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一世」的張庭夫婦,終于走到了今天

這幾年,最令人震驚的傳銷案,當屬張庭林瑞陽夫婦的「TST庭秘密」相關案件。

化妝品牌「TST庭秘密」成立于2013年,是由張庭和林瑞陽夫婦親手創辦的。

他們坐上了微商的順風車,幾年間將該品牌擴張至全國人民的朋友圈里。

那幾年,誰的朋友圈里沒有個賣「TST庭秘密」的人呢?

巔峰時期,作為微商品牌的「TST庭秘密」,在2019年還成為了大熱綜藝《極限挑戰》的贊助商。

張庭夫婦齊心協力,用自己在娛樂圈多年打造的人氣,作為品牌保障,又拉來了陶虹、明道、林志玲等大牌明星代言。

張庭兩口子賺得盆滿缽滿,手下的微商代理及員工過百萬。

公司里的運營方式更是「別具一格」,沒有上下級,所有人都以兄弟姐妹相稱。

代理獎賞制度,也是有明確等級劃分的,這種金字塔的分層制度,看起來是不是似曾相識?

團建時,張庭夫婦會租下郵輪,請所有夠資格的代理參加。

在游輪上大喊口號,參與者們在這種環境里,很難不被感染激昂的「斗志」。

為了讓代理們感受到「TST庭秘密」是個大家庭,林瑞陽更是犧牲色相,擁抱、撫摸,甚至親吻大家的額頭。

更令人震驚的是,張庭夫婦還在公司里搞了個「賞粥儀式」。

表現好的代理,有資格上前獲得林瑞陽「賞賜」的稀粥一碗。

這種聽起來離了大譜又尷尬的活動,過程卻無比「神圣」呢。

領賞之人感恩戴德,甚至跪下后,雙手接粥,就差三拜九叩了。

此舉意在表明,大家有福同享。

但已經被口號和大餅迷住了雙眼的眾人,又怎麼會想到,這一碗碗粥都是用自己的血汗錢買的呢?甚至連碗都是他們自己買單的。

代理們多數都是寶媽、主婦,以及一些剛走出校園想要一步登天的學生。

他們用自己的辛辛苦苦存下的錢,一邊投資「TST庭秘密」產品,一邊接受著老闆兩口子的魔性洗腦,只等著實現共同富裕呢。

殊不知,的確有人富裕了,只不過不是這些微商代理,而是張庭夫婦。

普通人買一套房就得折騰大半輩子,張庭兩口子通過「TST庭秘密」實現暴富之后,買房那可是一棟樓一棟樓那麼買啊。

他倆在黃浦江邊,斥資17億買座大樓眼都不眨,隨手就將其中一層送給了閨蜜陶虹。

這壕無人性的大手筆,難道不是一眾微商代理的「貢獻」嘛。

他們把大家的血汗錢揣進腰包,拿出其中的滄海一粟,熬幾碗粥,就成功哄著代理們不斷吃下大餅。

老話兒說的是有粥吃粥有飯吃飯,到了張庭兩口子這里,那就是他倆吃肉,代理們喝粥就大餅。

且不說這種經營模式和管理方式暴露出來的問題,單說「TST庭秘密」產品本身,就幾乎是個笑話。

想當年,張庭和林瑞陽在家突然腦洞大開,研究出一套劇本。

他們對外聲稱,自己從國外拿到了什麼活酵母配方,創立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開始售賣TST品牌化妝品和護膚品。

從2013年開公司,到天貓旗艦店成立,再到開實體店、建工廠、買大樓,張庭兩口子不過用了七年時間。

《桃花扇》中有一句唱詞廣為人知: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達爾威成立的第八個年頭,2021年底,達爾威公司因涉嫌傳銷資金,有關部門介入調查,就連他倆那座17億的達爾威大樓,也被查封了。

這是怎麼回事兒呢?其實隨著「TST庭秘密」的發展壯大,它家的產品和經營就一直不斷爆雷。

首先是陸續有代理和用戶,在使用「TST庭秘密」品牌產品后,出現皮膚過敏甚至爛臉的情況。

張庭和林瑞陽忙著吸納新力量,根本無暇處理售后。

張庭一句輕飄飄的話:所有產品都經過我自己的臉。

這根本沒有任何說服力。

達爾威的經營模式,也多次爆出負面新聞。

有寶媽相信這種暴富傳說,為了投資入伙「TST庭秘密」,甚至不惜跑去借了幾十萬的高利貸。

最后弄得家庭破裂,在達爾威公司門前嚎啕大哭,要他們還錢。

有人嘲笑投資者不理智,竟然傻到看不出這是傳銷。

但這就是張庭夫妻的「優勢」所在,他們趕上了時代紅利,利用微信朋友圈的興起,展開了全新的形式的傳銷模式。

和大家熟悉的傳統傳銷不同,「TST庭秘密」不會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也不需要抵押身份證,也不需要你強拉親朋好友下水。

甚至宣傳上還重點提到:零投資,零風險,零囤貨。

「韭菜」們之所以入坑,還是看中了高昂的業績利潤,為了成為金字塔塔尖,大家主動瘋狂囤貨,將產品推薦給身邊人。

然而隨著微商風口飽和,大眾也漸漸看透了這種營銷模式,「TST庭秘密」也被大家看清了真實嘴臉。

尤其是在袁隆平院士去世時,舉國哀悼之時,張庭竟仍在直播間里肆無忌憚地賣貨。

被網友質疑指責之時,她還留下了鱷魚的眼淚,聲稱大家不知道她有多努力,沒時間陪孩子陪家人,常年沒有休息……

名下96套房產的人,公然在網上賣慘,仿佛那些錢都沒進入她腰包一樣。

當然了,不可一世的張庭,也不是第一次宣稱自己努力了。

當年她當小三介入林瑞陽婚姻,后被狗仔抓包時,她也是哭訴大家沒看到她的努力。

她的確挺努力,不僅努力挖墻腳,演戲也同樣努力。

當年不承認自己是小三的記者招待會上,她哭著哭著咣當就倒在了桌子上,示意自己悲傷過度暈倒了。

現在在直播間里,她的演技可大不如前,典型的老式台灣肥皂劇式哭戲,看得人尷尬癥都犯了。

有人就問了,張庭和林瑞陽賺這種錢,就那麼缺錢嗎?不虧心嗎?

別說還真是,他倆創辦達爾威公司售賣「TST庭秘密」時,的確挺缺錢的。

當年他倆在台灣,因為小三和渣男的黑料,沒法在娛樂圈混了,兩人來到內地發展。

林瑞陽先是投資房地產,躋身富豪之列。同時他還投資影視,張庭主演的那部穿越劇鼻祖,《穿越時空的愛戀》就是林瑞陽投資的。

完成了渣男演員到愛妻富豪的人設轉變,林瑞陽眼看錢來的這麼快,他想要來得再快一點。

于是林瑞陽學人家炒股,不出所料地賠了個底兒掉,連員工工資都發不出來。

再加上2009年和2012年,張庭先后生下一女一子。

為了滿足自己過慣的奢靡生活,也為了給孩子們喝上更好的奶粉,兩口子就動起了微信的腦筋,編織了一個有關「活酵素」的黃粱一夢。

至于虧不虧心,對于兩個嗜財如命的人來說,他們家的字典里根本沒有虧心兩個字。

雖說林瑞陽是出軌才和張庭睡到一塊兒的,但這倆人絕對是天選的官配CP。

這倆人從幼年懂事起,就是一切向錢看的人。

咱先從1960年出生的林瑞陽說起。

林瑞陽五歲之前的日子還是相當富裕的,父親是生意人,雖不是大富大貴,但也遠在小康之上。

林瑞陽五歲那年,林父被朋友騙走了全部身家。流離失所的林家人,連頓飽飯都吃不上。

那時林瑞陽就懂得,錢是個好東西,有錢就能過好日子,沒錢就只能挨餓受窮。

在他幼小的心里,埋下了要使勁兒賺錢的幼苗。

林瑞陽十歲那年,張庭在台灣出生,家里共有五姊妹。

和林瑞陽不同的是,張庭的父母是在路邊擺攤賣缽仔糕的小販,她一天好日子都沒過過。

那時年幼的她沒人照顧,每天跟著父母一起去擺攤。累了困了,就直接睡馬路上。

不足十平米的廉租房,就是一家七口的家。

小時候的張庭還不懂事,對貧窮沒有概念。

直到上了小學,張庭午餐飯盒里每天都是缽仔糕,面對同學們的嫌棄和嘲笑,老師也對她不屑一顧。

就是這時,張庭第一次有了貧富差距的概念。

從此在張庭認定,萬般皆下品,唯有賺錢是正經事。

這里能看出來,林瑞陽和張庭對于金錢的概念,都始于原生家庭的境況,兩人從小并沒有樹立起正確的三觀。

言歸正傳,林瑞陽長大后沒有繼續讀書,搬運工、力工、雜工,有什麼活他都肯接,只要賺錢就行。

1980年,有朋友推薦眉清目秀的林瑞陽去試戲。

林瑞陽給試鏡導演們哄得明明白白,一句句奉承話說著,一杯杯茶水恰到好處的遞過去。

後來林瑞陽在片場為導演按摩解乏的時候,導演竟留下他做副導演,同時還推薦他去學演戲。

九年后,林瑞陽發現副導演,怎麼也沒有演員賺得多,于是轉行去拍戲。

在片場看多了別人拍戲,林瑞陽第一部作品《無名小子》,就深得觀眾好評。

後來他憑借 《一簾幽夢》等瓊瑤戲,成為了當年炙手可熱的瓊瑤小生之一。

事業搞起來了,林瑞陽也談起了戀愛,他在拍戲期間認識了瓊瑤女郎曾哲貞。

曾哲貞比林瑞陽小九歲,憑借瓊瑤電影剛剛紅火起來,事業一片大好。

但林瑞陽那張嘴,可是能把導演忽悠住的,日后還忽悠了百萬人吃他的大餅。

林瑞陽三下五除二,就俘獲了曾哲貞的芳心,并說服了女方放棄事業跟他結婚。

剛成名就退圈,年僅二十歲的曾哲貞,一心想要給林瑞陽生孩子。

就連著名的戀愛腦瓊瑤阿姨,都被曾哲貞的決定氣得血壓飆升。

瓊瑤奉勸曾哲貞:結婚生子并不影響拍戲,放棄大好前途,只怕日后你會后悔莫及。

然而曾哲貞卻一心撲向了自己的人生男主角。

婚后曾哲貞先后生了兩個孩子,每天在家做飯帶孩子。

另一邊林瑞陽依然是風光男主角,在片場朝三暮四風流倜儻,還經常夜不歸宿。

曾哲貞也不是沒鬧過,也不是沒想過復出,但林瑞陽軟硬兼施,要麼道歉說好好過日子,要麼威脅她如果復出就失婚。

從這里也能看出來林瑞陽操控人心的手法,頗有PUA的意思呢。

再說說張庭,中學畢業后她無心升學,只想趕緊工作賺錢。

她發過傳單,做過銷售,也做過幼兒園兼職,和林瑞陽一樣,什麼賺錢做什麼。

後來有人看中她的美貌,邀請她去拍攝廣告。

有導演看到這條洗髮水廣告后,特地找到張庭出演新戲配角,拉開了張庭全新人生的帷幕。

之后張庭又拍電影,又拍電視劇,刷足了存在感。

張庭來到《金色年華》劇組,認識了該戲男主角林瑞陽

時隔多年之后,林瑞陽和張庭做客《康熙來了》,是這樣描述初遇情景的。

林瑞陽對張庭一見鐘情,原話是:我看見她第一眼,腳就麻了,忘了怎麼走路了。

林瑞陽不僅忘了該怎麼走路,也忘了家里還有妻子和兩個孩子。

第二天開始,兩人就已經在劇組里打情罵俏了,這就是所謂的兩人磁場相合吧。

沒多久兩人就租房同居,過上了沒羞沒臊的生活,甚至還去了國外度蜜月。

曾哲貞發現丈夫出軌后,一氣之下提出失婚。

林瑞陽迫不及待和張庭在一起,立刻同意。

這里插一句,曾哲貞顏值不低,年齡也只比張庭大一歲,林瑞陽除了和張庭更臭味相投,實在找不到他出軌的理由。

當然,這倆人都是長著一張能忽悠人的嘴,以及貪得無厭的野心,這就是天選CP了,不去禍害別人正好。

曾哲貞選擇離開渣男,也算是件好事。

但狗仔曝出了一組照片,是張庭和林瑞陽的牽手照,拍照時林還沒有失婚。

一時間張庭被台灣全省嘲笑當小三,這也就有了前文提到的記者招待會。

當時張庭還辯解道,說自己不知道林瑞陽已婚已育的身份。

這是真當台灣娛記都死了嗎?婦孺皆知的事,她竟能張口就否認,也不怪大家不信任她。

她口口聲聲只想談一場簡單的戀愛,更是讓無數人憤怒。

談戀愛沒問題,但破壞別人家庭,這還怎麼能說簡單呢。

反正這麼一鬧,林瑞陽和張庭在台灣徹底混不下去了,兩人轉戰內地。

男方搞投資,女方拍戲,沒多久他倆就在內地領證了。

生了兩個孩子后,又恰逢林瑞陽事業低谷,于是「TST庭秘密」牌的大餅,應運而生……

去年春天,張庭夫婦的達爾威公司被查封后,有關部門在年底召開了聽證會。

張庭方的律師提出,不承認是傳銷,建議撤案。

此案還在進一步審理之中,還沒有最后的定論。

去年12月,有人看到張庭夫婦回到達爾威公司開年會。春節前后,他倆又被拍到在國外過年。

目前,張庭和林瑞陽夫婦,是完全沒想過收手的,他們試圖將業務轉移到新加坡和馬來西亞。

林瑞陽更是口出狂言,聲稱要帶新一波韭菜一年賺13億。

不過不管他倆怎麼蹦跶,相信也是秋后的螞蚱了。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產品品質不過關,踩線營銷,無視消費者和投資者的權益,無視國家法律法規……

他們的嘴臉和套路,都已經暴漏無疑,想要繼續賺黑心錢,也是很難了。

公然接受員工跪拜,不可一世的張庭夫婦,現在已經成為全網聲討的對象,撈金之路的終點,可能也不遠了。

用戶評論