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女子患怪病,舌頭長到25厘米丈夫不離不棄,只擔心會遺傳孩子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06年9月,突如其來的一聲尖叫,打破了重慶市黔江區的寧靜。

一名男子驚慌失措地跑到街上,指著空蕩蕩的小樹林就大喊道。

「有……有,有怪物,舌頭……舌頭這麼長。」

說著他還手舞足蹈地比劃起來,奈何四下無人,根本沒人接話。

寒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覺得此地不宜久留,他只好慌忙起身,往家的方向跑去。

可一整夜躺在床上,他都難以入眠,腦子里始終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那個怪物究竟是什麼?舌頭又為何會在外面?半夜現身小樹林到底是何原因?

深夜魅影

男子外號小王,今天一大早,他就和朋友約好在蓬東鄉碰頭。

兩人此行的目的可不是來干壞事的,而是抱著一醉方休的態度,勢要把對方喝趴下。

所以他們硬是從白天喝到晚上,才與對方告別,各自暈頭轉向的回家。

朋友家就在附近,幾步路就到了,但小王家在隔壁村,他一路跌跌撞撞,差點睡到草地里。

待腦子稍微清醒一點,他才爬起來繼續趕路,可怪事也在此刻發生。

他正在岔路口疑惑該往哪邊走時,突然背后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急匆匆的,像是在趕路。

他迷迷糊糊地讓開一條道,剛要問路,就感覺到一個黑影從面前跑過。

速度極快,還帶起了一陣風,小王頓時愣住了。

黑燈瞎火的,難道是遇到偷盜成功的小賊了嗎?他忙不迭看向那個影子。

卻發現對方梳著馬尾辮,全身包裹嚴實,正快步往樹林里鉆去。

小王趕緊一邊追一邊喊:「別走,妳是干嘛的?趕緊停下來。」

奈何對方才聽到呼喚,就加快了腳步,想到可能有村里有人家失竊,小王跑得更快了。

雙方就這樣開始了妳追我趕的拉鋸戰,可畢竟小王年輕,很快就揪住了對方的肩膀。

「還想跑,把東西……」他拉扯著黑影的胳膊,剛想興師問罪,就看到黑影猛地轉過身來。

若隱若現的燈光里,能看清對方是一名女子,但慘白的臉上,居然伸出了一條長長的舌頭。

就像電視劇里的「黑白無常」一樣,只是沒有那麼夸張而已。

小王瞬間呆住了,不過對方壓根沒給他思考的余地,一個箭步就逃到了林里。

半晌才反應過來的他,看見掉在地上的碘鹽袋子,才后知后覺地跑到街上求救。

這一整夜輾轉反側,酒醒大半的他真的很想弄明白,那人到底怎麼回事?正常人的嘴里怎麼可能長出那麼長的舌頭。

并且,又粗又大,舌尖部位還泛紫,就像是整個牙齒死命咬在上面一樣。

怪異的長舌農婦

思來想去,小王還是覺得不可能,便隨便找了個酒醉看錯的借口來安慰自己。

可第二天,好奇還是深深折磨著他,于是他再次來到蓬東鄉。

他還沒到朋友家,就迫不及待地詢問了當地的村民。

幾個叔叔阿姨一聽,立刻興奮起來,手舞足蹈地開始講述所見所聞。

「就是那個舌頭巨大的女人是吧,就是我們村的。」

「一般小孩都不敢看她,非常嚇人。」

「對呀,也不知道咋回事,舌頭居然那麼長?」

聽著別人的議論,小王才發覺,那件事好像是真的,包括昨晚遇到的人,似乎也真實存在。

而小王,已經不是今天第一個來找長舌女子的人!說著村民們又隨手掏出一份報紙,遞到他面前。

原來當地的報紙已經刊登了她,還把她的照片清晰地放在了上面。

看到照片那一秒,小王震驚的連連后退:「是她,就是她,昨晚的長舌婦女。」

報紙的最上端,還簡潔地寫了王柳英三個大字。

王柳英是婦女的名字,小王住在隔壁村,對她相知甚少很正常,但當地人提起她,也算得上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據說,村里一直流傳著她的故事,傳言她天生患怪病,舌頭生來就比別人異常。

可具體是什麼原因,除了她也沒人知道。

好奇的小王看著報紙,突然明白了碘鹽袋子的含義!

報紙上說,昨天王柳英失去給上學的孩子送床板,很巧的是,遇到了報社記者。

報社記者看她嘴上套了個袋子,就好奇地追問道:「大姐,妳干嘛要把嘴蒙著?」

她支支吾吾比劃半天,還是害羞地低下了頭。

記者只好接著勸慰她:「別怕,我們是記者,為人名服務的,妳告訴我們,看看有什麼是我們能幫上忙的。」

王柳英眼眶微紅,很認真地盯著記者看,猶豫了很久,才緩緩拿下了掩面的袋子。

映入大家眼簾的,就是那條又長又丑的舌頭。

出于職業操守,記者等人并沒有漏出任何驚訝的表情,還拉她坐下,細細了解來龍去脈。

而從她口中,36年的悲慘遭遇,也緩緩呈現在大家面前。

怪病折磨

時間回到1970年,湖北省咸豐縣新場鄉高爐村,一名女孩呱呱落地。

父母給她取名為王柳英,就是希望她以后能夠像柳葉一樣,做個英姿颯爽的女子。

可事與愿違,在她八個月大的時候,喂奶的母親發現了異常。

「這孩子的舌頭怎麼越長越大?」她趕緊叫來丈夫一起查看。

無奈當時家人都以為,孩子可能是單純過敏,都沒放到心上。

直到感覺舌頭慢慢撐開嘴唇,再也塞不到嘴里時,著急的父親才抱著女兒跑到了鎮上的醫院。

但醫生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怪病,反復看了很久,還是沒能找出病因。

父親只能失望地帶著孩子回了家,之后的幾年里,全家跑遍附近名醫,醫生們依舊束手無策。

而期間,王柳英的舌頭也越來越長,甚至已經耷拉到下巴,同齡孩子見到,都會被嚇哭。

甚至有些不禮貌的兒童,還會朝她身上扔石子,邊扔還邊喊道:「怪物,滾回家去。」

石頭打在頭上,痛在心里,王柳英變得越來越自卑,直至到了讀書的年紀,都不肯去上學。

父母不愿逼迫她,只能任由她躲在屋里,逃避世人的目光。

後來,很久之后全家坐在一起烤火,父親還仿佛想到什麼似的,自責的向王柳英道歉。

「對不起,都怪我,要是當時我沒有燒樹就好了!」

燒樹?王柳英不解,父親才若有所思地接著說道:「村里人都議論,妳變成這樣,怪我燒了一顆漆樹。」

漆樹的汁液有毒,如果當成柴火去燒,也帶有一定的毒氣,估計王柳英就是那個時候被煙嗆到,引起了中毒。

漆樹

而當時年幼的她只有八個月,身體抵抗力差,因此就演變成了舌頭腫大。

不過,這些都是猜想,至于什麼原因,醫生也給不出什麼結果。

于是父親便把所有的錯攬到了自己身上,看到女兒見人就閃躲,父親深深被刺痛。

所以哪怕明知道只有讀書才能改變農家人的出路,還是沒有強求孩子上學。

可躲得了一時,哪躲得了一世,有些事該來的還是要面對。

吃飯變成難題

在她十歲那年,為了讓她能出去看看,父親給王柳英的嘴上套了一個袋子,遮住了她的嘴巴。

看著只漏在外面的半張臉,她的自卑心終于消減,從最初的不愿踏出家門,也肯慢慢外出玩耍。

而善良的村民也教育了不懂事的小孩,讓她們嘗試與王柳英交朋友。

從那以后,她才算有了伙伴,大家一起砍柴摸魚,度過了愉快的童年。

一晃,王柳英17歲了,她的舌頭終于停止了生長。

全家得知這個消息,終于松了一口氣,這也意味著,王柳英還有活下來的希望。

因為這十多年來,她的舌頭已經腫到塞滿了整個口腔,就連下嘴唇都受到了影響,整個下顎都快碰到脖子了。

長年累月地咬著舌頭,她的牙齒和咀嚼能力已經消退。

除了唾液不停往下滴落外,平時一碗小小的米飯,她都吃得異常艱難,更別提肉類等稍微堅硬一點的食物。

很多東西她都咽不下去,有時還要檢測飯菜的溫度,如果溫度過高,都會傷到舌頭,到時候又劇痛難忍。

處處都能碰壁的飲食習慣,讓她日漸消瘦,身子越來越差,家人都擔心,王柳英總有一天會餓死。

但幸好,舌頭停止發育了,而父親依舊沒有放棄為她尋找醫生。

可還沒等到有人為她治病,另一邊的媒婆就找上門來。

原來彼時的王柳英已經到了試婚的年齡,周圍很多女孩都已經成家了,唯獨她因為舌頭,始終沒遇到心上人。

家人很是著急,好水好茶的接待了媒婆,不料對方介紹的,居然也是一名殘障人。

男子名叫孫家澤,四十歲,重慶人,是個瘸子。

家人當場就拒絕了, 可媒婆不停保證,孫家澤絕對是一個值得托付的人。

王柳英的奢求并不多,只希望對方能夠接受這樣的自己,所以想也沒想就同意。

就這樣,她嫁到了重慶孫家,成了那邊的媳婦。

但是,結婚只是她邁出的第一個坎,還有更多無奈的事情在等著她。

擔心孩子會遺傳

到了重慶,她又回到了以前足不出戶的生活,一來是擔心嚇到其它村民,二來是不想丈夫被議論。

她用塑料袋遮住舌頭,只有家里沒人時,才會解開透透氣。

而吃飯時,考慮到家人會有不適,也默默抬碗坐在一邊,孫家澤勸過無數次,無奈王柳英太倔強。

可世上哪有不透風的墻,很快,孫家娶了一個「長舌婦」的消息,就傳得人盡皆知。

村民們很好奇她長什麼樣,不過出于尊重,基本都只是當時議論一下,過后就當無事發生。

一些婦女覺得她可憐,還會時不時的買些東西,放到她的房門前。

大家的善意她能感受到,但她真的太自卑了,流言蜚語不能擊垮她,但別人的目光會。

有時看到孫家澤瞟了她一眼,她都會多心,認為丈夫是在嫌棄自己,想要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所以,即使晚上舌頭壓迫著氣管,導致她喘不過氣來,她也不敢用力翻身。

丈夫發覺后,斥責了她,她才算稍稍有了改變。

日子在喜淚摻和中度過,婚后不久,王柳英懷孕了,可摸著日漸變大的肚子,她卻沒有絲毫的喜悅。

因為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讓自己變成長舌的原因,很有可能不是那顆漆樹,而是遺傳所致。

雖然父母都沒出現過這樣的問題,但她卻堅持這個想法。

所以,她很害怕,這個丑惡的大舌頭,會遺傳到孩子身上。

那麼多年的痛苦經歷,是沒人能與她感同身受的,可如果是自己的孩子,她能預想到孩子今后所要面對的一切。

于是,翻來覆去睡不著的她,還是決定到醫院看看。

遺憾的是,醫生依舊查不到病因,也無法確定這病會不會遺傳,王柳英只好懷著忐忑的心情,把孩子生了下來。

第一胎是個兒子,很可愛,緊接著她又生了兩個男孩和一個女孩,非常幸運,孩子都十分健全。

都說為母則剛,為了孩子,王柳英再次嘗試走出房間,重新迎接新生活。

而也正是這樣的機會,才讓她遇到了好心的記者。

一篇報道引起關注

記者聽完王柳英的故事,迅速發了一篇報道,很快就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

很多熱心人匆匆往蓬東鄉趕,就是希望能夠幫她擺脫長舌的厄運。

小王在詢問期間,又有好幾撥人過去了,村民們害怕大家的目光會傷害到她,還自發的維護起治安。

不過,大家的擔心都多余了,因為其中一些人來的目的,就是帶王柳英去治療的。

重慶第三軍區大學大坪醫院得知這個消息,當即表示:愿意免費為王柳英提供醫療幫助。

在眾人的勸說下,她們一家忐忑的坐上了前往醫院的火車。

護士很細心,為她安排了較為隱蔽的床位,緊接著,不茍言笑的醫生就進來了。

摘下塑料袋的那一秒,在場的人都震驚了,而作為負責面診的楊茂進教授更是直言:「這是一個很極端的病例,王柳英的舌頭比正常人的大了六七倍不止。」

檢測下來,醫生得到的數據是:王柳英的舌頭有25厘米長,9厘米寬,6厘米厚!

包括她的嘴,也有很嚴重的口裂,牙齒全都所剩無幾,牙齦部分,也基本潰爛了。

難以想象,這36年來,她到底忍受了怎樣的痛苦折磨。

看完各項檢查指標后,楊茂進也查到了王柳英的病癥,可以確定的是,這個病叫巨舌癥,一種先天性的疾病。

是在胚胎生長初期,母親受到一定的刺激,導致淋巴管生長期的胎兒不慎出現了結構錯亂,才會出現的病狀。

而出生后,她又被濃煙嗆到,淋巴液受到刺激,一下就淤積到了舌頭上,隨著她的生長,這些形同腫瘤的東西,也在慢慢變大。

好在這個病是良性的,早發現早做治療,可能就沒那麼嚴重了。

但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像王柳英這樣的情況非常少見,沒有對比的例子,楊茂進醫生又該想出怎樣的手術方案呢?

恢復正常后的生活

目前能確定的,是必須要做切除手術,可病人以前靠流食過活,手術又需要7個小時,考慮到病人究竟能不能扛下來后,專家組一致決定:手術分成多個步驟進行。

11月,手術日期臨近,王柳英被推進了手術室。

家人緊張的等在外面,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所有人的掌心都捏出了手汗。

而此時楊茂進等醫生,也遇到了難題,王柳英的巨大舌頭,讓器官插管難以進行下去。

差不多花費了一個小時,麻醉才成功,緊接著,手術正式展開,楊茂進竭盡全力,從她嘴上切下來了0.7千克的腫瘤。

這是第一次手術,待傷口好轉后,第二次手術也安排好了。

從切掉骨頭,再到切除部分舌頭,一次又一次的緊張等候,王柳英終于恢復了正常。

孩子看到母親受了那麼多的苦,紛紛落下淚來,而村民們得知手術成功的消息,也忍不住大擺宴席慶祝。

丈夫感慨:「妻子能落落大方的站到眾人面前,真的要感謝所有好心人。」

二十天后,痊愈的她出院了,醫院還派專車,將她送到村里。

她的生活繼續往前,從那以后,再也沒人去打攪過她,大家對王柳英也知之甚少。

直到多年后,有記者牽掛她的狀況,再次去采訪了她,才知道,原來她的丈夫已經因病去世。

2019年,孫家澤得了食道癌撒手人寰,王柳英也沒有改嫁,獨自撐起了家庭的重擔。

當地政府這邊,也竭盡全力的幫助她,從養豬到種地,每年靠她自己,都能獲得幾萬元的收入。

孩子們得以正常上學,後來慢慢組建家庭,又有了自己的孩子,才體會到母親的不易。

而如今兒女孝順,孫子健康,還能夠享受天倫之樂的王柳英,臨了也不禁說道:「真的要感謝所有幫助過她的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