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巨嬰」劉思琦:16歲吃飯要人喂,一天花幾萬,如今怎樣了?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19年,日本一名56歲男子因為沒有生活自理能力,餓死在家里,過了幾天尸體才被弟弟發現。像這樣沒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中國也有很多,比如遼寧16歲小姑娘劉思琦就是吃飯都要靠喂的人,2017年她曾參加了「變形記」的改造,被送到貴州大山,她在節目中會有什麼樣的改變?

富養變溺愛,養成孩子蠻橫性格

當年劉思琦才16歲,姑姑小姨負責照顧她的日常起居,叔叔舅舅就幫她開車和保護她的安全。在日常生活中,她的指甲需要小姨或者姑姑剪,衣服需要媽媽穿,吃飯需要姥姥喂。

節目「變形計」截圖

「這是剛煮好的海鮮粥,張嘴,到那邊就沒有人喂妳了」,母親將盛著粥的勺子遞到劉思琦嘴邊,她張口吃下。這是在劉思琦離家前的畫面,如果沒有親眼看到,大家都會以為這是一個媽媽喂小孩的溫馨場景,但是被喂的是一個已經16歲的花季少女。從這些細節中不難看出,因為被照顧得過于細致,她自理能力已經很弱了。

此外,她家境優越,這也意味著父母工作會很忙,偶爾回家能給孩子最大的照顧就是:「來,這是零花錢,妳拿著花,不夠和我們說。」所以劉思琦并沒有太大的金錢觀,叔叔舅舅陪著她逛商場時,看到好看的東西就直接買了,從來不看標價。

據了解,她一天可以消費1萬塊錢,多的時候高達十幾萬。

除了消費能力,劉思琦還表現了她的「賺錢能力」,她購買了幾十個20—100元不等的手機殼,開著豪車到夜市擺攤。東西搬下來,直接擺在車頭上就開始叫賣,可惜的是叫賣了半天,幾十塊錢一個的手機殼在夜市原價出售根本沒人理。

劉思琦靈機一動,直接拿著喇叭喊:「兩塊錢一個,兩塊錢一個了啊,原價20多30多的手機殼統統兩塊一個了哈!」手機殼很快就被賣出去了,還剩下一些沒賣完的被直接被送給旁邊的路人。

本次這次賺錢計劃就此結束,收益負500。

她還興高采烈的邀請大家吃飯,說第一次做生意高興,她還給飯店老闆娘送了400塊錢的小費,老闆娘不要就硬塞。節目組工作人員問她的親人:「她這樣妳們不管嗎?」他的親人說:「沒關系,她高興就好。」她的母親也說:「她就是要這個感覺,幾百塊錢無所謂。」

所以,在劉思琦的父母心中,劉思琦花多少錢根本無所謂,她高興就好。但是,除了花錢以外,大家發現了更嚴重的問題。

發現劉思琦性格問題,希望節目組能幫忙改造

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劉思琦的脾氣非常蠻橫,全家人都必須讓著她,不然她就要想方設法讓別人付出代價。比如有一天,劉思琦的弟弟在旁邊玩,弄出來的聲音比較大,劉思琦直接叫弟弟滾,拿東西砸弟弟,還站起來推搡,想把弟弟丟出去。

母親看不過去,剛開口就看到劉思琦一眼瞪過來,母親被她冷酷暴戾的眼神嚇到了,不敢再勸。

也就是在劉思琦發脾氣的時候,她的母親才開始反思,我們的教育理念是不是不對?

這也是她們找到節目組的主要原因,她們希望通過到經濟條件落后的地區生活,節目組能幫她彌補性格上的缺點。她甚至不敢告訴劉思琦這是一檔什麼節目,只和她說雖然去的地方去比較偏遠,但自然環境很好,還可以上電視。

她不想去,是父親威脅不去就停掉她的零花錢才妥協。

在離家之前,她決定先去做個好看的頭髮,她母親幫忙預約了高級髮型師,但她不滿意,一定要到大連做頭髮,理由是那里去的明星多,做出來的頭髮肯定好看。家里人拗不過她,只好送她到300公里外的大連。

轉眼就要到出發的日子了,在出發前,大家怕她去鄉村生活不方便,全家出動幫她整理了三四個大箱子,爸爸還特地在箱子里放了幾沓現金。她就在一邊心安理得的看著家人為她的事情忙碌,邊玩手機邊當甩手掌柜。

第二天,在家里受盡寵愛的劉思琦就要離家,到貴州拍攝的仙山村去了,那里沒有這樣事無巨細照顧她人,她能生活好嗎?

初至貴州山村,鬧脾氣丟掉行李,賒賬吃飯

在去貴州小山村的路上,劉思琦還幻想著她到了村里肯定會有人來迎接自己。她自得的告訴節目組: 「以我這種嬌貴的身份,村長肯定都會來和我合影幾張。」

但是一下車,她看著這個荒僻的地方,別說來迎接的人,連貓貓狗狗都沒見到一只。之后,節目組工作人員要求她打開箱子檢查,看到化妝品時,只讓她帶一些基本洗漱用品過去,其他的要沒收。劉思琦聽到這話直接怒了,她堅決反對沒收化妝品,一屁股坐在裝化妝品的箱子上,她告訴工作人員,如果要沒收化妝品就把她送回去,她不錄了。

工作人員告訴她,妳現在回去零花錢可能會被停掉,她才放棄裝化妝品箱子,但是其他箱子她也拎不動,索性只帶一個小包,幾個大箱子全部丟掉。

在路上,要經過一個非常陡峭的山坡,道路的一邊就是山崖,非常危險,她手腳并用爬了半天才爬上去。

好不容易到家,她看著簡陋的房子,破破爛爛床頭柜,又窄又小的架子床,又開始鬧脾氣,可是現在已經沒有人管她了。到吃飯的時候,節目組告訴她在這里一切都要自己動手,要吃飯也只能自己做。她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富家小孩,根本不會做飯,甚至她都不想嘗試,就直接和幾個小伙伴去小賣部賒零食了。

日子就這樣混著,餓了就隨便用之前賒的零食對付幾口,臉也不好好洗,劉思琦就這樣和小伙伴粗糙的過了幾天。農家父母回來后,做了好幾個菜,他們才算吃上第一頓飽飯。這些菜在以前她看都不會多看一眼,但現在卻吃得香甜。

在農家父母關懷下,她開始朝著好的方向改變

過了幾天,劉思琦開始認識到行李的重要性,父親帶著她去山下找行李,問了好幾戶人家,才找到撿走行李的村民,把東西拿回來。但他們把行李帶回去之后,節目組再次表示要沒收化妝品,劉思琦的情緒徹底控制不住了,開始鬧。

小伙伴們都來勸她,根本勸不動。最后,爸爸對她說:「我女兒就算不化妝也好看。」劉思琦沒忍住咧咧嘴角,主動把化妝品送到工作人員手里,態度誠懇地給他們道了歉。

過幾天,他們到工地上班,幾個人泡在濕漉漉的泥漿里,臉上都粘著泥巴,這時候劉思琦也顧不得嫌棄了。他們工作了一天,腿都累得發抖,一天還只能賺到50塊錢工資。劉思琦以前是每天豪擲上萬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現在卻對著50塊錢傻樂,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義上靠自己賺到錢。

她們看到父親穿著一雙腳趾都漏出來的鞋子,劉思琦和小伙伴們商量著去給父親買了一雙鞋。父親看到鞋子的那一瞬間鼻頭一酸,他已經很久沒買過鞋子了,連忙把鞋子換上,告訴他們這鞋子穿著很舒服,夸他們會買。

過了幾天,父親帶著工具去修通往山下的那條陡峭的山路,就是劉思琦手腳并用爬上來的那條。大家這才知道那路是爸爸為了照顧兒子上學一點一點挖出來的。為了不被荒草覆蓋,他過一段時間就會重新帶工具去修一下。劉思琦聽著,決定和小伙伴們一起去幫忙,遇到實在不好走的地方還找來水泥修補。

他們還用竹竿在危險的山崖邊做了圍欄,這里之前沒有圍欄的時候,家里一只懷孕的母羊丟了,大家一起找了很久才在這個懸崖下面發現它,可惜的是它已經摔死了,一尸兩命。如果人在這里路過不小心摔下去,是會出大問題的,現在修一個欄桿也會安全一點。

跟著貴州的爸爸媽媽生活了將近一個月,很快就要回家了。劉思琦的變化非常大,她現在能照顧自己的日常起居,還會幫著去山上打草喂家畜,也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脾氣。滿足了弟弟期待姐姐變形結束后能自己穿衣服、吃飯的心愿。

錄制結束之后,小伙伴們都已經被家里人接回家,她的親人卻遲遲沒有來接她。她一個人坐了很久,一直盯著上山的路口,心里非常失落,擔心親人忘記她。過了兩天,她的媽媽終于來了,她看到母親激動地跑過去,背上還背著滿滿一背簍草。母親看到心疼壞了,在家里舍不得干一點家務的孩子在這里都能打草喂羊了。不過,看到女兒的變化,母親心里還是非常欣慰。

變形成功,劉思琦回家后發生巨變

劉思琦告別貴州的父母回到家后,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她現在生活起居不再需要別人照顧,能自己吃飯,自己穿衣服,甚至還會搶著做家務,親人看到她的變化都非常開心。她還曾在個人微博上表示:「變形記」讓我有了很大成長。

經歷過這一遭后,劉思琦學習態度更認真,她知道自己之前落下的課程很多,就讓父母幫忙請家教,找人輔導,將落下的知識補回來。通過「變形記」走紅以后,她沒有像其他主人公一樣做網紅帶貨,在互聯網平台發展,而是選擇學習服裝設計。

高中畢業之后,她靠自己努力考上心儀的北京高級時裝藝術學院,開始學習自己設計衣服。但她并不滿足于大學學到的知識,所以畢業后,她進一步到法國進修。現在,劉思琦已經學成歸來,做了自己喜歡的服裝設計工作。

她是參加「變形記」后少有的選擇靠努力學習參加工作的主人公。能在意識到問題之后努力改變自己,在有流量之后不走捷徑,踏踏實實提升自己需要強大的意志力。而且,她能逃離父母為她制造的烏托邦,走進充滿挑戰與荊棘社會,徹底擺脫「巨嬰」稱號,也是一件值得欽佩的事情。

如果說劉思琦的改變讓我們感到欣慰的話,另外一些人的將來讓我們感到憂心。因為除了變得更好的劉思琦,我們還看過太多逃不開父母溺愛最終走向深淵的人,像日本消失的100萬人口,像父母雙亡后餓死自己的楊鎖。

放縱自己的結果就是溺亡在寵愛中

在日本,就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沒有工作,沒有理想,也沒有多余的欲望。他們放縱自己每天躲在家里,吃著父母送來的食物,住著父母養老的房子,花著父母微薄的養老金。住所垃圾堆積成山,從不自己清潔衣物。他們與外界唯一的聯系就是電子產品,他們被人們稱為新型「巨嬰」。

據日本官方統計,日本已經有超過100萬這樣的啃老族,這些人很多已經躲在家里超過10年了,他們又被稱為「日本消失的100萬人口」。他們的父母有的已經年邁退休,有一點養老金,但只夠養活自己,無法養活孩子,所以為了孩子的生活,他們依舊會出來工作。

這些需要養「巨嬰」的老人出來工作很難,年紀大了,很多公司都不招他們,所以他們中很多人完成同樣的工作量可以只要一半的錢。子女就這樣依附在他們身上吸血,直到他們死亡為止。在2019年,日本就出現過一個叫伸一的男子,因為生活受挫宅居家中30年,最后餓死在家里。

不僅是日本,中國也有很多這樣的現象,成年人長大之后因為工作辛苦、工資少等原因不愿意出去工作,長期宅在家里啃老。在上海就有記者曾在街頭采訪到一位年過7旬的老婆婆,她在街上拉著路過的人問:「能不能幫我兒子找一份工作?」

記者上前詢問具體情況時,她告訴記者,她的兒子已經在家里帶呆了20多年了,就是不出去找工作,母子倆靠著她每個月3000塊錢的養老金過活。現在她已經是70高齡,她擔心如果自己走了兒子未來無法生活,所以出來看能不能幫兒子找一份工作謀生。

也就是說,不僅是日本,在中國乃至世界各地,都有這樣的「巨嬰」存在。他們的出現并不是偶然,有專家研究過,他們通常會出現在中產價級的家庭中,兒時非常受長輩寵愛。在步入社會之前通常沒有經受過挫折,就像16歲之前的劉思琦一樣。

因為家人過度溺愛,她們生活能力極弱,又有一顆玻璃心,說不得,罵不得,脾氣大,抗挫折能力不強,家境也不好不壞,就算自己沒有工作也可以活下去。一旦遇到一點不如意的事情,就逃避社會躲在家里。

所以,我們在對孩子的教育中要引以為戒,為他們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的同時,也要注意鍛煉他們獨立生活的能力。富養也不是要什麼有什麼,而是讓孩子知道自己需要什麼,再協助他們通過努力獲得自己需要的東西,而過度的溺愛只會讓孩子以后在生活中舉步維艱。

當然,出現這種現象也不僅是家庭原因,也有一定社會原因。就像現在流行的「躺平」一族,如果「躺平」就是只想活著,沒有理想和多余的欲望,不想努力的話,「巨嬰」就是「躺平」的加強版,因為他們不僅是沒有理想和多余的欲望,他們甚至連活著的欲望都不強。

所以,我們合理推測,「躺平」的下一步就是出現更過的「巨嬰」,而導致大家不想努力的主要原因,就是社會問題。社會太卷,有些人卷不動了,就躺平了。還有一些人在工作和生活中天天吃虧上當,慢慢的就開始排斥工作和一些容易上當的生活行為。

此外,最重要的還是個人原因,如果妳的父母為妳創造了一個非常舒適的生活環境,而且這個環境讓妳完全沒有斗志,也找不到發展方向的話,就要小心了。因為一旦妳開始享受溺愛,人生就開始崩塌。就像劉思琦參加「變形記」之前,因為父母過度溺愛,16歲吃飯還要靠人喂,但是她自己有心改變,變形結束之后就不需要人幫忙細致處理起居了,最后還靠自己努力學習考了喜歡的大學。

所以,我們要學會合理控制自己往好的方向發展。控制自己往更好的地方改變也很簡單,我們的目標只需要比現在已經達到的水平高一點就可以了。比如說現在工資是4千,那下個月就想辦法拿4千5。總之,只要我們有改變自己的想法并愿意付諸實踐就行。

最后,希望我們能在別人積極的事情中汲取能量,打破糖果城堡溫柔的束縛,掙脫鋼鐵牢籠冰冷的枷鎖,早日變成我們和社會期待的樣子。

參考資料:

海峽都市報電子版——《變形計2017劉思琦家庭背景微博資料 劉思琦巨嬰人設是節目劇本嗎》

「變形計」背后的教育反思 - 中國知網

《對「巨嬰」現象的觀察與思考》:陳建業-《速讀(上旬)》2019年9期.

啃老30年后餓死家中:多少巨嬰正在自我毀滅-光明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