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河南夫妻太貧困惹人同情,卻被警方從床底搜出8000萬現金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河南安陽一個小山村內,一對普通的農村夫妻在這里生活多年,一堆破紙箱子壘起來,幾塊破木板鋪上去就是一張大床,連燒雞都不敢多買一只,還經常和鄰居借錢,欠了一屁股賬。

這天早晨,幾輛警車徑直開往這對貧窮質樸的夫妻家里。附近的鄰居紛紛趕來看熱鬧,大家都在好奇這對夫妻犯了什麼事?

警方直接沖進屋抓捕了妻子崔艷云,被捕時,她神色冷靜的告訴警方:「我什麼也沒干,妳們把我槍斃了,我還是什麼也沒干!」

大家也好奇警察是不是抓錯人了,結果警察一翻開崔艷云家里破破爛爛的床板,現場立刻噓了聲。只見床底下一堆紙板里,密密麻麻躺滿了現金,基本上全是百元大鈔,目測有好幾千萬。

看到的人頓時被嚇了一跳,這對勤儉質樸的夫妻竟是坐擁千萬家產的富豪,他們究竟是做什麼的?為什麼會在家里存這麼多現金?

生活雖然拮據,但家庭幸福溫馨

這對夫妻丈夫叫做李五只,妻子叫崔艷云,兩個都是本分人,婚后一直生活在安陽一個小山村內。他們和老人住在一起,伺候家里幾畝農田,婚后沒幾年還生了一雙兒女。

李五只在村里人緣很好,空閑的時候,經常背著(動詞)兒子到村里找人嘮嗑,家里有妻子崔艷云料理家務,照顧老人,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兒女雙全高堂健在,也算幸福美滿。

兩個孩子非常聰明,在班上成績也好,隨著孩子長大升學,夫妻倆經濟壓力也慢慢增加。兩人商量過后,決定將孩子留在老家,讓父母幫忙帶,他們去縣城打工。

丈夫李五只是個能說會道長袖善舞的人,他找了一份藥品銷售工作。這份工作非常適合他,他很快就做出業績,還升職為銷售代表。

升職后他接觸的人更多了,賺的錢也更多,勉強能一個人養家,于是就讓崔艷云回老家照顧老人孩子,伺候家里幾畝田地。崔艷云也是本分質樸的人,回家后兢兢業業料理家務,讓李五只沒有后顧之憂。

但李五只一個人養這一大家子壓力也很大,所以崔艷云不敢亂花錢。她從來不買化妝品,家里的桌子已經用了很久,但她也舍不得換。

偶爾她還需要找鄰居們借點錢才能維持生活,兩人的生場景大家看在眼里,誰見的都會夸一句老實本分。

在李五只夫妻「本本分分」賺錢養家的時候,旁邊的山西省卻一點也不平靜。

山西癮君子跳樓自盡,毒販「五的」落網

2009年,山西長治縣發生一起跳樓自盡案件,大家都以為跳樓的人是生活中遇到什麼困難了,想要把他勸下來。結果交流過程中,大家卻發現這個人說話前言不搭后語,有點神志不清。在場的警方對視一眼,好像發現了什麼。

事后,他們對跳樓的人進行了仔細的檢查,結果發現他跳樓的主要原因是吸食了一種叫做「土冰」的[毒·品],所以才會神志不清想跳樓。

這種[毒·品]也叫「喪尸藥」主要成分是甲卡西酮,有致幻作用。而且,它會使人極度興奮,食用后可以像喪尸一樣幾天不吃不喝不睡覺。

這立刻引起警方注意,因為之前長治縣從來沒有發現過這種[毒·品]。他們立刻順藤摸瓜,抓獲了以陳林鎖為首的販毒團伙。

陳林鎖落網后,告訴警方他手里的「貨」都是從一個叫「五的」的人那里拿的,但是他們是單線聯系,他并沒有那個人的聯系方式,也不知道他是誰。警方只好繼續布局,等待時機,這是五的第一次出現在警方的視線中。

之后,長治縣的警方陸續破獲了幾起販毒案件,他們的上線都是「五的」。警方立即并案,并且成立了專項調查小組,最終查到一個叫做李記先的人。開始的時候,大家都以為她就是「五的」了,但是進行詳細觀察后發現并非如此,她還有上線。

警方持續關注李記先,發現她也是從「五的」那里拿的「貨」,為了打掉一整條販毒產業鏈,警方按耐住性子繼續觀察。

但下線剛被打掉幾天,李記先非常謹慎,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任何行動,警方只能繼續等待。隨著時間推移,在11年4月17日,李記先終于按捺不住找「五的」拿貨,警方立刻察覺到,這是一個收網的好時機。

當天,專項調查組在長治一個小區內當場逮捕了「五的」和李記先等犯罪嫌疑人,并當場繳獲大量[毒·品]。

「五的」被抓捕后,大家才知道他就是為人「老實本分」,在外面打工養家的李五只。除此之外,警方還發現,李五只僅負責找下家銷售[毒·品],管理毒資負責制毒的是他的妻子「保艷」,也就是在家照顧老人孩子的崔艷云。

剩余的毒資和[毒·品]都在崔艷云手里,李五只被抓后崔艷云忽然失蹤,警方連忙展開調查,最后鎖定了位置,在上下班的高峰期成功抓捕崔艷云,并在她房間的床底下發現大量現金。

崔艷云被捕時表情冷靜,拒不承認參與制毒,就算藏在床底的現金被翻出來,她也堅決表示自己什麼也不知道。

因為崔艷云拒不交代犯罪事實,警方找不到藏匿[毒·品]的地點,事情陷入僵局。

直到後來,警方看到崔艷云隨身攜帶的鑰匙,通過鑰匙和門鎖進行對比后,終于在一個小區的毛坯房內找到的剩余的[毒·品]和毒資。警方進行統計后,共繳獲[毒·品]2.8噸。

這個毛坯房的角落里,還堆放著一大堆麻袋,警方打開一看,全是現金。這些現金裝了56個麻袋,40名銀行的職員蹲在地上數了兩天才數完。

證據確鑿,鬼迷心竅入歧途

警方找到確鑿的證據后,重新對李五只、崔艷云夫婦進行了審問,這一次,兩人也知道無力回天,非常配合的交代了犯罪經過。

原來,李五只當年升職為銷售代表后,掌握了更多的人脈和資源。他本來只是兢兢業業銷售普通藥品,但後來一位顧客找到他,表示要購買一種叫甲卡西酮的藥品,還可以和他建立長期的合作關系。

李五只從事銷售藥品行業這麼久,他知道這是一種被國家管制的藥品,具有成癮性,是不能私人買賣的,所以他毫不猶豫拒絕了。

在他拒絕之后,對方并沒有放棄,而是持續聯系他將近一個月,開出的價格越來越高。李五只心里蠢蠢欲動,他把事情告訴妻子崔艷云之后,崔艷云一時鬼迷心竅,讓丈夫和那名買家合作。

但他只是一個銷售,并不知道哪里可以買到甲卡西酮,幾經打聽,他聯系到天津一家制藥廠,因為這種藥品的主要原料經常用在工業中,所以管的沒有那麼嚴格。

二人到工廠以每公斤700元的價格購買了大量原材料,進行簡單加工后,這些原料就完全變成了甲卡西酮。他們聯系之前找他的客戶將藥品以每公斤1-2萬的價格賣出去,很快就大賺了一筆。

賺到錢后,二人心中的底線越來越低,生意也越做越大,他們不僅自己做,還將身邊的親戚朋友也一起拉下水。人多了之后,李五只就專門在外面「跑業務」,負責聯系下家,將藥品賣出去,崔艷云負責制作藥品,控制毒資進出和客戶往來,是這個犯罪團伙的二把手。

他們非常謹慎,聯系客戶都是單線聯系,所有客戶只知道他們的代號,其他個人信息一律不知。有些「貨」需要通過物流,他們就填寫虛假的寄件地址,有時還會填寫其他親戚朋友的身份信息,這大大增加了警方辦案難度。

通過這種方式二人很快就賺得盆滿缽滿,但有錢之后面臨著一個非常大的問題,這些錢怎麼辦?他們開始時會存到銀行里,但還是後來就不敢拿出去存了,因為他們根本就交代不清楚這些錢的來源,只好把錢堆在家里,堆不下的還會用麻袋裝起來放在角落。

這些錢他們也不敢拿去花,怕被人察覺,只敢拿去購買房子、黃金、基金等不引人矚目的東西。開始他們還用自己的名義買,後來只敢用親人朋友的名義買,為了維持貧窮的假象,他們不敢吃大魚大肉,不敢買好一點的傢俱,偶爾還會找鄰居借錢。

在沒有犯法之前,他們經常會串門走親戚,帶的東西也多,生怕帶少了被人看不起。但通過非法手段獲得大量不義之財之后,反而變得謹小慎微,串門都不敢多帶東西了。所以親戚朋友都以為他們倆越混越差,現在比以前還窮。

令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李五只夫婦這哪是窮,明明是有錢不敢花的富翁。

當然,他們之前自己制作藥品的時候,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很多人都察覺到問題了,但是卻沒有及時上報,比如說天津出售原材料的制藥廠。

2009年,李五只夫婦找到天津這家制藥廠,在這里購買了大量甲卡西酮,然后將標簽更換成另一種工業用藥。這樣他們手下其他人就不知道這這原材料的來源,同行也查不到他們的貨源。

而且,他們出售時將甲卡西酮分成一小袋一小袋出售,期間不斷提價,他們從中賺取的利潤高達20倍。因為長期進貨,數量還非常大,天津的的原材料供貨商察覺了問題,但他們并沒有及時上報,而是坐地起價。

李五只夫婦不高興原材料供應商漲價,一怒之下就找到制藥公司的技術人員袁某幫忙提純藥物,可惜提純出來的藥品純度一直達不到要求,李五只和袁某吵了一架后二人分道揚鑣。

袁某離開后李五只夫婦又回頭在天津高價拿貨,雖然原材料價格高了,但他們賣出去的價格也高了,一來一去利潤竟然沒有減少。

現在李五只夫婦被捕,袁某也沒有好到哪里去,他甚至在李五只夫妻落網之前,就已經因為群眾舉報被抓。他被捕后還供出了李五只夫婦,只不過安陽警方為了放長線,釣大魚沒有直接抓捕他們,而是一直暗中關注李五只夫婦。

後來李五只最大的下線李記先冒出水面,警方才一舉拿下這條毒線。在之前警方處理的案件中,抓到攜帶[毒·品]幾十克上百克的,涉及毒資上萬的已經是大型販毒團伙,可以稱為大案了,沒想到李五只夫婦這里竟然抄出2.8噸[毒·品],毒資更是高達上億元。

這對毒梟夫婦被捕后,大家都感覺非常震驚,他們萬萬沒想到,只隔著一堵墻的鄰居竟然是壞事做盡的大毒梟,心里忍不住后怕。

警方以李五只和崔艷云為核心拔出蘿卜帶出泥,抓捕了大量販毒人員和癮君子,其中一些癮君子還是未成年的孩子。

這次案件是我國建國以來出現的最大的販毒案,一應證據準備充分之后,李五只夫婦被送上法庭,因為二人的罪行累累,給社會帶來的影響太過惡劣,現場沒有律師愿意為他們辯護。

面對大家的指責,崔彩云夫婦也表現出悔恨。但事情已經發生,惡果已經釀成,事情無法挽回。以后,他們的幾個孩子只能活在他們的陰影之下,崔彩云夫婦也將受到法律嚴懲。

所以,不論什麼時候,我們都千萬不要去觸碰法律底線。

俗話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毒·品]是我國堅決禁止的東西,但總有人為不勞而獲鋌而走險,但他們最終的結果只能是按法律嚴懲。我國禁毒力度全世界最強,別說是普通老闆姓,就是其他國家的人在我國販毒后,也會按照我國法律進行判決,他們國家元首來求情也沒用。

外國人來我國販毒,照樣判死刑

因為歷史原因,我國對[毒·品]的容忍度極低,只要販毒了,就必定嚴懲。因此國際上還有句玩笑話,「不想活了就到種花家賣面粉,保證涼得透透的」,但在我們眼里,這并不是玩笑。

2019年,加拿大人羅伯特·勞埃德·謝倫伯格在我國販毒,一審被判有期徒刑15年,沒收個人財產15萬元人民幣并驅逐出境。但他不服上訴,結果被判決死刑并上交所有個人財產。

并且,我國法院在進行審判的時候,依法通知了加拿大駐華大使館,讓他們的官員到場旁聽。

不僅是謝倫伯格,其他在我國從事販毒活動的外國人,不論是什麼身份,一律按照我國法律進行判決。

比如,日本政府議員櫻木琢磨,涉嫌走私[毒·品]在廣州白云機場被捕后,日本外務省也承認,他按照我國法律最高會被判處死刑。日本媒體曾做過統計,僅2010年到2014年,就有6名日本人因在我國從事販毒活動被依法判處死刑。

2011年,我國按照法律判決5名菲律賓毒販死刑,他們的外交部前來進行交涉,表示如果判處這5名毒販死刑的話可能會影響兩國關系,但我國直接依法對幾名毒販執行死刑。

此外,韓國,南非,俄羅斯等國在我國的販毒人員都有按照法律判處死刑的。還有一些被判處死刑后反應特別劇烈了,比如英國公民阿克毛。

2007年,阿克毛攜帶4公斤[毒·品]進入我國境內,在烏魯木齊被抓后依法判處死刑,他不服上訴被駁回。如果阿克毛被執行死刑,那他會是第一個在中國被判決死刑的英國人,所以這件事情傳到英國后引起了軒然大波。

在阿克毛被執行死刑前夕,不僅是英國媒體在不斷向我國施壓,英國首相布朗還向我國提交了申請書,申請我國在阿克毛這件事情上能「寬大處理」,但沒有成功。在G20峰會期間,英國首相布朗還特意向我國的國家主席提出此事,但阿克毛依舊按照我國法律,被執行注射死刑。

由此可見,我國在執行本國法律的時候,從來不畏懼外部的壓力。是英國1840年到1842年在中國人血脈里刻下的隱痛,讓我們對境內所有毒販毫不留情,因為我們再也無法承受,[毒·品]在我國土地上肆虐的痛楚。

參考文獻:

安陽查獲建國以來罕見販毒大案---繳獲56麻袋現金 40名銀行職員清點兩天-日期: 2011.10.28 來源: 豫北新聞 版次: 第05版:社會·現場

【法制世界】十年前,震驚社會的安陽、湯陰販毒大案!夫妻睡在八千萬現金上... -2021-12-28 00:00,來源:大河報

外國人在中國販毒,照樣被判死刑!-2019-01-15 14:31·寧夏禁毒

除了加拿大人,還有哪些外國毒販在華被判處死刑?-2019-01-15 09:47·新街派 生活報(轉自觀察者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