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福州男子救助骨折白鷺,三次放生均賴著不走,比小孩還聽話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05年的夏天,凡是進入福州鳥語林的游客,都能在門口看到一只白色怪鳥在天上盤旋。

并且,看到有人拉開簾子進入園區,它還做出俯沖的動作,想要跟著混進去,但都被門口眼疾手快的保安攔了下來。

起初大家以為,這可能是園里的珍稀鳥類逃出來了,紛紛跑去匯報。

卻不料工作人員給到的答案是:「都別管它,過幾天它就會飛走了。」

這個冷漠的態度瞬間引來游客們的不滿,直到一名男子出現在門口,大家才明白了他們的良苦用心。

鳥語林為何要將如此漂亮的鳥類拒之門外?白色怪鳥與男子之間又發生了什麼?最終怪鳥何去何從?

好心游客撿到白色怪鳥

現身門口的男子名叫王家良,是鳥語林的一名飼養員,喂鳥訓鳥都是他的專長。

王家良

而門外盤旋著的,是他曾經救助過的其中一只鳥,名叫小白,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說起與小白的恩怨,還得追溯到兩年前的秋天。

那時王家良的日常工作,除了每天管理各種鳥群外,還得指揮魚鷹們進行表演。

看著一只只黑色大鳥順著他的手勢,有序從高處飛下來,游客們也心滿意足的鼓掌大笑,王家良也會傲嬌的揚起下巴。

但是,一次魚鷹表演后,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魚鷹

正當他賣力工作時,一名游客穿過重重疊疊的人群,徑直來到他面前。

「同志,請妳一定救救它,它受傷了。」

游客將一只白色怪鳥快速遞到王家良面前,他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一跳,緩過神后,才小心翼翼地伸手接過。

才看到怪鳥的第一眼,他整個人就愣住了。

「這是珍稀鳥類白鷺,妳哪里弄來的?」

游客摸了摸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是在園區外面游玩時,無意在草叢里撿到的。

當時大家遠遠看到一個白影,還以為是個塑料袋,走進一看才知道是只鳥,并且不管怎麼驅趕,它都靜靜躺在那里。

游客們意識到情況不對,緩緩將鳥抱起來,才發現它的翅膀和腿都受傷了,血淋淋的傷口看得人揪心不已。

他們一行人趕緊商討救治辦法,最終得出的結果是:專業的事得交給專業的人做!

聯想到附近就有個鳥語林,才迅速抱著鳥跑來,現在有了救兵王家良,大家頓時松了一口氣。

不過,聽說救助的是只「國保」后,幾名游客的心情簡直激動到極點。

與他們告別,王家良終于得空仔細觀察白鷺的傷勢,而從體型來分析,小家伙似乎還是只幼鳥,基本不會飛。

那麼,這些傷是怎麼來的呢?看了看它臟兮兮的羽毛和傷口,王家良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性情倔強的「國保」

白鷺的窩一般都建在樹上,他估計,這個小家伙可能就是在窩里的時候,遭到了其他鳥類的攻擊,才從窩里摔落下來的。

它的翅膀以及腿骨大部分都骨折了!看這傷勢,這個秋天它應該是好不了了。

這也就意味著今年它不能隨著自己的族群繼續遷徙,只能呆在鳥語林,直至徹底恢復健康。

看著瘦小的小家伙,王家良不禁有些為它難過,雖然是鳥類,但依然能感受到,小家伙在強忍著傷口撕裂帶來的痛苦。

為了小家伙早點得到救助,王家良趕緊把小白鷺報到了鳥語林負責人的辦公室。

將它放在地上,它幾乎快站不起來了,就剩半邊翅膀撲閃,基本沒人能靠近。

而王家良學的就是畜牧獸醫專業,曾經救助過上百只鳥類,剛好能對上小白鷺的傷,所以照顧小家伙的重任自然落在他的身上。

從縫針,處理傷口,再到處理錯位骨頭,以及包扎,基本都是他在親力親為,費了好大勁,小家伙才算有了一絲精氣神。

但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在作祟,它還是疼得直叫喚,見到有人靠近,就做出一副要攻擊的架勢。

沒辦法,王家良只能忍著被啄的風險,將小家伙帶回了宿舍,并在房間里為它準備了一個窩。

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是為了方便觀察小白鷺的傷勢,一方面是監督它吃食。

可令人無奈的是,它的戒備心實在太重了,它根本不懂,眼前的王家良是它的救命恩人,只知道想要活命,就得拼命掙扎逃離。

好不容易處理的傷口,一瞬間就崩開,鳥語林的其他同事,只能七手八腳地上前幫忙。

重新包扎后,為了不再刺激到小家伙,大家都退到門外,它才安靜一會。

王家良見狀,總算有了一絲慰藉,摸著手臂上辣疼的傷口,他一絲責備都沒有。

因為他知道,畢竟小白鷺是野生的,野生白鷺性情本就機敏一些,基本除了鳥類,任何生物靠近,都會嚇得驚慌而逃。

更何況是吃人類特意準備的食物,所以有時它寧愿餓死,都絕不會碰一口,這也成了王家良接下來要面對的難題。

喂食遇難題

給小白鷺取名為小白后,王家良開始嘗試用棍子把食碗推到小白嘴邊,希望它餓了能夠吃兩口充饑。

卻不料這鳥比麻雀還要倔強,就算餓得有氣無力,都不肯靠近食碗。

王家良只好另尋他法,選了幾條新鮮的小活魚放進去,接著又放了一盆淡水在旁邊,結果它還是看都不看一眼。

兩天過去了,什麼昆蟲、螞蚱、魚蝦全都試了個遍,小白還是沒進食。

擔心它餓死,情急之下王家良脫口而出:「不管了,直接硬灌吧!」

他趕緊找來同事幫忙,一人控住鳥的身子,一人掰開嘴,將小魚一條一條地塞到小白嘴里。

嘗到了魚的鮮美,小白這才乖乖就范,從那以后它吃飯再也不需要人喂。

雖然食欲還是不好,但相比以前,已經算是最好的狀態了。

看到小白有了一絲改變,王家良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白天他忙于工作,有空就會回來看宿舍里的小家伙。

晚上他就絮絮叨叨地跟小家伙講話,從童話故事到每日趣事,不管它聽不聽得懂,王家良都說。

無數個日夜,在輕微的鼾聲中,一人一鳥徐徐睡去。

而這些天陪伴的日子也讓小白漸漸懂得,眼前的人類非常善良,不光給它打掃弄臟的地板,還給它吃很多小魚。

鳥語林的鳥類吃不到的,王家良都會給它弄到,每天開小灶的它,能多吃一斤左右的小魚。

漸漸地,它看見王家良不再劍拔弩張,并且還會時不時的跳上王家良的胳膊,直愣愣的盯著對方的臉看,哪怕王家良揚起手嚇唬它,它也不怕。

兩個月后,因為營養補充的好,小白的腿終于好了,它能夠正常行走了。只是翅膀還有些后遺癥,但等慢慢康復,相信它也能重新翱翔天際。

王家良不再限制它呆在宿舍里,有時外出工作,也會放由它黏在身后。

不過,它一身潔白且漂亮的羽毛很是惹眼,不一會就能吸引到一大片游客。

面對人們的好奇,它不再害怕,仰著頭肆意地給大家欣賞它的美,但是只要發現王家良走遠,它就會叫囂著追上去,完全一個撒嬌小孩的模樣。

比小孩還聽話

就這樣,在鳥語林待了大半年,小白已經在園區里混熟了。

王家良每天帶它轉悠,有時看它邁著大長腿東跑西跑,還會隱隱擔心:小白不會飛不起來了吧?不然那麼久過去了,怎麼不見它活動翅膀。

可不久后,令人驚喜的事發生了,那天王家良正在指揮鵜鶘給游客表演時,遠處的小白突然振翅高飛,穩穩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王家良激動得差點跳起來,但就在這時,小白幾口搶走他手里的東西,轉身飛到高處,逗得王家良又氣又急。

好在它翅膀總算恢復正常了,王家良也沒有計較太多,繼續投入工作。

見此情形,鳥語林的其他工作人員可淡定不了了,這個園里也有一些白鷺,他們對這種鳥是有一些了解的。

白鷺生來機警,從來沒有哪一只,包括人工孵化的,愿意與人類親近,小白實在太讓人意外了。

并且,不管有人沒人,只要看見王家良就會撲過去,要麼就在他頭上盤旋,要麼就緊緊跟著,似乎在宣誓自己與王家良關系不一般。

這「爭寵」的場面,令所有人都驚呼:「這哪還是鳥?這明明就是寶貝!」

就連游客都笑稱:「小白就是王家良的兒子!」

大家都羨慕不已,可讓王家良感觸最深的,還是小家伙愈發與他心靈相通。

在王家良心情不好時,小白似乎永遠是第一個察覺的,這時它就會跳起來轉圈圈,逗王家良開心。

王家良能感受到那份好,對小白更加上心,一人一鳥走在園區,成了鳥語林最靚麗的風景。

就在這樣互相陪伴的日子里,小白慢慢長大,變成了鳥群里一個帥氣的「小伙子」。

第二年夏天很快來臨,看著偶爾從頭頂掠過的白鷺群,王家良意識到,小白是時候該離開了。

它應該回歸大自然,回到白鷺群里,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是天天和王家良待在一起,失去原本的野性。

可小白與王家良已經產生了深厚的感情,放飛事宜還能順利實施嗎?

第一次放飛

王家良管不了太多,向負責人申請后,開始苦想放飛計劃。

原本這里每年都會救助數十只鳥兒,只要鳥兒痊愈,都會進行放生,所以這對王家良來說,完全小菜一碟。

放飛其他鳥類

即使心里一萬個不愿意,他也不得不做出選擇,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維護生態平衡。

并且,作為一個資深的鳥類專家,他深知,鳥類最喜歡的就是自由,園區里那些如果不是受傷迫不得已,也一定是喜歡翱翔在廣袤的天空中的。

所以這一步必須得走,將小白帶到閩江口濕地后,伴隨著一句:「去吧!去找妳的同伴吧!」

小家伙沖進云霄,依依不舍盤旋幾圈后,漸漸消失在視野里。

王家良松了一口氣,轉身正要離開,小白鳴叫一聲,突然撲閃著翅膀,落在了他的肩頭。

瞬間他淚如雨下,但他還是強忍著那份感動,狠心驅趕小白,直至小白無可奈何地消失在蘆葦叢中。

這一次,或許小白是真的去找自己的同伴了,回到鳥語林的王家良魂不守舍。

一連幾天看到他,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連飯都吃不下去。

同事去安慰他,一開門看到桌上小白的營養配對表后,欲言又止,最終只能留他獨自傷感。

他承認,他很想小家伙,就連走在園區里,腦子里都是小白圍著他轉的場面,但他必須盡快割舍這份情感,重新投入工作。

可就在放飛的第三天,怪事發生了。

王家良正愁眉苦臉的喂鳥時,小白尖銳的聲音打破了他內心的寧靜,嚇得他還以為幻聽了,站在原地張望了好久。

但令人沮喪的是,園區里壓根沒有小白的身影,王家良又失望的低下頭繼續工作,直到小白的叫喚越來越大聲,他才意識到:「小白回來了!」

他慌忙往園外趕去,結果才踏出門口,那道熟悉的身影就沖他飛了過來。

果真是小白找回來了,王家良又驚喜又憂愁,喜的是小白算是放飛后第一個找回園區的小鳥,憂的是小白可能與人相處久了,野外生存能力不夠,所以才選擇回來繼續享受開小灶的生活。

這不是一個好的信號,畢竟以前小白還是一只連人類準備的食物,都不肯吃的野鳥。

而為了下一次的順利放飛,王家良開始有意無意的訓練小白。

第二次放飛

要想小白能在野外生存下去,最關鍵的就是覓食。

以前它都是衣來張口飯來伸手,但從此刻起,王家良不會再慣著它了。

除了讓它在鳥群里爭搶食物,王家良還徹底斷了它的小灶,讓它學會餓了自己找東西吃。

起初它還會死纏爛打,或者用乞求的眼睛盯著王家良,但發現王家良無動于衷后,只好行動起來。

從搶奪到覓食,小白越來越熟練,緊接著王家良就把它趕出了宿舍,讓它和外面的鳥群混在一起。

因為太了解小白對它的依賴,在實施第二次放飛計劃前,王家良開始天天躲著小白,盡量減少與它相處的時間。

剛開始小白還會堵在門外,后面漸漸地變成,看到門關著就自行離開,不在像以前那樣粘人。

很快,一個月后,第二次放飛如約而至,為了徹底讓小白斷了念想,王家良甚至請了年假,回到了老家。

他想:如果小白回來找不到自己,是不是就會主動離開了?

可他低估了小白的決心,在他休假還沒回來時,小白又突然出現在了園區門口。

同事看到的第一眼,立馬轉告王家良,不過對于這個消息,他再也高興不起來,腦子里回想著小白焦急的呼喚,心里卻不停在想解決辦法。

最終無可奈何的他,只能交代同事不要開門,讓小白就在鳥語林外面待著,看它會不會自己飛走。

在外叫喚了兩天,在見不到王家良的情況下,小白終于飛走了。

王家良休假了大半個月,才回來正常工作,在一連多天都沒看到小白的身影后,大家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這次的結果大家都很滿意,因為秋季將至,小白肯定會與白鷺群會和,南遷過冬。

有時看著空中一閃而過的白鷺,王家良還會想:小家伙在外會不會挨餓?會不會有其他鳥欺負它?亦或是在外面遇到什麼危險?

第三次放飛

這是一種思念的特征,王家良把這份感情深埋于心,只是令他意外的是,小白似乎又出現了。

一個夜晚,王家良與同事在八一水庫散步時,突然一只白鷺朝他飛過來,落在了他的腳邊。

王家良有帶糧的習慣,隨便撒了點鳥糧就想離開,結果這只白鷺卻撲棱著翅膀,緊緊跟著他。

「不會是小白吧?」王家良試探性的伸出手,小家伙一躍跳在了他的胳膊上。

原來小白沒有離開,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一人一鳥都激動不已,雙方就像孩子一樣開心的尖叫起來。

可驚喜過后,大家面臨的還是現實的難題,王家良還是狠狠心,叫同事把它抱走,自己則迅速離開了八一水庫。

同事選擇了一個離王家良較遠的地方,放飛了小白,可它還是吭哧吭哧找到了鳥語林。

這就發生了開頭的一幕,園區關著門,小白進不來,只能一個勁的在園外叫喚,希望能有人放它進去。

無奈大家都接到了王家良的懇求,愛莫能助,只能可憐兮兮的看著它,後來漸漸地,它就開始了在門外生活的日子。

每天覓食回來,就在門口等著王家良出來,大家被這份情感動,紛紛勸說王家良。

王家良猶豫不決,但令他沒想到的是,一周后,聰明的小白居然趁游客開門的瞬間,悄悄飛了進來。

找到王家良后,突然飛到他的肩膀上,用翅膀不停剮蹭著他的臉,仿佛在訴說自己的想念。

這下王家良再也忍不住了,下定決心再也不趕小白走了:「既然它愿意回來,就讓它好好在這里生活,直至自己主動離開。」

萬物皆有靈,動物也有情!小白和王家良用行為詮釋了,人與動物之間最深的那種情誼,希望他們相處的治愈時刻,能感動越來越多的人自主加入保護動物的行列,共創和諧美好的世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