山腰上,地形很陡,還有許多大坑,耗費了大量警力。

就在員警苦苦尋找之際,五峰縣指揮中心接到了一通匿名電話,聽聲音是一名中年男子,口音是當地人。

男子說:「我要舉報,我們村的余新春是失蹤的,已經兩三年了,他的父親余滿金肯定知道是怎麼回事!」

當接線員繼續追問男子的身份,電話卻突然掛斷了。 員警順著電話號碼查詢,發現機主是一個女人!

女人說她正在街上好好走著,一個男人過來說要借手機,因為他手機丟了,家人聯系不上他會很著急。

男子著急的樣子不像裝的,女人便借了電話。男子背過身走開幾步,她沒聽清說話內容,男子還把通話記錄刪除了,她也是一頭霧水。

員警深查后得知,這通匿名電話是余新春的妹夫,秦斌打的。他舉報余滿金知道余新春的下落,這與余滿金的供述不符合。

早在員警滿山搜尋余新春時,就已經詢問過余滿金,現年82歲的老父親對兒子失蹤,并沒有多少悲傷。

余滿金一直說他不知道余新春在哪里,也沒聯系過他,但是秦斌又說他知道,還提供了其他線索,讓警方不得不懷疑余滿金。

妻子抑郁自盡

在警方聯系后,秦斌到當地公安局做了筆錄。雖然妻子已經逝世一年有余,但是他看起來仍然很悲傷。

秦斌稱,在2013年初妻子帶著一些吃的,回到懷抱窩村看望老父親,到了以后還給他打了個電話報平安。

但是妻子回來時失魂落魄的,秦斌擔心地詢問了好幾次,妻子都絕口不說。自此,妻子的狀態越來越糟糕。

妻子以前開朗溫柔,現在卻終日悶悶不樂,半夜會躲在被窩里偷偷哭泣。秦斌以為是妻子太累了,就攬下了家里的活計,讓她好好休息。

可是妻子也不去村頭找人聊天,整天在屋子里不知道搞什麼。某天下午,明明是晴空萬里,妻子卻崩潰大哭,說這天氣太糟糕。

秦斌直接帶著妻子上精神醫院看病。醫生對妻子進行了各項檢查后,將秦斌悄悄拉到一邊。

醫生說:「妳老婆可能是心理壓力太大了,有什麼事情憋著不敢說。現在是輕微的抑郁癥了,妳回去以后要多和她溝通。」

妻子也意識到自己的病情給秦斌帶來了極大的困擾,當秦斌再次詢問時,她終于透露了一點信息。

「那天我回家,我爸告訴我,哥哥不是簡單的失蹤······」妻子開始哭泣,秦斌心疼地抱緊了她。

但妻子沒有說清楚余新春為什麼失蹤,每當秦斌提起這個話題,妻子的情緒就會變得異常激動。

因為此事,妻子日漸消瘦, 最終在2013年的臘月二十四那天,在家里上吊自盡。秦斌回家后看到妻子懸掛在房梁上,差點暈倒。

妻子郁郁而終,真正的死因也沒有說清楚。 秦斌悲憤不已,經常到岳父余滿金家,心想一定要問出岳父和妻子說了什麼。

但是看到年老的岳父一個人,住在家徒四壁的屋子里,平日里也沒什麼人來找他說話,經常眼巴巴地坐在門口。

秦斌又心軟了,只好側面向岳父打聽余新春的消息,但是岳父什麼都不說。就在2014年4月底,秦斌在岳父家里有了新發現。

當時他在檢查屋子有沒有漏雨,所以上了二樓,就在這里的一個角落里放著一大堆柴塊,但是上面卻卷著一床棉絮。

秦斌注意到棉絮是裹起來的,而且已經發黃了,破破爛爛地像是被老鼠啃過一般。棉絮為什麼會放在陰暗角落的柴堆上?

秦斌疑惑地問:「棉絮要放在床上啊,放在這里干什麼?是不要了嗎,用不用我幫妳扔掉。」

余滿金搖搖頭,說:「不行,我要留在這兒,這是證據!」聽到這話,秦斌不敢動棉絮了。

老人藏著一床棉絮說是證據?結合妻子生前沒說完的話,秦斌心里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余新春該不會是被岳父殺了吧!」

那麼妻子又和這件事有什麼聯系呢?盡管一家人都不待見余新春,但是妻子也不可能手刃兄長。

秦斌被這個事情折磨了大半個月, 直到警方在村子里四處搜索余新春的蹤跡,秦斌想借此弄清楚余新春的下落,更想知道妻子的死因。

于是他借手機撥打了匿名電話,畢竟舉報80多歲的岳父,他心里還是有一些愧疚。另一邊, 余滿金知道自己瞞不住了,便透露了一個關鍵人物。

員警再次來詢問余滿金時,他說:「那天早上唐明秀帶他走了,進城打工去了。」唐明秀是余新春的前妻,兩人早在1990年就失婚了。

但是村民們不認可這個說法,一位婦女說:「我和老頭子一直不相信,他們兩個早就失婚咯,怎麼可能一起打工哩!」

唐明秀和余新春失婚后,關系一直不好,但余新春經常跑回前妻家里,兩人多次爭吵。後來唐明秀就到宜昌打工,距今已有十年時間。

此時另一名村民的話引起了員警重視,村民說:「之前在2012年上半年見到過一次,然后就沒有見過了。」

村民最后一次見到唐明秀的時間,和余新春失蹤的時間出奇一致。警方推測唐明秀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警方查清唐明秀在宜昌的住處后,立馬派人將她帶回警局詢問。當員警詢問:「妳知不知道余新春在哪里?」

沒想到唐明秀竟回答:「別找了,余新春已經找不回來了。」她沒有狡辯,直接承認了殺害余新春的事實。

賭徒丈夫失控,妻子不慎反殺

實際上,唐明秀殺害丈夫有自己的苦衷,她告訴員警:「我從結婚起就受他的害,現在我把他搞死了,等于還是受害,這輩子就栽在他的手里了。」

原來當年結婚時,唐明秀本就很不情愿,但是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她只能妥協。余新春婚前就是一個賭徒,婚后反而變本加厲了。

唐明秀先后生下兩個兒子,但是余新春仍然沒有半點父親的樣子,不干農活不掙錢不帶孩子,整日聚眾打牌輸錢。

家里的錢是唐明秀和余滿金種地賣菜掙來的,本來打算給孩子上學用,卻經常被余新春掏空。況且,一個女人和老頭能對一個壯年男子做什麼呢?

唐明秀也三番五次警告余新春不準賭博,否則她就失婚走人,但是余新春完全沒放在心上,依舊偷偷拿走家里的錢去賭。

兩個兒子長大后,也相當排斥父親的好賭,一直不親近他。無奈的唐明秀打算直接帶著孩子離開,卻被余新春發現。

余新春哭求她們留下來,甚至給兒子下跪發誓:「我要是再賭,就剁手!」母子三人再次選擇了相信他。

還讓他將家里唯一的豬拉到集市上賣了,用這筆錢還債。哪知余新春又拿著錢去賭了,還失聯了好幾天。

直到錢全被輸光,他才灰溜溜地回家。至此,唐明秀和兒子對他也失去了信任,執意要失婚。

經過兩家人協商,都認為該把孩子交給唐明秀,避免他們和父親一樣成為賭徒。所以,余新春凈身出戶。

唐明秀以為可以開始新生活了,沒想到失婚后,余新春還是回家里繼續騷擾她,偷錢偷東西去賭。

不管旁人如何勸說,余新春還是繼續賭。就算唐明秀換了鎖,他也有辦法從窗戶或者其他地方進屋。

唐明秀向當地的居委會求救,認為既然已經失婚,余新春的行為就是盜竊了。可是居委會「以和為貴」。

居委會認為余新春是孩子的父親,也是唐明秀的前夫,農村蓋房子生活不容易,他還算是家里的人,不是盜竊。

唐明秀絕望了,覺得「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干脆進城務工,可這樣還是無法擺脫余新春。

她在外打工供孩子上學,還會給孩子置辦一些傢俱。但最終都會被余新春偷走換錢,甚至連棉被都不放過。

唐明秀只好把孩子接到城里, 母子三人擠在小小的出租屋里生活。可是家里還有老人余滿金,她會定期回家看望老人。

2012年1月3日,沒多久就要過年了,唐明秀回家看望余滿金,卻碰上了余新春。當天晚上氣氛很壓抑,她早早就睡了。

可是 第二天早上9點,唐明秀正在梳頭,突然被身后的一雙手死死掐住脖子。余新春狠狠地說:「妳是回來投死的!」

唐明秀以為自己快要死了,一雙手亂抓到一把釘錘,用力向身后砸去,慌亂之中好像砸中了余新春的頭。

直到對方松開手,唐明秀才停下來,她下意識逃走,卻沒看到余新春追上來看, 回去一看才發現余新春已經死了。

至此,唐明秀將作案過程交代清楚,回到懷抱窩村指認埋尸地點。但是警方根據現場推測,唐明秀一個人是做不到短時間內挖坑、裹尸、埋尸的,她還有同伙!

老父親竟然是幫兇

警方在可以的棉絮里檢測出DNA。原來棉絮曾沾染了血跡,但是血腥味引來了老鼠,將血跡的部分啃食干凈。

根據秦斌的口供,顯然余滿金知道此事余新春被殺,面對警方的審問,唐明秀只能老實將余滿金供出來。

唐明秀交代:「他(余滿金)說把刀子磨快點,殺了余新春,我說妳不要這樣搞,七八十歲的老人不要坐牢,更何況妳也搞不過他,別把自己搭進去」。

余滿金

在她失手殺害余新春那天,腦中一片混亂,拿著棉被打算把尸體扔到化糞池里,卻被余滿金髮現了。

她哭著當場下跪,不停說對不起。但是余滿金反而有點高興:「妳起來,妳是為余家除了一個大禍害!」 于是兩人一起將余新春扔到了化糞池里,一段時間后又轉移到后山上埋掉。

再怎麼說「虎毒不食子」,為什麼余滿金會為兒子被殺感到高興呢?其實余滿金一直飽受兒子的折磨。

早在80年代余新春就染上了賭錢的惡習,走投無路的他回家求助父親。 余滿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只能幫忙,前后還了5000多元。

這筆錢在當時貧窮的農村可以說是一筆「巨款」了, 但是余新春沒有收斂,繼續賭錢。兒子如此不爭氣,余滿金心里很是失望。

就算後來成家了, 余新春還是在家啃老、啃媳婦,為了賭錢,和周圍的鄰居借了個遍。鄉親們也知道他還不起,不催債也不再借錢接濟他家。

余滿金為此感到很丟臉,在村子里抬不起頭。更讓他絕望的是,等他年老體弱后,兒子不僅沒盡孝,反而當他的面自稱老子。

余滿金已經快80歲了,被自己的兒子指著鼻子說:「我現在就是妳老子。」,一把年紀還要伺候兒子吃喝。

當余新春不高興,回家就拿老父親出氣。村民們也知道這事兒,給余滿金出謀劃策:「妳去和他脫離父子關系,這樣就不用管他了。」

可是余新春根本趕不走, 余滿金一個80歲的老頭能住在哪里?四個女兒死了兩個,另外兩個都有夫家的老人要養。

其實唐明秀對他挺好的,但是兩人都深受余新春的折磨。案發當天,余新春賣光了唐明秀的東西,打算拿父親的東西去賣。

老人不過幾個鍋碗瓢盆、衣服被子,余滿金上前阻止,卻被余新春一把推倒在地,他差點站不起來,在地上邊掙扎邊痛罵兒子。

余新春說:「把妳弄死了,就沒人會阻止我賣東西!」此時的余滿金哀莫大于心死,欲哭無淚。

回家的唐明秀剛好看到這一幕,趕緊跑過來扶起余滿金。 當天晚上,余新春手里一直拿著一把剪刀。

余滿金覺得兒子可能要動手了,唐明秀也回房間將門上鎖。第二天早上,唐明秀下樓梳頭髮,就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但是殺子一事重重地壓在余滿金心上,一次閑聊他告訴小女兒。沒想到小女兒扛不住精神壓力而崩潰,最終自盡。

警方搜集的物證、痕跡也證實了兩人的口供, 員警看著80歲的余滿金,頭戴一頂破草帽、衣服上也都是窟窿,佝僂著背,時不時咳嗽幾聲的樣子,心生憐憫。

對于兒子的死,余滿金說:「他死掉一點也不可惜,我為他還了不少債,他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孝順過我,反而要做我老子。」

案件送去審理后, 法院考慮到余滿金已經82歲高齡,而且余新春也有一定過錯,所以并未采取強制措施。

而唐明秀要對自己的罪行負責,明白人都知道她這麼多年來的辛苦和艱難,決定聯名寫信給法院請求輕判。

網絡圖片

2014年11月唐明秀被提起公訴, 余新春所有的直系親屬都表示諒解,甚至寫信附屬本人簽名,請求法院輕判

懷抱窩村村委會出具了請求對被告人唐明秀從輕處罰的報告, 并附有92名村民親筆簽名的倡議書。

法院采納了各方的請求,再根據案件事實,裁定唐明秀屬于防衛過當,但是存在故意傷人的事實,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

回顧案件,余新春幾次背棄了家人的信任,甚至對老父親動手,這樣失去人性的賭徒,別說父親余滿金,就連路人都會覺得憤恨。

而唐明秀攤上這樣的丈夫甩都甩不掉,可惜她也因為一時沖動犯下大錯,必須承擔起法律責任。

所幸這件事里的村民、家屬都是有良心的人,他們明白余新春的不義、唐明秀的苦衷,站出來求情讓唐明秀少受一點牢獄之苦。

現實生活就是這麼苦甜摻半,平凡的人會經歷不平凡的苦痛。 為了美好的生活,必須學會用法律武器保護自己,萬萬不可「以暴制暴」,把自己的人生也搭進去。

現在,懷抱窩村已納入扶貧村,村里種起了菊花。而唐明秀已經于2018年出獄,隨著漫山遍野的菊花開,或許她迎來了真正的新生活。

參考資料:

《一線:深山迷蹤》 央視網 2014年7月30日

《唐某某故意傷害一案刑事判決書》 中國裁判文書網 2015年2月3日

《懷抱窩村的「香甜」事業》 人民資訊網 2021年8月19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