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2歲「神鵝」能看門會帶娃,有人三次高價求購主人都不賣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唐山市玉田縣北白塔村的一戶農家小院里,院子的主人正抱著一只有著灰白色羽毛的大鵝和一個買鵝人說著什麼。

鵝主人名叫張榮金,懷里的大鵝已經22歲了,買鵝人就是沖著這只「壽星鵝」來的。

在買鵝人看來,這只大鵝除了年紀大點,對于張家人來說沒有什麼大用,還不如高價賣給他賺點錢。

可無論他如何勸說,鵝主人張榮金都不松口,哪怕他一次比一次加價要高都不愿意賣。

這只大鵝到底有什麼稀奇之處,讓買鵝人如此執著,又讓鵝主人如此不舍呢?

奇妙的緣分

22年前,張榮金和妻子王金蘭從領居家那里拿到了幾顆鵝蛋。

小兩口舍不得吃,就把鵝蛋塞進了自家正在抱窩的老母雞雞窩里,希望能孵出小鵝來。

可他們等呀等,一直等到窩里的小雞們都出殼了也不見鵝蛋有什麼動靜,張榮金擔心鵝蛋壞了,還把蛋翻出來看了看。

「可能是因為蛋殼太厚了吧。」妻子把鵝蛋又放了回去:「再等幾天。」

小雞21天就能孵化,而這鵝蛋一直孵了40多天才有了點動靜。看著一張小嘴不停地在啄蛋殼,卻怎麼也出不來,王金蘭急得不行,忍不住想上手去掰開,被張榮金一把攔住了。

「別掰!掰不得!這掰了就死了!」張榮金說完就緊張地站在雞窩面前,在兩人的注視下,一只有著稀疏羽毛的小鵝終于啄開了蛋殼,走出了雞窩。

那些鵝蛋里,只有這一顆鵝蛋成功孵化,看著小鵝身上那花白的羽毛,張榮金給小鵝取名為花花兒。

在老母雞的精心照料下,花花兒和其他小雞們一起茁壯成長,但花花兒畢竟是鵝,沒過多久,體型就超過了其他小雞們,察覺到異常的老母雞就不肯帶花花兒了,甚至都不讓花花兒進窩睡覺,每天晚上只能躲在外面瑟瑟發抖。

恰好王金蘭懷有身孕,即將為人父母的小兩口看著沒有父母的小鵝很是同情,于是親自上陣喂養小鵝,每天用手喂食,還給它搭了一個小窩,當成了自己的孩子去養。

花花兒5個月大的時候,張榮金的孩子也出生了,花花兒對這個小人兒很是好奇,王金蘭把孩子抱出來的時候,在窩里的花花兒就伸直了脖子去看。

孩子1歲大的時候,張榮金看著嗷嗷待哺的兒子犯起了愁。

80年代,大家伙誰都不富裕,生活都比較困難,張榮金是一位民辦教師,每月的工資28元是這個家里的唯一進項,妻子在家務農帶娃,一家三口過得緊巴巴的。

眼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卻因為缺營養有些瘦弱,張榮金很是自責,覺得自己沒什麼用,給不了妻兒幸福生活。

張榮金

一天,王金蘭起了個大早開始干活,在給花花兒清理窩棚的時候,突然發現干草窩里多了一個白白的東西。

王金蘭拾起來一看,居然是一枚雪白的鵝蛋,握在手里還帶著幾分溫熱。

從那天開始,花花兒每隔兩天下一個蛋,一下就是17年,張榮金的兩個孩子都可以說是吃鵝蛋長大的。

花花兒下的每一個鵝蛋,張家人都很珍惜,從沒有拿出去賣過錢,唯獨有一次例外。

那是張榮金準備轉公辦教師的時期,為了讀完師范進修課程,需要交一筆20元的費用,可家里只能維持基本的開支,一分存款都沒有,從哪去找這20元呢?

夫妻倆商量過后,把花花兒下的鵝蛋收集起來拿到集市上,賣了18元,兩人又湊了湊,總算是湊足了20元。

張榮金知道這次機會來之不易,在學習的一個月時間里廢寢忘食,每天都和書本死磕,終于順利轉為了公辦教師,工資也漲了不少,一家人終于能松口氣了。

每當想起這件事,張榮金就會抱著花花兒不停地撫摸:「花花兒可是我們家的大功臣!」

夫妻倆踏實肯干,日子一天天好起來,于是花花兒的鵝蛋不再是「張家專供」,兩人就時不時地把鵝蛋送給鄉親朋友們。

在那個年代,大家的生活都很拮據,一個鵝蛋現在看來算不上什麼,但在那時已經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了,于是張家人和鄰居們拉近了關系,說起張家人的時候,大家伙都贊不絕口。

一只鵝的平均壽命在5、6年左右,張榮金很疼愛花花兒,但也做好了和花花兒分別的準備,平日里的吃食都十分仔細,只希望能讓花花兒的壽命長一些,能和家人一起生活得久些。

一年,兩年……一晃就是22年過去,花花兒依舊健健康康地和張家人生活在一起,每當有人上門看到它的時候,都會驚得合不攏嘴。

不僅如此,張榮金還會和人炫耀,自家的花花兒,是一個大寶貝!

神奇大鵝

多年的相處下,花花兒已經不再是一只家禽,而是張家不可缺少的一份子。

張榮金的兩個兒子可以說是花花兒看大的,兩個孩子小的時候跟皮猴一樣,每天爬高上低,就差沒有上房揭瓦了。

張榮金的小兒子

家里養的動物們也慘遭毒手,被兩個小孩攆得上躥下跳,花花兒也沒能躲過,但在父母的叮囑管教下,孩子們對花花兒很是愛護,花花兒也似乎知道這是自己的兩個小弟弟,從沒有啄過人,時刻守護在孩子們的身邊。

在父母忙碌的時候,花花兒是孩子們的玩伴,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圈里給花花兒喂食喂水,放學回家的第一時間就是跑到鵝圈里看花花兒,小小的人兒和花白的大鵝熱情的擁抱,花花兒長長的脖頸搭在孩子的肩膀上,不停的用嘴巴去蹭孩子的腦袋,那股子親熱勁,父母在旁邊看了都眼紅。

一開始張榮金還會阻攔一下,擔心花花兒沒有分寸傷到孩子,結果不僅孩子們抗議,連花花兒也不樂意了,站在鵝圈里大張著翅膀,不停的叫著,似乎在發脾氣。

小兒子在心里偷偷把花花兒當做了自己的大姐:「我都沒敢和我哥說過,其實花花兒才是大姐。」

花花兒對自家人很是親熱,但對外人就如秋風掃落葉般無情了。

每當有人上門的時候,花花兒就伸直了脖子緊盯著來人,如果有人敢傷害張家人,花花兒就會第一個沖出去。

花花兒

但只要張榮金告訴花花兒,這是家里的客人,或者是表現出對來人的友好,花花兒就會放松下來,不再緊盯著來人,悠閑地吃東西去了。

大鵝會通人性,這個消息一經傳出,就迅速在村里傳開了,大家伙都忍不住跑來家里看看這只神奇的大鵝。

有些好奇的小朋友走上前來想摸一摸鵝,花花兒都會安靜地待在原地,從沒嚇到過別人。

花花兒的通人性還不止如此,它還會表達自己的情緒,通過自己的叫聲和動作來表達訴求。

一次花花兒突然跑來張榮金的腳邊,繞著褲腿蹭來蹭去,怎麼趕都不肯離開。

張榮金立馬察覺到了不對勁,于是把花花兒抱了起來,它也不反抗,耷拉著腦袋任由張榮金檢查。

張榮金小心翼翼地看了半天,終于在花花兒的鵝掌上發現了異常:一根木刺正扎在上面!

張榮金小心地把刺拿掉,又給花花兒擦了點藥,花花兒全程都一動不動,任由張榮金動作,那份信任任誰看了都會驚訝。

除了對人類親近,對于同類,花花兒也十分友善。

家里為了維持生計,經常養雞,面對這些比自己小了一圈的小雞們,花花兒表現得很是寬容。

它從不傷害小雞們,喂食的時候也不爭搶,等小雞們吃飽喝足后,花花兒才一搖一晃的走到食槽邊開始進食了。

張榮金都看呆了:「妳咋這麼聰明呢?可真是個大寶貝呀!」

然而花花兒的神奇之處還不止于此,後來發生的一件事情再次讓張榮金嘆為觀止,也第一次見識到了花花兒的戰斗力。

超強看門鵝

2008年2月16日,正值早春時節的唐山早晚氣溫還是很低,這天晚上,張榮金一家早早地就睡下了。

迷迷糊糊間,張榮金聽到了花花兒的叫聲,又大又急,是之前從沒聽過的聲音。

張家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進了賊,妻子有些害怕,就和孩子們躲在屋子里,張榮金就一個人拿著手電筒出門查看,手里也不忘拿根棍子,小心的往后院摸去。

「嘎嘎嘎!嘎嘎嘎!」嘶啞的鵝叫聲在張榮金走進后院時停了下來,張榮金壯著膽子喊出聲:「誰!誰在那!」

可張榮金用手電在后院找了一圈都沒見到有人,估計人早就跑了。

張榮金又去查看花花兒的情況,卻看到花花兒的嘴里似乎咬著什麼東西,張榮金拿下來一看,居然是一小塊布料,看起來應該是花花兒和進了院子的賊人有一場「惡斗」,花花兒從對方身上扯下了一塊布料。

花花兒打跑了小偷的事跡一下子不脛而走,在村民們中間造成了轟動,大家伙又跑來看稀奇,不停地夸花花兒是一只稱職的「看門鵝」。

張榮金在高興之余也不住地擔憂,這個小偷來家里是干嘛的呢?會不會是來偷花花兒的?

也不怪張榮金會這麼擔心,總有些人心懷不軌,見不得別人好,之前就曾出現過,有人故意往花花兒的鵝圈里扔了一塊饅頭,那饅頭的顏色都不對,聞起來像是摻雜了村民們常用的藥老鼠的鏹水。

好在花花兒沒有吃下去,任由那塊饅頭慢慢變得冷硬都沒碰過一下,當張榮金髮現的時候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只可惜一直沒能找出是誰干的。

這一次同樣地,張榮金擔心是來偷鵝的,思來想去,還真讓他找到了一個人選: 買鵝人老宋!

老宋

老宋是一個倒賣家禽為生的商人,經常走街串巷,跑遍十里八鄉收家禽,再以高價賣出,賺點差價。

2月初的時候,老宋來到北白塔村收家禽,恰好從一個老鄉的嘴里聽說了花花兒的故事,一下子來了興趣。

「我就想著去看看22歲的鵝有多神奇。」老宋思考著:「如果我能買下來,肯定有人愿意高價買!」

于是老宋來到了張榮金家,但并沒有說是為了花花兒來,不動聲色地詢問著大鵝的情況。

張榮金并不想賣鵝,但他存了點想要炫耀的心思,就讓老宋幫忙看看花花兒能值多少錢。

此舉正中老宋下懷,他按捺住心里的激動,把花花兒抱了起來仔細查看。

「妳這鵝養得好啊,是只大雁鵝。」老宋大夸特夸過后提出了自己的真實目的:「這鵝多少錢?我要了!」

張榮金想也沒想都拒絕了,老宋還特意提出了一個比市場價要高出幾十塊的價格,張榮金都不同意。

「無論妳出多少錢,這鵝我都不會賣的。」

然而老宋不死心,回到家后是越想越激動,他覺得人參、虎骨都是越老越值錢,這大鵝都養了20多年了,說不定肚子里就會有牛黃,羊寶這樣的東西了,這麼久賺大了嘛!

而且就算沒有,鵝絨也是值錢的,怎麼都不虧!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就不信了!」老宋咬了咬牙:「我給他加個幾百塊錢,我就不信他不賣!」

然而沒等老宋上門,就出了小偷這件事,不過案件很快就偵破了,是一個外鄉來的小偷,當天晚上還有其他村民家里失竊,只有張榮金家因為花花兒的守護才免遭于難。

案件結案的第二天,老宋就找上門來,這一次他可是有備而來的。

原來老宋打聽到,早在幾年前花花兒就已經不下蛋了,養家禽就是為了吃肉吃蛋,于是老宋認為花花兒對于張家人來說已經失去了最大的價值,他這次肯定能一舉拿下。

而且老宋還耍了個心眼,挑了一個張榮金上班,只有妻子王金蘭在家的日子,他想著只要出的錢夠多,肯定會賣的。

進了門,還沒等老宋開口出價,王金蘭就笑瞇瞇地說:「不賣,花花兒我們不賣,說不賣就是不賣。」

之后無論老宋怎麼勸說,王金蘭都是笑瞇瞇的聽著,然后堅定的拒絕。

張榮金的妻子

第二次挫敗反而激起了老宋的斗志,他在心里暗自發誓,無論如何,都要把這只大鵝拿下!

但當老宋第三次上門想要買鵝時,他卻自己放棄了。

原來,在與村民的攀談時,老宋了解到了更多張家人和花花兒之間的故事,這時他才知道,花花兒對于張家人來說并不只是一只家禽,而是無法取代的家人。

站在張家門前,老宋抬起手想要敲門,卻又放棄了。

他一下子想通了,何必為了一點金錢利益,去奪取別人的心愛之物,這不是缺德嗎?

于是老宋沒有打擾張家人,而是利落的轉身離開。

萬物有靈,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正是有他們的存在,才讓這個世界如此美麗精彩。

參考資料:

央視網:三買壽星鵝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