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甘肅倆女子3年與24人「結婚」騙250萬彩禮,如何做到的?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21年3月11日,內蒙古烏拉特前旗, 王銀花正坐在家門口刷手機,正巧刷到一個結婚典禮的現場視訊,其中的新娘十分眼熟,很像自家兒媳。

「兒子妳看看這是李娜嗎?」她拿著視訊問兒子尹成,尹成看到后大驚,這人和自己媳婦一模一樣,可她不是回家照顧母親了嗎?為何又成為了別人的新娘?

趕去婚禮現場后,確定新娘就是自家媳婦兒!他們這才驚覺自己被騙了。

可是報警后,最終結果讓他們大驚失色。

原來「新娘李娜」是職業騙子,涉及24起騙婚案,累計金額高達250多萬。但是,扮演新娘的一直是同一個人,她是怎麼做到連續和十多人結婚的呢?這就需要從尹成被騙婚說起。

選中老實的光棍

尹成是內蒙古烏拉特前旗人,學歷不高,一直在家務農,16歲時外出學會了電焊這門手藝,就在自家院子里開了一個修理鋪。 因他為人老實,修理從不馬虎,生意一直很好,收入也不低。

但是長期的風吹日曬和修理工作,他的膚色較黑,臉上時常沾染油污, 所以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大,這讓他在女孩子面前很沒自信,所以一直單身,沒談過戀愛。

尹成家電焊鋪

尹成在網上的用戶名為「邊城浪子」,現實生活卻十分靦腆,很少出門,沒活時總在家待著刷手機,也鮮少參與男性之間的活動,村子里的同齡人陸陸續續結婚,尹成的父母愈加著急。

在農村27歲不結婚,就會被人戲稱光棍,于是父母開始催婚。但是越被催促,尹成就越不想結婚,反而更少出門,直到在32歲時,尹成才答應找對象結婚。

可是,在當地男多女少,女性不愁嫁,而男性結婚卻困難得多。為了能夠盡快結婚,母親王銀花四處托人打聽,雖然自家兒子是頭婚,但是對女方的要求,哪怕是失婚了帶著孩子的都行,可見當地大齡男子結婚十分不易,

盡管這樣,王銀花等了許久都沒有收到任何回復,她忽然想起村子里好幾家的媳婦都是來自甘肅,而且這些女人嫁過來以后,都很老實本分,和婆家相處融洽。 因此,王銀花又特地拜托人打聽甘肅的未婚女性。

終于,在2020年7月,一位姓聶的媒人傳來了消息, 表示自己聯系上一個甘肅的女人,名叫李娜,年齡31,剛失婚不久沒有孩子,想找個老實真誠的人好好過日子。這樣的基本要求和尹成家不謀而合。雙方取得聯系后,決定見一面。

隨后,雙方約定在甘肅省永登縣見面,出發前,尹成家特意進城,給尹成買了幾身新衣服,父母都希望這一次就能把人談好,最好能夠直接確定結婚。為此,他們特意帶了一筆現金。

到了約定地點,尹成父子卻沒有見到李娜,只見到她的姨娘,自稱姓李。她表示因為擔心被騙,所以沒有讓李娜來。尹成父子覺得對方如此警惕,是認真對待這次相親。

可是,當他們提出想和女方家長談,李姨娘卻說家里是自己管事。一個家庭明明有父母親,怎麼可能讓小姨子一手操辦女兒的婚姻大事呢?可惜老實的尹成父子沒想這麼多。

之后,李姨娘讓尹成和李娜視訊通話,互相見一面。視訊接通后, 尹成看到對方是一個皮膚較白、身材豐腴、略施淡妝的女人。而且相較于自己的靦腆緊張,李娜表現得很大方,沒有讓談話很尷尬。

讓尹成父子更加高興的是,李娜對尹成初印象很滿意,表示自己明天會從老家趕來見面。當天晚上,尹成激動地睡不著,想著明天該怎麼好好表現。第二天下午,雙方約定在餐館詳談。

談話時,李娜笑容爽朗,表現得十分客氣,對長輩也很有禮貌。當尹成的父親問起李娜為什麼失婚, 她哽咽著說道前夫不僅會家暴,還限制自己的人身自由,不堪忍受后求助家人,終于在2018年失婚。

因為經歷了一次不幸的婚姻, 李娜表示這次再婚,希望對方愿意對自己好,兩個人踏踏實實過日子。她說這些話時,語氣誠懇,成功讓尹成父子同情她,忽略了李娜話語中的細節。之后,李姨娘提出讓李娜和尹成單獨相處。

獨處期間,兩人聊了很多對婚姻和愛情的看法,李娜對尹成贊不絕口,說他是能夠托付終生的踏實男人。尹成第一次被女生如此肯定,一直紅著臉。兩人都表示很滿意,就直接在飯桌上談論結婚的事宜。

此時李姨娘直接開口要彩禮12萬,尹成父子覺得彩禮應該和李娜父母談。 李姨娘卻說李娜老家架設高架橋征用土地,這幾天在測量土地確認補償款,不能輕易離開,而且自己已經和他們商量過彩禮。尹成父子未經確認,又相信了。

尹成父子很實誠,直接說自己身上只帶了4萬塊,一會兒拿不出這麼多錢。最終在「媒人」的撮合下,雙方接受了8萬的彩禮錢。

但是李姨娘提出既然婚事定了,今天就需要付彩禮, 讓兩人盡快結婚。尹成父子只好將4萬現金轉交,甚至還通過微信轉給李姨娘2萬。最后的兩萬,尹成父親表示會在婚禮結束后交付。李姨娘收到錢后明明高興得合不攏嘴,還裝作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第三天,尹成陪著李娜逛街買衣服和「三金」,讓尹成奇怪的是,李姨娘也跟著來了,但考慮到李姨娘是李娜的娘家人,在選購金器時提了很多意見,便沒將疑惑放在心上,最終,「三金」和衣服一共花了4萬元。

婚禮最重要的物品定下,李姨娘便說自己要帶著彩禮回去轉交李娜父母,結婚的日子就交給尹成家訂,到時候通知一聲,娘家人就會過來。尹成父子心想自己知道對方的聯系方式,還拍下了身份證,應該是跑不了,就放心地在第四天回家了。

僅僅三天時間,從完全陌生到初步了解,尹成家人就交付了10萬元的彩禮。在一般人家,從商定結婚到交付彩禮,再快也要幾個月,不得不說尹成家人的確太心急,也太單純。

回到烏拉特前旗,尹成父母高興地張羅婚事,請人選良程吉日、挑婚禮場地、擬定客人名單,同時, 尹成在手機上一直與李娜保持聯系,兩人每天都聊上十幾個小時,無話不談,尹成覺得真的喜歡上李娜了。

兩個月后,即2020年9月15日,尹成成功和李娜舉辦了結婚典禮。與此同時,李娜和李姨娘的狐貍尾巴,也漸漸顯露出來。

婚禮結束美夢破碎

2020年9月15日,尹成和李娜的婚禮定在城里一家會館,包括彩禮在內,婚禮耗費了20余萬。當他們滿心歡喜接新娘時,發現她的父母還是沒有來,娘家一共就來了4個人,其中一個是李姨娘。

但是為了讓婚禮圓滿,尹家沒有計較這件事,婚禮儀式上,主持人請尹成對新娘李娜講一句話,尹成毫不猶豫地喊出:「新娘,我愛妳。」這一刻,尹成打開了心扉,為愛拋下靦腆。

在最后大合照時, 李娜悄悄躲避鏡頭,尹成以為她害羞,直接摟著她說:「都是一家人了,怕啥。」可能是尹成的真誠打動了李娜,她覺得自己真的嫁給了尹成,便直面著鏡頭微笑。

如果事情真如表面這般,尹成就會在家人的祝福下,和李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惜,李娜終究是個騙子,她明白撒下一個謊,就要用一千個謊來圓,現在已經無法回頭了。

李姨娘拿到剩下的彩禮錢,第二天就一走了之。到了婚后第三天,李娜謊稱家鄉有回門的習俗,和尹成一起前往甘肅永登。走的時候,李娜悄悄帶上了所有的金器。結果倆人剛到甘肅,意外就發生了。

李娜慌慌張張地說自己的父親被車撞了,她要立馬趕過去,將尹成安置在一個自稱是李娜干姐妹的家里,沒想到這一待就是7天。期間,尹成不停要求李娜帶自己看望老丈人,但是李娜以各種理由推脫。

尹成不知道老丈人住在哪家醫院,他打電話給李姨娘,但是對方也不告知地點。無奈之下,他只得先回家。 尹成回來沒幾天,李娜也回來了。

但是王銀花覺得很奇怪,如果按照李娜的說法,一天到晚照顧父親、心力交瘁,人應該會變瘦變憔悴,可是李娜毫無變化。李娜在尹家只住了三天,又以照顧生病父親為由離開。

尹成算著日子,新婚兩個月,新娘在家一共就只住了10多天。等到父親交通事故的謊言編不下去了,李娜又說自己的母親生病了,要回家照顧她。尹家人說如果李娜要去,那就一家人一起去,因為他們從沒見過李娜的父母。

李娜這邊的計謀不成,尹成「正好」接到了李姨娘的電話,她說李娜的母親的確生病了,家里只有李娜這一個孩子,而且這一次病情較輕,月底就會回來。

尹成再次提出條件:領了結婚證就讓李娜走。

其實結婚第二天,尹成就催促李娜去領證,但是李娜以各種理由回避,一直拖到現在。

最后李娜謊稱自己的戶口簿在甘肅父母那里,這次回家一定會帶回來。尹成沒想到這一走,李娜就再也沒回來。

大婚當晚被逮捕的新娘

從2020年9月結婚到2021年過年,近半年的時間,李娜一共只在尹家住了半個月。尹成一直打電話催她回家,同時不停追問李姨娘,其他家人的聯系方式。可是李姨娘百般推脫,尹成忍無可忍地怒罵一通后,兩方的關系徹底鬧僵。

過年時,尹成最后一次問李娜回不回家,她還是支支吾吾的,尹成立馬明白李娜不會回來了。但是此時,尹家人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被騙了,天真地以為是兩人性格不合,正和聶媒人商量退彩禮。碰巧,王銀花在短視訊平台上,看到了一個和李娜「一模一樣」的新娘。

2021年3月11日,尹家人在短視訊中發現李娜又結婚了,尹成又羞又氣,和母親一起前往婚禮地點—烏拉特前旗的西小召鎮。到了現場,王銀花和尹成拿著照片找新郎父母確認,結果真的是同一個人。

「人家是農村人,不會騙人,咱就相信了,要不然也不會大老遠跑過來。」新郎的父親說道。

王林與李娜婚禮

可是,新郎家里還沒有意識到這是詐騙,況且尹成和李娜沒有結婚證。新郎父親覺得兒子好不容易結婚,排場搞得也不小,不想丟臉,就對尹成母子說如果到時候李娜不愿意跟妳們走,自己家要留下她。

如此糊涂的發言,被王銀花狠狠打醒:「人家是騙子,妳還留著啊。」不理會新郎父親的僥幸心理,尹成和王銀花兩人立馬到當地派出所報案。經驗豐富的員警聽完尹成的講述,立刻明白這是一起典型的彩禮詐騙案。

李某花(李娜)

此時新郎王林還被蒙在鼓里,愜意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新娘李娜躺在床上休息。當警察敲響家門沖進來,他整個人都懵圈了,還問員警要不要開燈。

員警控制住李娜準備帶走,王林還在一旁心疼地說:「這可是新娘啊。」員警都不忍心戳穿他,只說帶走李娜是配合調查。李娜甚至也安慰他沒事,讓他先休息。新娘被帶走,王林趕緊打電話給父親,這會兒他才知道自己真的被騙了。

右白李某英(李姨娘)

警方將李娜帶回警局盤問,面對尹家的指控,李娜無法抵賴,承認了騙取彩禮,還供出李姨娘等同伙的藏身地點,最終警方抓捕了李某英(李姨娘)、胡某勇、達娃、李某花(李娜)、巴某秀、董某林等人。接下來的重點,就是揪出主謀。

有意思的是,李某花(李娜)一開始承認自己是主謀,後來卻翻供稱李某英(李姨娘)才是主謀。果然上了一條賊船后,大難臨頭各自飛啊。

在李姨娘的版本里,李某花(李娜)失婚后沒有穩定收入,讓李姨娘幫自己介紹個對象,她就介紹了尹成,并向警方堅稱這是自己介紹的第一個人。

婚后不久,李某花稱尹成生病,讓她重新介紹一個,還聲明自己沒有領結婚證。于是她又介紹了王林,但是她沒想到,李娜改嫁王林后,沒有退還尹成彩禮,連累她也被逮捕。

但是,警方調查王林的結婚過程后,主謀顯然就是李姨娘。

故技重施露出馬腳

據王林家人反應,王林從南方打工回來后,年紀已經35歲,父親著急給他找對象成家。 2021年3月2日,在媒人的介紹下,王林和父親一同前往甘肅武威縣相親。

到了相親地點,王林才知道對方叫李娜,李姨娘也在場。但是當李娜拿出失婚證證和戶口冊,上面登記的名字卻是李某花,對方辯解李娜是小名。李娜對王林強調自己想好好過日子,這正好戳中王林的想法。

雙方表示互相滿意后,李姨娘就提出可以商量彩禮了。中間的媒人提出8萬,但是李姨娘最后將價格提為10萬,還不包括金器和服裝。

第二天王林帶著李娜去買新婚服裝,李姨娘又跟著來了。在整個過程中,李娜很少言語,大部分都是李姨娘在決定,連王林都看不過去。

他說:「妳喜歡啥妳就說嘛,是妳結婚,連這也要聽妳姨娘的嗎?」

李娜笑著搖搖頭,最終在李姨娘的帶領下,三件衣服就花費了三千多。王林身上的錢只剩下4千,不夠買金器了,沒想到李姨娘站出來,「善解人意」地表示將4千直接給自己,金器就不用王林購買了。

實際上李姨娘沒去買金器,她是用之前騙來的彩禮代替。可憐的王林還傻傻地跑回家,告訴親朋好友自己要結婚了。原以為,尹成2個月完婚已經夠快了,結果王林只用10天就和李娜結婚了。

看到這里不難發現,王林和尹成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心急,結婚困難。顯然李姨娘等人就是利用了這一點,再加上農村地方偏遠,只要成功逃脫,對方也不容易重新找到自己。

不過,還沒來得及找借口離開,警察就先到一步。分析王林案,提出彩禮、購買金器和服裝、介紹對象等事情都是李姨娘操辦,毫無疑問她就是主謀。

在這個詐騙團伙中,還有另一名新娘,達娃,也是以同樣的套路騙取彩禮。隨著警方深入調查,李娜和李姨娘還真的是姨母和侄女的關系。

親人只是斂財工具

李娜,原名李某花。剛出生就被父母送人,而且養母家十分貧窮,含辛茹苦將她帶大后,身體也垮了。李某花只能早早嫁人,好在夫妻兩人十分勤懇,漸漸有了一些家底。沒過多久,孩子也出生了,本來一切都向積極地方向發展。

沒想到丈夫染上賭博的惡習,李某花為了孩子隱忍多年,可是丈夫的脾性愈發暴躁,甚至會家暴她。2018年她不堪忍受,選擇失婚,孩子也沒有判給一無所有的她。就在這時,李某英找上門來。

兩人核對信息后,確認了李某英就是李某花生母的姐姐。原以為親人出現是救贖,不曾想讓李某花墜入深淵。李某英讓李某花四處相親,騙取彩禮后逃之夭夭。 還囑咐她,一旦被抓,就一個人抗下,如果將其余的人供出,會被判得很嚴重。

李某花前兩次騙取彩禮后,并沒有意識到這是犯罪,但是心里有很強的負罪感。此時同伙中的另一人告訴她,這是嚴重的詐騙行為,李某花聽后害怕地想退還彩禮,企圖說服李某英等人收手。

可是眾人都被金錢迷惑,不愿停下,李某花也懷著僥幸心理,一直與他們同流合污,直到被抓。

最終下場

2021年,警方將涉案人員全部抓捕歸案,追回現金40余萬,以及部分金銀首飾。通過走訪調查后核實,2018年至2021年3月共三年的時間里,受害人員多達24名,涉案金額高達250萬元。

最后,檢察機關以詐騙罪起訴李某英、李某花等人,由于涉案金額巨大,他們將被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通過此案,我們可以看出,現在很多地方男多女少,尤其是身處偏遠地方的大齡男性,結婚很困難,不少人急于求成,想用彩禮快速換來一樁好婚姻,結果就是上當受騙。

顯然,婚姻不是兒戲,需要雙方知根知底,互通心意,才能邁出結婚這一步。即使通過彩禮匆匆結婚,也是隱患無窮。

資料來源:

《3年嫁24個男人,騙彩禮250多萬元,甘肅兩名奇葩「騙婚女」落網》 渭南政法2021年11月25日

《今日說法:新娘的謊言》 央視網 2021年11月4日

《一線:突然失聯》 央視網 2021年11月9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