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國中生盜走公款700萬,出獄后年薪36萬,半年又盜1900萬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20年1月24日除夕,財務總監索南拿著幾條煙來到公司樓下,將煙塞給保安老陳,讓他給自己開門,說自己有急事要處理。

老陳接下煙開門說:「總監不是在休假嗎,除夕夜趕緊回家陪妳媽媽吧。」索南笑笑不說話,急忙拎著一個大包離開。

「完了,該不會出什麼事兒吧?」老陳不安地想。

然而事實還真如老陳所想, 索南離開時,公司已經丟失了1900多萬的錢款。當然,他的包里不是錢,而是其他的東西。

偽裝「高富帥」、獲得高薪工作

2019年5月,南京一家民營公司的老闆孫健(化名),因公司業務拓展,急招一名擁有專業知識和工作經驗的財務人員。

就在這時,他收到一份簡歷,應聘者是中國人民大學會計專業碩士,通過了注冊會計師考試,并且在國企工作8年沒有跳過槽。

看著如此閃亮的簡歷,孫健(化名)決定親自面試。

孫健

應聘者自稱索南,身著西裝,一表人才。面對老闆考查的各種專業問題,能用專業知識對答如流。不僅如此,他還能對公司的管理體制、投資方向等,并提出合理的見解。

但是,孫健很疑惑地問:「妳為什麼辭掉國企條件那麼好的工作,條件這麼好來到私企上班?」

索南表情有點奇怪,低頭說:「我沒法適應國企的環境,而且我爸很早就去世了,我媽一個人把我拉扯大,現在想回來待在她身邊。」

索南還表示,母親在南京做奢侈品生意,年紀大了,讓別人照顧他覺得不放心,就干脆辭掉工作會南京發展。

經過2個小時的暢談, 孫健認為索南有真才實干,還很孝順,在工作能力和人品方面都讓他放心,就正式錄用了索南。

索南入職兩個月,一直勤懇工作,與人為善,寫了一本關于公司的財務管理體系設想,讓孫健另眼相看。除此之外,還能幫同事解決電腦和軟件的各種問題。

一個月后,孫健遇上一樁難纏的官司。索南挺身而出:「交給我吧。」竟然真的幫公司打贏了難纏的官司。

不僅如此,索南還在外地拿下兩個價值超過億元的項目。于是,憑借出色的工作成績,入職三個月后,孫健就將索南提拔為財務總監,年薪36萬。

孫健自以為撿到了「寶貝」,正高興不已,殊不知眼前的索南就是一個狡猾的「隱形人」。

處在財務總監的職位,每天接觸公司的款項流轉,低則幾十萬,高則幾千萬,索南逐漸起了貪念。 2020年,索南發現公司賬面上有近2000萬的流動資金,他決定付諸行動。

在除夕夜,索南來到公司,將1900多萬轉到了自己名下的皮包公司。 當晚,他還發短信祝賀老闆生日快樂,還發了一份年度工作計劃報告。他做這一切,只為了洗除自己的嫌疑。

等到春節假期結束,距離索南攜款潛逃已經過去了6天。孫健回到公司,發現賬面上空空如也,他一陣驚慌立馬報警。

警方勘查現場,發現房門和窗戶都沒有被撬開的痕跡,電腦完好無損,也沒有中病毒的情況,據此,警方初步判定是公司內部人員所為。

當警方盤查索南,孫健還為他開脫,表示自己非常信任他。解釋索南回家陪母親看病,目前可能在老家。直到警方查詢索南的身份信息,老闆才大吃一驚。

原來索南的真實名字叫詹恩貴,出生于1980年湖北黃岡的農村,家庭貧困,國中畢業。種種資料都向孫健證明, 索南在欺騙他,什麼本碩連讀、注冊會計師證書、做奢侈品生意的母親通通都是假的。

讓孫健更著急的是,這錢本是要發給員工的工資和一部分流動款,如果追不回來,公司就會徹底完蛋,自己甚至要背上巨額債務。

經過警方追查,這是詹恩貴第三次犯罪,在此之前就已經兩度入獄,而且他的假身份多達40多個,經常偽裝成高級知識分子,騙取公司老闆信任后盜走巨額資產。

好在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警方最終在貴州省貴陽市將詹恩貴抓獲,此時的他頭戴假發、打扮中性,企圖將自己徹底淹沒在人海里。

得知消息后,孫健急急忙忙趕到警局,看到錢款后竟然喜出望外。這是因為錢不僅一分都沒減少,甚至還多出了60萬。

原來,詹恩貴清楚自己在中國攜帶巨款潛逃,不可能安然無恙,于是將人民幣兌換成美元和港幣,企圖出境。因匯率變動,外幣再次兌換人民幣后,就比原來多出了幾十萬。

而且在2020年初,疫情在多個國家顯露,出入境的手續變得特別嚴格,需要核酸證明,不敢暴露真實身份的詹恩貴就只能在境內兜兜轉轉,另尋他路,直到被警方抓獲。

這是詹恩貴第三次被抓捕,三度入獄。 同樣,他是第一個,也是目前為止唯一一個被央視節目《今日說法》播報兩次的罪犯。

貪念控制下,多次犯罪

詹恩貴初次被《今日說法》報道,是講述2011年非法轉走公司財產700萬一案。

2011年5月詹恩貴用朋友的身份,應聘四川巴中一家公司的項目部,擔任出納。 這一次他扮演的身份是:籍貫為云南昆明,畢業于云南財經大學,擁有會計證的富二代。

他謊稱自己有一個富二代女朋友,岳父特別中意他,給他買了一輛奔馳。為 了裝得更像樣,他買了一把假奔馳鑰匙經常掛在腰間。在錢包里也時常塞著幾千元現金。

同事笑稱那麼有錢來和我們住集體宿舍?詹恩貴厚著臉皮說自己就是來體驗生活的,還大方地表示需要用到錢,可以找他借。顯然他就是打腫臉充胖子的。

但是詹恩貴對于人際交往特別有一套,同事們和他的關系都很好,也對他放下了戒心。直到四個月后,詹恩貴將貪婪的手伸向了公司財務部。

9月,詹恩貴通過盜取財務公章、仿造領導簽名的方式,將公司賬上700萬元轉到自己名下的幾家皮包公司。第二天早上趁著還沒有人發現,他大搖大擺地到銀行把錢轉走。

得到錢后,詹恩貴每到一個地方就換一個身份。 潛逃一年的時間,總共用過45個假身份。期間,他裝成富二代四處揮霍,交往了多個女友。碰巧警方抓捕他的線索,就是來自于他的前女友們。

但是,詹恩貴不過一個國中生,是怎麼偽裝成高學歷份子,騙過經驗豐富的大老闆。他的學識又是怎麼來的呢?細究原因,要回看詹恩貴的成長經歷,以及第一次犯罪經歷。

詹恩貴出生在一個非常貧困的農村家庭。國中畢業后,就只身來到上海打工。大城市處處繁華,詹恩貴明白美麗華貴的事物,都建立在經濟條件上。

起初,他樸實肯干,相信自己的努力能改變現狀。 卻因為出身和學歷,處處受到同事的排擠和輕視,經常被嘲笑是文盲。

久而久之,詹恩貴有了深深的自卑心理,急于獲得成功,貪圖錢財。2006年,一次偶然之下,他發現同事的包里裝有60萬。

基于平時遭遇的歧視,以及對錢財的貪念。他在同事不注意時,偷走了包包潛逃。但是,他沒有任何偽裝,沒跑出上海就被警方抓獲,判刑5年。

詹恩貴在獄中表現良好,服刑3年后,于2009年被提前釋放。他回歸社會想要重新開始,可惜有了案底后,找工作四處碰壁。

詹恩貴後來在法庭審判時說:「本來已經有兩家單位聯系我了,面試也過了,但是最后審核時沒通過。」

詹恩貴覺得自己可能要永遠陷于貧困之中,他極力擺脫害怕貧困,就像《人民的名義》里,貪污的候處長,實在是窮怕了。可是窮,不可以是違法犯罪的理由。

而且詹恩貴并不是沒有能力。他能在兩家公司表現優異,能夠回答面試時的各種專業問題,處理日常工作,甚至還能幫公司解決的法律事務。

這些都說明了詹恩貴擁有過硬的財務知識,豐富的法律知識。 但是他多次服刑,這些能力,又是怎麼培養的?

高智商用錯方向

第一次出獄后,詹恩貴曾在重慶從事過一份工資不高,但是穩定的工作。一次上網,他偶然看到很多人在考會計師證書。

經過了解,注冊會計師證具有很高的含金量,擁有這個證,可以從事薪資優渥,待遇較好,的工作。關鍵是,會得到別人的另眼相看。

于是,他開始在網上學習考會計證的相關知識。盡管工資不高,他也會拿出一部分,購買正規課程,認真刻苦地學習。可惜,他沒去考取證書就打算「賺錢」了。

初具技能后,他成功進入了四川巴中的一家公司,可惜,他仍然沒有止住自己的貪念。再度入獄。2013年,節目組第一次采訪尚在獄中的詹恩貴,他表示自己很后悔。

在獄中,他表現良好,每天都會看財經、法律類的書籍,堅持自學了5年,直到出獄。能夠在監獄里堅持學習,證明他也有自律、刻苦、認真這些優秀質量,以及高智商的頭腦。

可是詹恩貴毫無悔改之意,再次犯下罪行,盜取了孫健(化名)公司的1900余萬元。5年,1500多個日夜的付出,就這樣被自己踐踏。

而且警方發現詹恩貴有很強的反偵察意識,這證明了詹恩貴不是激情犯罪,而是早有預謀。

當他剛剛入職南京民建公司,以及後來的孫健公司后,他就立馬和洗錢、兌換外幣的不法分子取得了聯系,向對方約定洗錢的相關事項。

此外,警方在搜查能證明詹恩貴身份的物品時,發現他的辦公室沒有一枚有效指紋,甚至連一根毛發都沒有,。

而且在除夕夜當天晚上,詹恩貴不僅將錢款轉走了,還細心地將自己殘留的指紋擦除,他包里的東西就是擦除指紋的工具。

可惜百密一疏,他曾經幫一名同事修椅子,留下了半枚指紋,被警方提取。 就連他平時乘坐同事車的地點,也不是他真正的住址。

同事的家距離公司10公里,而他的出租屋距離公司只有2公里不到。他舍近求遠就是為了誤導同事,為了進一步誤導以后查案的員警。

最終在第三次犯罪被捕后,詹恩貴以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并處罰金80萬元。

在第二次接受采訪時,詹恩貴坦白在第一次入獄后,就明白自己沒有多少路可以選,而且假身份、假學歷始終是假的,前科全是真的,不如帶著錢一走了之。

詹恩貴兩次故技重施,一個原因是他內心的貪婪,另一個原因是染上了賭博的不良習慣。

他剛進入公司工作月薪2萬,擔任財務總監后,他的月薪達到3萬,年薪36萬。 但是沉迷賭博后,他幾乎將自己的月薪全花在了這個無底洞里。

可見,賭博害人不淺,這也是我們國家嚴厲打擊賭博的原因。它讓詹恩貴這種人脫離實際情況,輸了,就覺得自己能夠贏回來;贏了,就覺得自己還能贏更多。

詹恩貴工作時,負責審核公司的錢款流動,看著一串串天文數字,詹恩貴的心理逐漸不平衡。自己負責的錢是上千萬,憑什麼自己只能賺幾萬。

久而久之,他開始產生一種「這些錢是我的」的錯覺。于是再一次邁出了犯罪的邊緣。

撒謊成性

經過警方調查,所有人都知道詹恩貴只有國中學歷。但是在法庭上,面對檢察官的提問,他仍然宣稱自己是大學學歷,高中畢業于黃岡中學,大學是浙江大學。

詹恩貴有了一種執念,他的生活應該是謊言描述的那般,出身于優越的家庭環境,就讀名校,獲得名校畢業證,畢業后從事有豐厚薪酬的工作。

其實,這不是他一個人的愿望,人們都希望自己的人生像這樣一路成功。但是人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出身,還可以通過后天不斷地努力去改變。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出身于非常貧困的家庭,家里有六個孩子,生活非常拮據,他堅持學習,最終考入重慶建筑工程學院(現重慶大學),中年時工作不順利,43歲才成立華為,到如今大獲成功。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任正非,只是他的經歷能夠向人們展示,身處絕境的人也可以絕地求生,而不是擺爛或者違法亂紀。

詹恩貴無法面對現實,還有一個原因是他青春期就離開了父母,第一次打工遇人不淑,導致他形成錯誤的觀念。

他覺得所有人都看不起他,尤其是他第一次出獄后,有一個朋友承諾他:「妳來南京找我吧。」所以,他來到了南京,卻發現這個朋友的電話打不通了。

詹恩貴覺得朋友躲著自己,看不起自己,徹底失去了對他人的信任感。即使後來遇到非常器重他的老闆,詹恩貴還是選擇背叛。

2013年《今日說法》的記者第一次采訪詹恩貴老家,他70多歲的父母尚且健在,但是已經有些老糊涂了。

父親說詹恩貴打工后, 近20年的時間里一直沒有回過家,連電話都很少打。當記者問起詹恩貴的近況,父親什麼也回答不上來,只是從屋里顫顫巍巍地拿出一個水杯, 高興地說這是詹恩貴考上了清華大學后學校發的水杯。

詹恩貴的舅舅在一旁悄聲說:「他才國中畢業,怎麼考得上清華哦。」也不知父親是真的糊涂了,還是覺得這是孩子送給他的禮物而選擇相信。

在一旁,一直背對著鏡頭默默炒菜的母親不怎麼說話。但是當記者準備第二次采訪時,詹恩貴的親戚拒絕了。

原因是詹恩貴的母親得知兒子又進了監獄,經受不住打擊,永遠地離開了人世。

詹恩貴坐在法庭上認真地說:「從內心講,感覺最對不起的人就是父母,其次就是我自己。」希望這一次,他說的是真話。

可惜母親已逝,人生沒有重來的機會,詹恩貴已人生為成本試錯,一步錯步步錯,最終讓自己的人生充滿謊言和遺憾,讓母親因悲傷過度離開人世。

資料來源:

《同事眼中的「高富帥」竟是頂級神偷大盜!他究竟如何騙過所有人》人民資訊 2021年5月6日

《財務總監卷走1900多萬元公款,同事眼中的「高富帥」竟然是》中國青年網 2021年3月23日

《案底累累,出獄后卻成公司高管卷走1900多萬元,細節首度曝光!》中國長安網2021年3月21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