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不到衛生巾的女生,掛熱搜上罵5天:區間車上來月經,只能憋回去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01▼「姐妹帶衛生巾了嗎?」「帶了!!」

上個月,益美君刷到了一條求助帖,記憶深刻。

起因是,火車上一位姑娘預感自己經期來臨,但是,她忘了帶衛生巾;

而她所在車廂幾乎全是男性,火車上沒有衛生巾可買,乘務員也無計可施;

無奈下,她在網上求助,希望附近的女乘客能刷到消息救急。

沒想到,這則帖子引起了上萬人的關注,其中幾名網友正好在同一輛火車上。

那幾名女網友紛紛在留言區表示自己可以提供幫助, 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她們可以施援的慶幸感。

她們的留言被幾萬網友贊到了前排,以便求助者看見。

前排還有一條留言,說出了眾多女網友的心聲:

看得我都想給妳遞過去。

那一刻我感到,女性之間,天南海北的情誼,由一張衛生巾串聯了起來。

關于衛生巾,網上還有一個很經典的問題:

如果一個剛剛才跟妳吵過架的,妳不喜歡的女生跟妳借衛生巾,妳會借給她嗎?

益美君看到的所有回答都是: 會。

幾乎所有女性都會對經期女性忍受的痛感和不便共情,這種共情能夠超越一切恩怨:

當妳向我借衛生巾的時候,我立刻就能明白妳正在遭遇什麼,不管妳是誰,不管我對妳看法如何,妳正遭遇的這個問題都必須優先得到解決。

所以我能理解,為什麼這個月,有一位女乘客遭遇了同樣的困境后,在網上建議列車上售賣衛生巾,獲得了那麼多女性的堅決支持。

我本以為這件事的走向會是:

鐵路局看到這麼多人有需求,將衛生巾納入允許售賣范圍,商家發現有市場,積極與鐵路局談合作。

但真實的情況卻是,很多不用衛生巾的人出來「深明大義」:

有的說,這是少部分群體的需求;

有的說:矯情,不知道用衛生紙代替?

有的把女生不隨身攜帶衛生巾相當于「不帶腦子」。

有的表示,怎麼這點小事都要來網上鬧一鬧。

有些人的意思類似于:今天她們敢要衛生巾,明天她們就敢要整個地球。

還有一些「集大成者」,說提這種要求是讓社會對自己的「懶癌晚期」買單;要求女性365天隨身攜帶衛生巾。

在左一句「小仙女」,右一句「巨嬰」下,這件原本再正常不過的事,在熱搜上連續吵了五天。

02▼妳可以不提出問題,但能不能別捂人家嘴?

那條建議就這麼不堪入目嗎?

讓我們從引起爭論的那則建議中,來看看事情的原委:

這個女生就是因為月經提前,差點借不到衛生巾,又得知很多女生都有這樣的情況,于是就給相關部門建議一下;

這條再正常不過的建議,偏偏就引發了一場讓人覺得莫名其妙的爭吵。

反對的聲音中,很多是說,區間車有選擇不賣的權利;

區間車當然可以選擇不賣,但既不是賣家,也不是買家的不相干者也是不是沒有必要捂別人的嘴?

一開始,區間車沒有廁所,沒有便當,不能充電,不能看電影,如果中途丟了車票,必須全額補辦......現在,這些情況統統得到改變;

這些進步不是那些默默忍受的人帶來的,更不是那些捂嘴的人帶來的,而是那些提出需求的人帶來的。

不是靠所有人默不作聲,社會才能向前發展,恰恰相反,社會是在每個人提出問題,解決問題的過程中進步的,所以這不但是每個公民的權利,也是義務。

還有很多人說,這是在強制區間車售賣衛生巾,但我想這部分人根本沒有分清「強制」這個詞的含義。

首先,在區間車上賣衛生巾,有沒有需求?

不但有,需求量還不低。

在任何一天,大約有1/5~1/4的女性處在經期,處于經期的女性每天要用2~3張衛生巾;

在昆鐵上,衛生巾銷量達到了12045包,遠高于美式咖啡、啤酒、氣泡水等飲料的銷量。

在網絡投票中,也有超過80%的人支持區間車上售賣衛生巾;

其次,忘記帶衛生巾正不正常?

正常,就像很多人隨時有可能需要紙巾,但經常忘記隨身攜帶一樣正常。

最后,在區間車上賣衛生巾,理由是否正當?

很多女性的經期會延遲幾天到半個月不等,如果在列車這種密閉空間下不期然來了月經,是絕大多數女性一想到就會覺得既尷尬又難受的境況;

尤其對那些不好意思跟別人借衛生巾,或者借不到的女生來說,只要經歷一次,就是幾十年的陰影;

這類事故,只需要在列車貨架上的玩具模型旁加兩包衛生巾就可以避免,為什麼不呢?

既然理由正當也有需求,這個建議一出,當然會有很多人站出來據理力爭,而這在部分人看來,就構成了「強制」、「女拳」。

03▼衛生巾,有什麼可羞恥的?

為什麼區間車長期不售賣衛生巾?

這其實跟近年被提及的越發頻繁的一個詞有關: 月經羞恥。

乘客給12306打電話提建議的時候,得到的回復是,衛生巾屬于私人用品,所以不納入售賣范圍。

其實這個回答是有問題的,衛生巾屬于私人用品,難道便當、水果等屬于公共用品?

他們真正想表達的意思是,衛生巾是一種需要遮掩的用品。

這層意思,我們再熟悉不過。

上學那會,女生在借衛生巾的時候永遠是一副在交換情報的樣子,先低聲詢問,再偷偷摸摸翻出衛生巾藏在袖口遞過去,眼睛還警惕地向周圍打量,生怕遭逢另一雙玩味的眼睛。

在超市買衛生巾的時候,售貨員會心照不宣地從透明塑料袋中給妳找一個黑色塑料袋;

「老師,我肚子疼。」是女學生與體育老師的暗號;

在全國各地,人們都會用更隱晦的詞來稱呼衛生巾;

大姨媽、例假、親戚、壞事兒、倒霉了,更常見的是,「我來那個了」。

女性為月經羞恥了不止幾百年,東漢語言學家許慎在《說文解字》中稱:「姅,婦人污也」,即經期婦女是污穢不潔的;

《圣經》里描寫,經期婦女會在不潔中度過7天,接觸她的人會染上不潔,她躺過的地方也會變臟;

哪怕現代醫學早就告訴我們,月經只是女性一種正常的生理現象,為孕育新生命提供生理基礎,它就跟流鼻血一樣正常;

但現代社會中,人們對女性月經談之色變、扭捏害羞,依然是一個廣泛存在的現象。

在今天的印度、尼泊爾等地,公眾還是在把月經當成一種「病和污穢的東西」,女生來月經后不能進入廟宇、不能和其他人一起吃飯。

甚至在一些學校里為了「保持校園清潔」,不允許女生出教室。

理性的人會得出結論: 月經羞恥在不斷摧毀女孩的自信,摧毀女性對自己性別的認同;

但上千年的禁錮難以在朝夕間破除,它已經成了女性心理上的慣性,集體潛意識的一部分,就像裹小腳被古代中國女性所接受一樣;

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女性忍受了那麼久的不便,也幾乎沒有人提出在火車上售賣衛生巾的建議。

在集體沉默下,衛生巾就越發被視作一種尷尬的、羞恥的私密用品。

從這個意義上,公開建議區間車售賣衛生巾,無疑是社會文明的一大進步。

單個女孩的勇氣背后,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女性對月經羞恥問題的正視以及脫敏,換句話說,越來越多女性不再像過去那樣對自己的月經感到羞恥。

04▼誰在延續「月經羞恥」?

問題是,一些社會環境正試圖延續著女性的月經羞恥。

在這場曠日持久的爭論中,我們就可以看出不少人對女性月經的態度,他們將這視作無關緊要的事,上不得台面的事,甚至是一個「破玩意」。

而一些影視劇對月經、衛生巾的避諱程度,則更加離譜。

在最近的一部以女性題材的電視劇里, 原台詞中「衛生巾」一詞被替換成「卸妝棉」

台灣電視劇《想見妳》中有一幕,女主說「今天是第一天。」

許光漢飾演的男主在樓下問:「妳來那個的第一天噢?」

被引入大陸后,男主的這句台詞被剪掉了。

還有一部印度電影,講的是男主因為心疼妻子在來月經時,用擦腳踏車都嫌臟的抹布擦拭下體,開始自制衛生巾售賣,改變了印度9成女性無法使用衛生巾的局面;

這部電影名叫《衛生巾俠》,引入中國后,名字變成了《印度合伙人》,海報上男主手上拿的衛生巾也變成了一紙文件。

還有一種更普遍的怪象是:如果女性不再感到月經羞恥,就會有部分人替女性感到羞恥。

情況一直如此嗎?

并不是。

新中國成立之初,喊著「婦女能頂半邊天」的口號走上工作崗位的女性,可以在大姨媽期間請假休息并且不扣除工資,這種假期被稱為「例假」。

國家還規定,女工在100人以上的工廠必須設有「衛生室」,里面備有消毒過的衛生帶、草紙,以及沖洗用的小毛巾。

但,「例假」已經在後來的一句句「妳們不要搞特殊」中漸漸取消。

要求女性不要搞特殊,所以,世界各項標準排除了女性的需求——

美國辦公室的室溫標準,是按照一個 140 斤的成年男性的體感溫度制定的。

汽車安全測試用的假人,是身高 1.77 米,體重 70 kg 的男性,所以女性更容易在交通事故中受傷,特別是頸椎。

中國女性平均身高是155.8cm,而最小碼防護服是164cm,女醫護穿上常常拖地。

女性正常的[生·理·需·求],變成了冷知識,最后,衛生巾也成了「小眾用品」。

雖然,在關于區間車上是否售賣衛生巾的討論中,尊重和支持的仍是多數;

但益美君寫這篇文章,絕不是小題大做,而是希望那一小部分人的極端、冷漠、羞辱的言論別成為主流,別讓「月經」真的變成一個小眾的詞。

兩年前,2.8 萬女醫護被送到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前線,到了之后才發現她們的衛生巾不夠——人們忘了她們會來月經,有些人積極援助,也有些人說:「人命都保不住了,還關心妳褲襠的那點事。」

而今年,在蘇格蘭以 「女性不應該因為身體的自然規律,受到財政上的處罰」為理由,宣布免費為女性提供生理期用品的時候,我們還在為區間車上能不能售賣衛生巾而爭的面紅耳赤。

如果我們自己都不發聲,不指出這些事實,那我們的這些「私人的」、「隱秘的」、「尷尬的」苦楚將不會有人知曉,更無從獲得合理的支持、改變。

牛津大學開過一門通識課,主題是:承認她們的特殊需要,并不代表她們軟弱。

希望所有女性朋友無視詭辯,大聲疾呼,勇敢爭取,接受自己,不必隱藏。

因為一個越來越好的社會,需要我們如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