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山西村莊突現金錢豹,被狗合圍趕進豬圈,專家村民齊救援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09年4月2日,山西泥河村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情!

下午的時候,從隔壁村串門過來的農婦,就開始繪聲繪色地講述著這幾天的小道消息。

話畢,她還輕聲警告道:「最近大家出門可要注意一點,千萬別亂跑,特別是婦女兒童!」

「怎麼的呢?發生啥事了?妳就別賣關子了。」其他人忍不住好奇,連忙追問。

而這邊農婦卻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嗓子,左右環顧一下,隨后才緩緩開口。

「聽說,隔壁村出現了豹子,會咬人哩,可兇了,那邊的人都不敢單獨下地。」

她才說完,一片噓聲就掩蓋了她的神情,村民們譏笑著搖了搖頭,紛紛露出了懷疑的目光。

豹子不都在山里待著嗎?好端端的,它為何要到村里來?并且,都多少年沒見過豹子了,誰知道農婦是不是在以訛傳訛?

村里來了不速之客

村民們并未揭穿她,閑聊幾句后各懷心思地回了家,可到晚上,意料之外的怪事就發生了。

夜間凌晨兩點,一陣突如其來的狗叫聲,打破了村莊的寧靜。

正酣然入夢的酒銀社被吵醒,聽著窗外發出的動靜,他翻個身,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句:「大黃,大黃別叫了。」

聽到主人的聲音,大黃即刻安靜下來,但不知怎麼回事,一分鐘后,它卻再次陷入狂吠之中。

急促的聲音加巨大的聲響,仿佛在預告主人,外面十分危險。

這麼一鬧酒銀社更睡不著了,他沒好氣地披上衣服,想到院子一探究竟。

可才拉開燈,腦子還沒反應過來之際,耳邊突然傳來了另一種詭異的動物吼叫。

低沉的呼嚕聲里,還夾雜了意味不明的威脅,嚇得酒銀社脊背發涼,頓時睡意全無。

門外究竟有啥?腳步稍微猶豫了一下,考慮到大黃平時也不會亂叫,他還是躡手躡腳地朝前走去。

陳舊的木門帶著吱呀的噪音,緩緩打開了一條縫,酒銀社探頭出去,卻并未發現任何異常。

緊接著,他小心翼翼地跨過門檻,來到院里,順著狗叫的方向摸索過去。

距離怪異的吼叫越來越近,酒銀社的心臟也嚇得怦怦直跳,就在這剎那間,手電筒劃過的地方,猛然間出現了一只巨大的猛獸。

說時遲那時快,酒銀社一個轉身,就飛奔到家里,快速把門鎖起來。

感覺猛獸沒追來,他才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但沒一會,反應過來的他還是不由得驚叫起來。

「那是豹子沒看錯吧?它怎麼會出現在我家的院子里?大黃可怎麼辦……」

酒銀社急得不停踱步,腦子里全是豹子撲食的畫面,短短幾秒鐘,他似乎就預想到了狗的結局。

而除此之外,旁邊圈里還有七八頭豬,也令人擔心不已。

兇猛的豹子

「這要是把我的豬和狗咬死了,那一年到頭就白干了。」

透過窗戶,他焦急地看向剛剛的位置,可由于夜色太黑,根本無法確定外面的豹子在干嘛。

酒銀社隱隱不安,妻子見狀立馬出謀劃策:「過年不是還剩了兩串鞭炮嗎?妳拿去試試!」

小小的提醒讓他如雷灌頂,似乎眼下也沒有更好的辦法,酒銀社只能抱著懷疑的態度試一試。

開窗、點火、扔鞭炮,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聽著噼里啪啦的聲音,夫妻倆心里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可即使這麼大的動靜,酒銀社還是只聽到了漸行漸遠的狗叫聲,似乎被嚇走的,是自家的大黃。

那豹子走了嗎?正當他猶豫要不要過去看一眼時,豹子的吼叫再次傳來,并且越來越清晰。

酒銀社謹慎的來到窗前,結果一眼就看到欄桿下的豹子,正直勾勾的盯著他,憤怒的張大了嘴巴。

巨大的嗷嗚聲襯得暗夜更加陰森,若隱若現的斑斑點點,也在預示著豹子的身份不簡單。

而它威嚴的眼神更是使得酒銀社全身僵硬,一人一豹就這樣被迫形成對視。

過了許久,酒銀社才反應過來,趕緊掏出手機撥打報警電話,緊接著,又給泥河村的每一個村民敘說了豹子的現狀。

「不管聽到什麼動靜,千萬不能出來,豹子就在我家院里呢!」

這句話他重復了很多遍,對于好奇心重的村民,他更是左叮嚀萬囑咐。

做完這一切,酒銀社終于松了一口氣,而此時豹子也緩緩起身,朝著院外走去。

不放心就這樣放任豹子在村里游蕩,他悄悄摸到房頂上,用手電筒跟蹤著豹子的行蹤。

令人擔憂的是,豹子所到之處都會引起一陣犬吠,但幸好他提前通知了大家,除了開燈之外,基本沒人敢出來。

凌晨五點,戰戰兢兢的村民們聽到了轎車發動機的聲音,不用想,是警察和林業局的工作人員到了。

被狗合圍趕進豬圈

可漆黑的夜里,大家都不敢貿然下車,生怕激怒這個猛獸。

用喇叭警告所有人都不要出來后,沒有專業捕豹工具的工作人員也給省林業廳打去電話。

很快,救護中心那邊派出專家,做好準備工作,開始馬不停蹄地往泥河村趕去。

一路上他們不敢有絲毫的耽擱,無奈出發點距離事發地實在太遠,大山重疊,起碼有四百公里,再著急也沒用。

加之需要四個小時左右才能到,司機專心開車的同時,專家們也在緊急商量對策。

而此次出行的重要人物有兩名,一個是衛澤珍,山西省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的高級獸醫,另一個是晁青鮮,山西省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的院長,兩人是夫妻。

在他們緊趕慢趕時,天空也微微透出了一點光,泥河村全員終于看清了豹子的真面目。

當時,對動物有一定研究的工作人員立即脫口而出:「金錢豹,牢底坐穿獸,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可這種動物如今已經非常少見,一般都生活在人跡罕至的深山里,為何會突然現身村莊呢?

在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時,意外也悄然而至。

不知何時,酒銀社家的狗從樹林里竄出來,開始對著豹子吼叫。

兇猛的大家伙嚇得怒吼了兩聲,緊接著就開始左右環顧,似乎在尋找藏身之所。

其他土狗見狀,也紛紛合圍過來,氣勢洶洶地對著豹子狂吠,巨大的狗叫瞬間傳遍整個村莊。

在以進為退的攻守下,豹子反常的節節敗退,被逼到角落,最后趕至廢棄豬圈。

而親眼目睹這一切的警察眼疾手快,立即飛奔過去,將門死死拉住。

距離最近的酒銀社也跳下房頂,找來一根竹竿抵在門上,防止豹子突然跑出來。

在如此緊張的氛圍下,所有的事情做完,大家已經熱出了一身的汗。

好在危險算是暫時解除了,悄悄站在院子的村民看到后發出陣陣歡呼,引得大家紛紛探出了頭。

膽大者更是不顧阻攔,跑到外面的小路上,往豬圈方向張望。

人山人海的危險

等專家好不容易翻山越嶺的來到村口,下一秒卻直接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

金錢豹所在的位置,已經被圍成了一個圈,里三層外三層,全都站滿了圍觀的群眾,包括各家各戶的房頂都無法幸免。

并且,還有不少人從四面八方趕來,聚集在這個狹窄的石頭路上,笑嘻嘻地拿出手機拍照議論。

目光所到之處人頭攢動,晁青鮮大致看了一眼,就能確定現場人數起碼在兩三千人。

這對救援極其不利,畢竟豹子也是猛獸,要是突然竄出來,一根小小的竹竿豈能擋得住它。

更何況人群擁擠,前面的人根本無法倒退,豹子出來后受到驚嚇,咬傷村民又該怎麼辦?

專家們擔憂不已,可大家仿佛像沒事人一樣,還在往前擠,紛紛想要看清豹子的面容。

就連酒銀社都直言:「豹子是我先發現的,我跟它拍張相應該沒問題吧!」

他們都以為,一只連狗都打不過的豹子,根本構不成什麼威脅,甚至還可以用「虎落平陽被犬欺」來形容。

但是,他們想錯了,一只野生的豹子,擁有的可不是兇悍那麼簡單。

為了生存下來,這種動物早練就了一身的本領,除了極強的速度和爆發力之外,它的咬合力也十分驚人。

在自然界中,還有著「頂級殺手」的稱號,與老虎幾乎不相上下。

從事多年野生動物救助的晁青鮮,對豹子也有著很高的評價。

沒人比他們更懂,豹子這種動物所攜帶的危險因素,他們只好一邊勸誡村民,一邊疏散人群。

見部分人還聚集在豬圈前,衛澤珍也緊張起來,他不停地用手比劃道:「妳們沒看到嗎?門口有那麼大個窟窿,豹子隨時會鉆出來。」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破破爛爛的豬圈也引起了大家的重視,加上門窗年久失修,不管從哪個方向,豹子一旦發威,小小的豬圈是根本控制不住它的。

而一旦它鉆出來,發現無路可逃后,必定會襲擊人群。

到時候不管是造成民眾受傷,還是豹子遇害,對專家來說,都是一件令人心痛的事情。

所以大家能做的,就是盡快讓出一條逃生通道。

麻醉劑的劑量

見專家都這樣說了,村民們趕緊后退,現場的吵鬧聲頓時此起彼伏。

工作人員這邊也沒閑著,立即拿出大網,想要先將門窗封堵起來。

雖然深知以金錢豹的力量,這些東西根本沒用,但好歹也能緩解一時之急。

并且,以目前情況分析,這只金錢豹已經成年,想要活捉是不可能的,只能先用麻醉劑將其麻醉,再抬到籠子里觀察。

可一打針,豹子肯定會驚慌失措地逃竄,這些網能擋一時,就能讓大家少一分危險!

安排完所有的工作后,晁青鮮開始拿出用來麻醉的工具。

其中讓人頭疼的是計算麻醉劑的劑量,這是一個非常細致的活,要根據豹子的體重來決定劑量。

如果量多了,那豹子就會一睡不醒,可如果量少了,不但對豹子起不到作用,還有可能導致工作人員陷入危險之中。

所以,眼下當務之急還是要確定金錢豹的體重,但目前還有一個問題橫亙在眾人面前。

金錢豹所處的豬圈能見度十分低,該怎麼去目測金錢豹的體重呢?

專家立即找到酒銀社,想要了解情況,無奈他也是在夜間看到,只有一個大概的印象。

得到的信息依舊不準確,衛澤珍想要以身犯險,近距離觀察一下,但被攔了下來。

原來工作人員已經準備好一個攝像機,綁在竹竿上,慢慢往窗子那邊探去。

這個方法應該更把穩一些!隨著攝像機的深入,金錢豹的臉逐漸出現在眾人面前。

不過可惜的是,依舊只能隱隱約約看到一部分,無法估算出金錢豹的體重。

最終思來想去,衛澤珍還是決定親自出手,他攥緊拳頭,慢慢朝著豬圈走去。

可剛邁出兩步,晁青鮮就緊張的拉住了他的衣袖,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擔憂。

被抓傷的眼睛

夫妻倆共事二十多年,妻子再了解不過,雖然丈夫經驗豐富,但依舊無法避免危險。

畢竟猛獸在野外生存,它們跟人接觸不多,遇到為了自保,都會發動攻擊。

晁青鮮害怕,丈夫會再次受到傷害,因為此前救助豹子,他就險些受傷。

這還是幾年前的事情,情況也如今天一樣,衛澤珍隔著網去看豹子時,豹子突然襲擊,鋒利的指甲一下就劃在臉上。

等他轉過頭來,眼角已經出現了一條血痕,骨頭肉眼可見,如果再往前一點,眼睛可能就要廢了。

當時恍恍惚惚的晁青鮮為他清洗傷口時,差點暈倒過去,這個堅強的女人第一次嚎啕大哭。

而這,也僅是一個開始,幾天之后晁青鮮為這只豹子拉籠子,手不慎被鐵籠壓住,又斷了一根手指。

夫妻倆前后兩次受傷,都是因為同一只豹子,年幼的孩子看到,不免心生抱怨。

孩子在日記本寫下:真倒霉,我媽今天又受傷了!

這句話至今都讓晁青鮮心痛不已,回想救助野生動物的這二十多年,他們似乎虧欠了孩子太多。

所以,為了家庭,為了孩子,為了所有成功救助的動物,兩人必須謹慎再謹慎。

擔心事情再次重演,晁青鮮不愿丈夫再犯險,可眼下的情況已經不容他們做選擇,許久之后,她對丈夫輕輕說了一句:「要小心。」就放開了衣袖。

而衛澤珍只是拍了拍愛人的手,毅然決然的往前走去。

沉重的吐出一口氣后,衛澤珍打開了網的一角,小心翼翼往里張望,很快,他就得到一個結論:這只金錢豹的體重大約有60公斤。

不過,看了一會,他就憂心忡忡的轉過頭說道:「這只豹子肯定有問題!」

不然正常情況下,豹子見到人是會撲上來的,可這只金錢豹卻精神萎靡的躺著,喉嚨里時不時發出兩聲嗚咽,似乎是在求助。

金錢豹這是怎麼了?顧不上危險,晁青鮮也趴到窗子上查看。

發現異常后,感覺救援刻不容緩,她迅速配好麻醉劑,安裝在吹管上,遞到了丈夫面前。

給金錢豹麻醉的重任交到衛澤珍身上,他仔細的看了又看,確定好金錢豹的位置后,才開始行動。

救援一波三折

令人驚喜的是,麻醉針準確的落到了金錢豹的身上,然而,令人失望的是,金錢豹沒有一躍而起。

情況或許比想象的還要糟糕,金錢豹那麼虛弱,身體肯定出問題了。

待金錢豹毫無知覺的躺下,焦急的工作人員也趕緊做好準備,快速打開了豬圈門。

隨著光線照進去,大家也清晰的看到了那只神秘的豹子,而這邊工作人員沒有絲毫猶豫,一把抱住大家伙的脖子,就往公路上的籠子趕去。

救援通道已經疏通,路兩旁的村民也吵嚷成一團,紛紛探頭看向這個讓大家驚恐了一天的豹子。

但即使再好奇,也沒人一擁而上,擋住工作人員的步伐。

因為大家都知道,豹子可能受傷了,現在麻醉劑多在它的體內停留一秒,那它的性命也將岌岌可危。

將金錢豹放到籠里,晁青鮮立即上前,給它注射了解藥。

可讓人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十分鐘過去,注射了解藥的豹子依舊沒有醒過來。

這種情況不正常!晁青鮮馬上采取了另一個方法——靜脈注射解藥。

所有人屏氣凝神,安靜地看著她在操作,但二十分鐘過去,豹子依舊毫無動靜。

晁青鮮擔心不已,目光緊緊注視著金錢豹,腦子里卻在不停想對策。

而計策還沒想到,新一輪的危險也緊隨而至,金錢豹出現了抽搐,這意味著它的呼吸可能會變得急促。

如果繼續下去,那金錢豹有可能缺氧而亡,衛澤珍脫下衣服,隨時做好為金錢豹人工呼吸的準備。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在打了麻醉的一個小時后,豹子總算緩緩抬起了頭,懸在大家心頭的石頭終于落地。

現在危機解除,要想弄清金錢豹具體哪里出了問題,還得帶到救護中心。

專家們趕緊收拾,準備啟動車子出發,臨走時圍觀群眾紛紛為他們鼓掌加油。

「妳們一定要把它救活,拜托妳們了。」

「對的,這好歹是一條命。」

在村民們的意識里,或許并不知道這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但純樸的他們知道,動物也是人類的朋友。

或許,這就是救助的意義,從發現野生動物到解救,每一個過程都離不開大眾,只有他們支持,這項工作才能繼續開展下去。

與村民揮手告別后,晚上九點,一行人終于趕到了目的地,專家立即為金錢豹作出了細致的診斷。

得到的結果是金錢豹中毒了,可能是吃了什麼帶毒的東西,才變成這樣,而它強忍著難受來到村里,可能就是來求助村民們的。

晁青鮮和衛澤珍趕緊進行救治,一個月后,它的身體逐漸康復,后期要是沒什麼問題,救助中心這邊也會找到合適的地方放歸。

畢竟,威風凜凜的豹子,是屬于大自然的,也屬于每一個參與救助的人民群眾。

參考資料:

央視網:講述《山村不速客》

中圖網:山西陽城 金錢豹夜闖農家院,豹子最終被捕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